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4月14日星期六

石壟仔昂平探路



  日期:2018年4月7日(六)
  路線:大水坑—梅大石澗澗道—引水道—石壟仔—茅坪坳—昂平高原以西—馬鞍山郊遊徑—恒安站
  天氣:雲
  地圖:http://my.viewranger.com/track/details/NzE2MDg1MA==

  已有一段時間沒走石壟仔及昂平兩座深山廢村,所以是日下班後再遊,同時探探地圖上顯示的小徑,包括石壟仔與茅坪老屋及石壟仔與昂平之間的古道,不過因原有古道荒廢已久,已被密林重重覆蓋,難以前行。



  從大水坑出發,往梅子林或石壟仔方向,一般要走半小時馬路到梅子林村口,為避免行程過於沉悶,在中段的涼亭處先轉落梅大石澗,再在另一面的密林小徑直上引水道,地面枯葉很多,頗滑,在明顯支路處轉右就出引水道。那裡設有水務設施,閘口被無情的鎖上,只能在旁邊的巨石「綑」離「禁區」。在引水道前行十分鐘,快到梅子林村石橋時,隨即左轉,穿引水道上石壟仔古道。

  循最多路標的方向前行,半小時內即到已荒廢的石壟仔村,初段朝東往茅坪方向的路口似乎已消失,同時見一隊一行超過三十人的隊伍迎面而來。石壟仔村屬吳姓村落,因位處深山及無馬路可達,村民在西貢大水井另建新村,原村只有祠堂仍有人打理,其餘屋舍都被草莽所掩。村內歧路眾多,同時並非正式的遠足徑,所以覓路時還得靠方向感,建議配備地圖及指南針。然而,後山卻是充滿挑戰性的「石壟仔石林」,廢村屬往來石林的必經點,所以也非人跡罕至,周末假日期間不時有人途經,是日在古道及村內就遇上兩批遊人了。

  離開石壟仔,就朝東南方向前行,中段有一支上昂平的古道,只有一些破落的路標。才走了兩分鐘,古道石塊已不見,取而代之是相當茂密的灌木,再前行少許,路胚更全失,相信因良久無人走過,塌樹就把原有古道湮沒了。已是五點,不宜貿然亂闖,續回明顯小徑,繼續前行至茅坪坳,期間還見一些路標,指向已消失的小徑中。

  茅坪坳屬梅子林、茅坪、黃竹山、昂平、石壟仔五座山村的「中心」,是「五鄉聯達」之地,昔日有座「五聯達學校」,後來已拆卸,只餘一片草地及涼亭,旁邊還遺有水泥地台。朝昂平方向上行,十分鐘後的明顯支路處轉左離開麥徑,到達昂平以西的山嶺腹地,路況整體明顯但亦有一些歧路。再過十分鐘,原來已接回石壟仔至昂平古道的路口,那是一片小草地,草地上還留著一些營具,更甚者連床褥也有,行李箱也棄在一旁,看似是近來才棄置,究竟屬缺德露營者還是非法入境者?朝古道西行小段,發現路況相當寬敞,為何沒人願意打通那古道呢?

  在古道路口北行,不久後在昂平村廢田旁繞過,還有一、兩頭大黃牛在吃草,雖然久無下雨,廢田仍相當沼澤化,可見土壤之肥沃,在高地仍有大片良田。嘗試從廢田附近尋找往昂平營地的小徑,但中間被大片死水所隔,無從避開,最後一下子直達馬鞍山郊遊徑、麥理浩徑及鹿巢山之間的叉路涼亭。沿郊遊徑落馬鞍山上村,末班村巴經已開出,於是再沿馬鞍山村路下行大半小時至馬鞍山新市鎮,最後穿恒安邨出恒安站,結束半天石壟仔及昂平探路之旅。

  梅子林路:


  穿過梅大石澗上引水道:





  繞過大石穿閘門:




  經引水道往石壟仔古道:



  石壟仔古道:


  石壟仔廢村:










  野草叢生的古道:




  快被野草淹沒的田基:


  石壟仔至昂平古道之路口:


  有破落的路標,但前行幾分鐘,路胚就被密林完全覆蓋:




  往茅坪坳途中的澗道:


  途中有路落茅坪,但入口非常不明顯:



  茅坪坳:



  左路往昂平以西的山嶺腹地:





  小草地上有新近遺下的營具,甚至連床褥、行李箱也有:






  田基痕跡:


  昂平廢田沼澤地:





  蓄水池:


  前望大金鐘:


  往昂平營地的路被大片死水所阻:



  路上的大坑:


  鹿巢山、馬鞍山郊遊徑與麥理浩徑的路口涼亭:



  旁路被刻意圍住:


  馬鞍山郊遊徑標距柱:


  馬鞍山村村民水源:


  馬鞍山上村:




  馬鞍山村NR84村巴:


  礦場遺址閘口:


  馬鞍山下村:


  恒安站作結:

沒有留言:

發佈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