2013年5月18日星期六

蓮麻坑礦洞探秘

(本文發佈日期為2013年5月25日)
(封面圖片:蓮麻坑礦洞6號洞)

  日期:2013年5月18日(六)
  路線:麻雀嶺村-紅花寨-紅花嶺-新桂田(蓮麻坑礦洞)-麥景陶碉堡-塘肚古道(橫山徑,塘肚山村)-石水古道-禾徑山路-坪輋
  天氣:不穩,時晴時雨,氣溫30-33度(

  請各位讀者留意(2019年1月):
  由於麥景陶碉堡至塘肚古道的小徑荒廢已久,現已無法通行,遊人請經已解禁的蓮麻坑村繞往塘肚古道,請參閱2018年5月之最新相關遊記:
  http://paktamau.blogspot.com/2018/06/2018_5.html


  上午七八時,雷警生效中,且濕度奇高,行程看似取消。幸天氣漸佳,遂與K雙人遠赴蓮麻坑礦洞。濕度仍高兼無風,登山時大汗淋漓。

  紅花嶺海拔492米,毗鄰之紅花寨海拔489米,可遠觀市中心、公路沿途鄉村、鹿頭、南涌和港深兩地之沙頭角。

  蓮麻坑礦洞最少分五個主洞(1-6號,4除外,洞號沿海拔遞增),據土力工程處所述,蓮麻坑盛礦鉛礦,約1860年代起開採,至1958年荒廢。最高一層為「大廳」(6號洞),海拔約180米,位於澗邊,三個相連大洞口,不遠處有分支深入各洞。稍降約六十米,在廢棄建築物旁沿支路直走一會,即見3號洞,可享天然冷氣;洞口有二,廿米深處合二為一,再深走數百米,另有支路,我們沒探。如支路處再向下走,只見礦務設施。最低處為「新桂田」,只餘禁區鐵絲網、廢警崗、礦坡底及小廢村。我們在此未見任何洞口,1-2號洞或許已被封閉。

  礦洞旁為新桂田右坑(又稱礦山坑),水源充沛,如在3號洞旁再前走,可賞瀑布,雨季下甚為壯觀。

  09:45粉嶺火車站,坐78K巴士往麻雀嶺。(圖1-2)


  公路邊之鐵皮屋,外有菜田,K似乎對此有興趣。(圖3)

  入口在「上麻雀嶺村」,非「下麻雀嶺村」,所以要再前走一個路口。(圖4)

  路邊菊類植物生長,K細心鑽研中。(圖5-8)




  途經麻雀嶺村,內有荷花池,未見荷花,只見荷葉。(圖9-13)





  新屋、舊屋、破屋互相輝映。(圖14)

  再向前走,又見西班牙式丁屋及停車場(圖15-16)。


  跨橋登山,「陀地」突襲,狂吠。(圖17)

  初段在密林走,若非前有山友,我們定必「上網」。(圖18-19)


  上山一會,景觀漸開揚,清晰看見山下之麻雀嶺村、石橋頭村、遠方的鹽灶下村及鴉洲。(圖20-21)


  沿明顯山路登紅花嶺。(圖22)

  越上越高,雖感悶熱,景色更為開揚,精神大為一振。麻雀嶺、石橋頭昔日耕作面積頗大,梯田及耕地變化不大,雖旁邊公路重型車輛呼嘯而過,鄉村氣息未大改變(近新市鎮的村落除外,已改建成回收場、貨櫃場)。深綠色的平地乃鹽灶下村廢棄之鹽田;內灣為南涌、鹿頸。(圖23-28)






  紅花嶺南麓,僅溪谷處有密林,與北麓成一大對比。(圖29)

  電塔處小休,遇見一行七人山友,在此突然下雨,有點擔心打雷,還是盡快出發。梯田痕跡非常明顯;凸出的地方乃烏石角。(圖30)

  繼續上登,400米山坳處大休。風景大為不同,由鄉郊景致,轉為沙頭角海一帶景致。香港的沙頭角主屬鄉村,深圳的沙頭角建滿高樓,更遠處為鹽田港。對岸之岬角為榕樹坳。(圖31-35)





  沙頭角海全景。(圖36)

  緩步上走紅花寨,續賞山下群村及沙頭角海。烏雲再現,此時又下陣雨,坳仔又擔心是否打雷。(圖37-46)










  強對流活動縱影。(圖47-48)


  連綿不斷的山脊。(圖49-50)


   登往紅花寨頂(489米)。山頂無標高柱,有地洞,小心。(圖51-55)





  寨頂稍覲一會。(圖56-59)




  準備覓路下礦洞。紅花嶺短草頗多,山徑明顯,亦見戰時軍車駛過的痕跡,形成「筷子路」(註:紅花嶺一帶戰時為軍事要點,大量戰壕及機槍堡被發現,近擔水坑為甚)。(圖60-66)







  遙望深圳梧桐山發射塔(主山高753米)。(圖67)

  發現水泥軍路,回頭再覓路。遇到不明架子。(圖68)

  登上紅花嶺頂。蓮麻坑村及深圳市的高樓。(圖69-71)



  圖中最高的建築物為「京基100」,屬深圳第一高樓。港區仍保留鄉村氣息,右下方為新界東北堆填區(圖72)

  下望水泥軍路及發射站,遠方乃上水、粉嶺新市鎮。(圖73)

  山頂下望公路兩旁鄉村。(圖74-75)


