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3年1月20日星期日

花瓶藍鯨扒頭鼓

(本文發佈日期為2013年3月16日)
(封面圖片:花瓶頂山腰之花瓶石)

日期:2013年1月20日(日)
路線:迪士尼-碼頭-人工堤岸-綑邊經扒頭鼓-山路下花瓶灣(藍鯨灣)大休-草灣-大轉-二轉鎮流碑-青馬收費廣場
天氣:陰,氣溫17-19度


  響應「七叔」號召,坳仔與廿五人浩浩蕩蕩暢走嶼東北區。前段乃綑邊,意「緊貼海邊前進」;中段往花瓶灣屬山路,上落偏斜,橫山路稍傾;登花瓶石稍多碎石,略要小心;草灣至收費廣場則為村路、水泥路。

  扒頭鼓,亦作「爬頭鼓」,名字頗特別,衛奕信勳爵文物信託網指該地原有一村,歷史逾四千載,房子以礫石建成,風格盎然;不過,1971年颱風露絲襲港期間,佛山號客輪在扒頭鼓附近遇海難,八十八人死亡,村民或許覺兆頭不吉,再加上交通不便,漸漸棄村他遷。村遺址於南灣以北深處,有山徑直達,現被草莽封。北灣旁已立紀念碑,供後人憑吊。

  另外,汲水門原叫「急水門」,因水流湍急而名,途經該處船隻常有意外,故村民立碑以「鎮」壓水「流」,對岸馬灣,同立此碑。

  據文匯報報導,花瓶灣為馬灣珀麗灣的私人沙灘和俱樂部,發展商斥資達半億;惜不足十年,該灘已廢矣,俱樂部重門深鎖,毗鄰的花坪村則餘一戶人家。

  十時正於迪士尼站外廣場集合。是日當然非遊迪士尼,坳仔亦沒興趣進場,四百元只換來漫長的等待,還得忍受一撮缺德旅客,確實不值。正值周日,遊人頗多,往迪士尼的列車上已有樂園的氣息,遊客固然期待,紛紛留影。(圖1-2)


  歡迎蒞臨香港迪士尼度假區...不,該是「歡迎『橫越』香港迪士尼度假區」吧...(圖3)

  園區前的噴水池。(圖4)

  已「橫越」度假區,往碼頭出發,不難看見以葉片雕成的塑像。(圖5-7)



  到達碼頭,05年開園至今,還沒啟用,看似「大白象工程」吧...(圖8-9)


  後方為迪士尼樂園酒店。(圖10)

  對岸為愉景灣。(圖11)

  我們在此越閘,沿堤岸往爬頭鼓。(圖12-13)


  有人捕魚中。(圖14)

  回望迪士尼碼頭。(圖15)

  雜草地乃擬建之迪士尼樂園第二期園區,偶有雀鳥飛過,亦見工人除草,遠方山脊該是大陰頂。(圖16-19)




  沿路發現疑似豆科植物。(圖20)


  走半小時,終到盡頭,準備綑邊。(圖21-22)


  綑岸途中。首穿新鞋,或未適應,稍有緊張。有山友在一旁悠閒的「篤」手機。(圖23-28)






   回望堤岸。(圖29)

  到達扒頭鼓南灣沙灘小休。(圖30)

  遇一難位,小心過即可。(圖31-32)


  巧遇青苔池。(圖33)

  遇垂直下降位,於是繞路而行。(圖34)

  快到北灣小沙灘,回望後方山友,在此見筏狀東西。(圖35-36)


  汲水門大橋和馬灣島。(圖37)

  準備登沉船紀念碑,遇小峽谷。(圖38)

  沿頗斜的石塊上登,小平台處為沉船紀念碑,眾人在此留影。(圖39-40)


  又到下降位,需游繩輔助,難度不低,小步下降,問題不大,可是坳仔在半路徒手拉繩,害得手掌紅了一片...(圖41,行程介紹轉載)

  不足兩分鐘,又到另一難位--越鴻溝。幸有熱心山友人加數木板踏腳,危險度稍降,當然不要失足,不然會「成千古恨」。(圖42)

  再降至北灣大沙灘。上方樹林忽然傳來聲音,部分山友以為是野豬,原來是「毛澤東」走了小路...

  「毛澤東」回來後,某人打趣的要求他再戰鴻溝,不過我不知他是否真的再戰呢~(圖43)

  沿稍傾的橫山小徑往花瓶灣,部分山友抓草以助平衡。(圖44-45)


  豬籠草群。(圖46-47)


  遠方大石為花瓶石,乃大休後上登之地;山下小村名「花坪」,相信是取自花瓶石,再化為地名字。(圖48)

  花坪村不少房屋已見破落。黃色建築物為已廢之「麼麼茶座」(見新鴻基地產網頁),村中唯一人家,就在茶座旁的小屋。(圖49-52)




  據新鴻基地產之原圖,灘上植了大量棕櫚樹,惜已全倒,只餘荒灘,惟沙仍幼,不幸中大幸矣。(圖53)

  茶座旁小屋,內部亂中有序,時鐘還準確,該屋應有人居。(圖54-55)


  又遇垂釣人士。(圖56)

  有數山友開爐大休,還帶了大量小籠包,予人享用,大飽口福。(圖57-60)




  村內建築,有已廢的豬場。(圖61-63)



  圍欄搖搖欲墜,更有破裂之象,半億沙灘,毀於數年。(圖64)

  「麼麼茶座」,重門深鎖。(圖65)

  往茶座的木板,略見破落。(圖66)

  茶座外觀。(圖67-68)


  走過一小堆垃圾,直抵小湖,同樣已廢,欄杆漸崩,筏上漸長草。木筏被繩縛住,不會遠走他方,無需被困湖中。(圖69-71)



  某攀爬高手先下木筏,再清脆的上岸~(圖72-73)


  上走花瓶石,回望花瓶灣。(圖74-76)



  離花瓶石越來越近...(圖77)

  花瓶石到了。攀爬手嘗試覓路攀頂(圖78-79)


  遙望深井、草灣、燈籠洲、汲水門大橋、馬灣島及青衣島西岸。(圖80-81)


  一排建築物及後方的山峰,該是西環及摩星嶺。(圖82-83)


  攀爬手繼續嘗試攀頂,可惜,失敗。(圖84-85)


  有山友坐在另一邊的大石。(圖86)

  本由另一山徑下草灣,惟山路頗密,終原路折回。沿海邊山路走過十五分鐘,即抵草灣。草灣村多寮屋,現暫荒,偶有一兩戶留守,從地圖可見,山上更有小水塘,村內也見雞場豬場遺跡,稍見規模。不過,由於地形空曠,配合大量廢屋,更顯荒涼。(圖87-91)





  草灣村碼頭及村路。(圖92-93)


  攀爬手同行一位山友輕易的登上燈塔,更張開雙手。(圖94-95)


  沿村路,先到二轉鎮流碑。遇涼亭,攀爬手又試登頂。(圖96-97)


  近觀馬灣、汲水門大橋。橋上為公路,橋中為機場鐵路,因列車駛經時速達130公里,橋面不時因振動而產生隆然巨響(圖98-101)




  此路盡頭為二轉村,我們不入村,中段折小路下鎮流碑。(圖102)

  走過一段山路及小段旱澗,抵達鎮流碑,刻有「喃嘸阿彌陀佛」。(圖103)

  馬灣大街村及後方的深井碧堤半島。(圖104)

  折回村路,是日行程將近尾聲。(圖105)

  越門而出,幸好是「門常開」。(圖106)

  親近汲水門大橋。(圖107)

  後方隧道為大橋下層管道,在緊急或颱風吹襲時使用。(圖108)

  像機場穿梭巴士的救護車。(圖109)

  收費站旁有不准進入告示牌...用意是甚麼?(圖110)

  再走一小段,到收費廣場,我們在此解散,行程在此完結。

  參考資料:
1) 香港文匯報:《新盤直擊 珀麗灣:首個樓盤享用私家海灣》(2002年7月19日)
2) 衛奕信勳爵文物信託網:《第七章:訪古》(2008年4月22日)
3) 新鴻基地產:《置業情報:擁抱藍天碧海 珀麗灣》(2004年2月)

1 則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