  準備下礦洞,北麓以密林為主。下降一會,過鐵閘,證明方向正確。(圖76-79)




  繼續沿密林路下走,但路徑非常明顯。(圖80-81)


  景色稍為開揚,眼前以深圳為主,近方矮山為黃茅坑山,背面為堆填區。(圖82-84)



  逐漸靠近麥景陶碉堡。(圖85-87)



  麥景陶碉堡旁直升機坪之小路經橫山徑通塘肚山村。(圖88)

  梧桐山。(圖89)

  右轉絲帶路即可下礦洞;若在支路前走,可到碉堡。(圖90)

  水泥路下蓮麻坑村。(圖91)

  碉堡外之迴轉鐵圈,未知有何目的。因天氣炎熱,不宜在此休息(圖92-93)


  沿支路下行,初段經水管,植被更密,偶有小溪,K在此洗面休息。(圖94-95)


  過溪後右方見一深豎井,小心前走。(圖96)

  再前走一會,即見小礦坡,彼岸高樓之地為「徑肚」。(圖97-101)





  垣牆。(圖102)

  先經過木橋,又要小心前進,免踏空。(圖103)

  港深邊界,前有深圳羅沙路、盤山路;新桂田廢田就被邊界割開。(圖104)

  徑肚的住房,看似未入伙。(圖105)

  此遇分支路,直走約一分鐘到3號洞。(圖106)

  到3號洞口,十分涼快,小休一會。(圖107-108)


  再稍快前行,即見新桂田右坑之瀑布,蔚為壯觀。(圖109-112)




  我們再下行,看看是否有其他洞口。先看見廢棄礦務設施之地台。(圖113)

  廢棄警岡第10座,旁為禁區鐵網。在禁區開放不久,坳仔曾在此迷途,最終沿鐵網邊折回沙頭角。(圖114-117)




  走向另一支路,為礦坡底。碰到不明植物,衣服即散佈不少黃色塵狀物體。(圖118-119)


  沿絲帶方向走,過坑,唯坑後滿佈樹藤,難以前進,似乎不是礦洞入口。因雨季關係,過坑時要涉水約一步。(圖120-122)



  底層尋「大廳」不果,折回山上,巧遇廢棄煉礦廠。(圖123)

  先探5號洞。開首約一百米地面無大積水,大致直走。(圖124-125)


  見支撐礦洞之柱子。(圖126)

  再深走一會,積水增加,亦有支路,我們沒探,原路折回。(圖127-130)




  回程時有雙洞口,右側洞口有較深積水。(圖131)

  離開礦洞,又見新桂田一帶景色。(圖132-133)


  分支路,左路回程,右路下新桂田,後路為3號洞。(圖134)

  沿野草茂密的山徑前走。(圖135-136)


  K正在過橋。(圖137-138)


  又見小礦坡。(圖139)

  正當我們雙腳疲倦不堪,開始絕望時,K忽然看到6號洞就在澗邊,叫停仍在絕望的坳仔。如K沒有發現,我們準會錯過。6號三個相連洞口,形成透光的「大廳」,洞口有「雨幕」。3號洞感涼快,6號洞卻感悶熱。(圖140-142)



  較深入位置之所見,或許在更深處才遇豎井及蝙蝠。(圖143-144)


  回到洞外,又見一兩個略被草莽遮掩的小洞口。(圖145-150)






  廢棄建築物。(圖151)

  又回到麥景陶碉堡。(圖152-153)


  到達直升機坪,見廢置射燈,該用作監視夜間之偷渡者。我們在告示牌後山徑回程,初段極狹且絲帶甚少,路胚時隱時現,整體山徑十分崎嶇,難度超出大家想像。(圖154-155)


  橫山徑望蓮麻坑村田野。(圖156)

  中段降密林荒徑,越數道小溪,絲帶數量略增,但沿途樹藤滿佈,稍不留神即被絆到。路段甚崎嶇且悶熱,我們害得叫苦連天,尾段體力大幅下降。(圖157-159)



  接近塘肚山村(已廢),漸見廢田。略探村內一廢屋,掛畫及家具仍保持完整,只是稍凌亂,亦有與內地政治相關的書籍,而牆上的日曆,顯示「1997年7月3日」,正好是回歸後第三天,也許居民純粹棄屋他遷,還是另有原因?雖只荒廢十多年,但該地水源非常充沛,樹木茂盛生長,野草於廢田長得很高之餘,亦覆蓋屋外圍。日後新界東北堆填區之擴建工程,將掩沒塘肚古道及塘肚山村。(圖160)

  尾段古道漸好走,有荒徑北上蓮麻坑。走古道途中因林木茂盛,手臂被不少昆蟲叮咬,兩天後現紅疹。(圖161-162)


  絲帶數量很多,沿石路緩步上山一會,即到馬路。回程之馬路為堆填區範圍,故需連走石水古道。(圖163-166)




  先在鐵絲網邊前進,終點為堆填區外圍。石上偶爾看見野豬之磨牙痕跡。(圖167-172)






  新界東北堆填區入口。(圖173)

  沿禾徑山路直走,轉右經五洲路往坪輋。(圖174-175)


  坪輋不少地方被改建為貨櫃場及回收場,亦被劃為新界東北新發展區之一部分。黃昏七時,我們拖著疲乏的身軀回程。(圖176-177)




  參考資料:
1)香港特區政府土力工程處(2009):經濟地質學 – 香港的礦產與礦業

沒有留言:

發佈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