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4月5日星期六

腳踩牛屎湖

(訪牛屎湖前先攝牛屎)

  日期:2014年4月5日(六)(清明節假期)
  路線:涌尾-烏蛟騰-犁頭石-三椏-牛屎湖-三椏-下苗田-烏蛟騰
  天氣:晴(

  雨季已在3月29至4月3日多場暴雨中轟轟烈烈的降臨;3月30日晚上的極強對流天氣,黑雨、狂風、雷暴、雹暴兼備,非常罕見,幾百年一遇,商場變「水舞間」,車站水浸;那天中午時分,廣東上空已出現極大片黃、紅雷達回波,坳仔這天在鵬城,五點半前就「入黑」,近七點見滂沱大雨。暴風雨前的陰暗,較往常長達十倍,可見威力甚大。

  幸好,假期天氣好轉。趁晴朗天氣,坳仔急不及待的行山去!此天下午遊大東北,希望趕及遊覽西流江,可是當時未找到「山路」,最後「無功而還」,不過總算訪過新地方,感覺不錯。

  本行程由涌尾出發,為橫涌石澗、涌尾石澗接入船灣淡水湖的地方,坳仔應是首次以涌尾作起訖點。犁頭石、下苗田此前已到過幾次,兩地原有村落皆已荒廢,為烏蛟騰往來三椏的古道,「上路」經犁頭石,「下路」經下苗田,過往「二選一」,此天上下路連走。

  到達三椏村,留意公廁附近的鐵欄,後面有山路,此乃通牛屎湖村之路。牛屎湖,名字極為污穢、土氣,故另雅化為「牛池湖」,為沙頭角慶春約七村其中一員,村前有一寧靜海灣,有內湖、紅樹林在此,原有村落在略深處的山腰中。1965年某天,村前的海灣忽然刮來怪風,把灣中的街渡吹翻了,有數村民罹難,此後村內夜間有怪事發生,加上毗鄰的墳洲又是亂葬崗,三個月後全體村民一日間棄村他遷(太陽報:《傳冤魂作祟 牛屎湖村一夜大遷徙》)。算一算,本村已廢半世紀。

  西流江為牛屎湖以東的小漁村,仍有零星村民居住,以水路出入為主。如從陸路往西流江,最便捷的方法還是沿海邊直走,但要留意潮汐。西流江可「綑邊」經磨刀坑(廢村)直出小灘,難度應不高,有緣必走。

  因時間問題,由烏蛟騰至三椏村的步伐極為急促。至於三椏村至牛屎湖的路程,需時約30分鐘,要穿密林及「無限上網」。

  P1:遠望馬鞍山,在晴朗的下午出發。

  P2:1445涌尾巴士站下車。

  P3:前走小許,轉右到車路盡頭。

  P4-6:涌尾的船灣淡水湖。橋下乃橫涌石澗,右邊澗道乃涌尾石澗。



  P7:過橋,沿指示牌,再穿涌尾石澗之上。

  P8:涌尾石澗望淡水湖。

  P9:涌尾石澗望新娘潭方向。

  P10:依指示牌,沿石砌古道緩登烏蛟騰。

  P11-12:1502經過烏蛟騰。


P13:被火燒過的山坡。

  P14:九擔租。

  P15:垃圾遍地,十分恐怖。

  P16:沿上路經犁頭石下三椏村。

  P17:芬箕托及吊燈籠。

  P18:上路望下路,更略見梯田痕跡。

  P19:初段無遮蔭,但路況頗為平坦。

  P20:直登吊燈籠頂(416米)之入口。

  P21:橫嶺及苗田一帶之山谷。

  P22:漸見三椏灣。

  P23:泥石漸見紅色。

  P24-25:途經舊村路,開始入林。


  P26:這裡有支路往下苗田,見一問路石,但字跡極為模糊。

  P27-28:犁頭石村內的五月茶古樹。


  P29:1534到犁頭石廢村。完好的大宅,被叢林包圍。

  P30:兩個石磨並列。

  P31:其餘廢屋,只餘零散石塊。

  P32:村內的消防設備。

  P33:途徑溪流。

  P34:穿越小水窪。

  P35-36:三椏灣就在前面。


  P37:路旁的牛屎,作為踏足牛屎湖的「前菜」吧!

  P38:1545到三椏村入口。


  P39-42:三椏村的積水及紅樹林。




P43-44:經三椏村士多。


  P45:紅樹林下之水管。


  P46-47:鄉村環境。


  P48:往「荔枝窩」方向。

  P49-51:村內荒田及疑似沼澤地,不時聞蛙鳴聲。



  P52-53:到達三椏公廁。鐵欄後有山路往牛屎湖。


  P54-55:初段頗斜,另有少量梯級。


  P56:林中的尚算明顯山路。

  P57:出林,回望三椏碼頭。

  P58:算明顯的路。

  P59:時有藍色水管在地上。

   P60-61:草叢漸密。


  P62:回望三椏村。

  P63:這段林木甚密。

  P64:林間路。

  P65:遙望深圳鹽田港。

  P66:印洲塘。

  P67:到達三叉路,可下磨刀坑或牛屎湖。草邊的水泥地上,有蜂群出沒,小心。

  P68:紅色渠蓋位處,左下磨刀坑,右下牛屎湖,在此轉右。

  P69:經一片幼竹林。

  P70:前走十多步,就是牛屎湖了。

  P71:1617到牛屎湖。廢屋前有多個小圍牆,應是飼養牲畜之地。

  P72:村內的大宅,窗戶破爛。

  P73:荔枝窩的樹藤,牛屎湖也有。

  P74-76:沿樓梯下降至海灣的沿途。



  P77:簇新的水泥路,似乎是修補年前毀損的小堤壩路面。

  P78:牛屎湖灣的紅樹林。

  P79-80:牛屎湖灣。


  P81:村前小堤壩。

  P82:青洲瀝及吉澳黃幌山。

  P83:沿石灘往西流江方向。

  P84:回望。

  P85:回到水壩旁,望向內湖。

  P86-90:沿岸邊往西流江方向。





  P91:經小沙灘。

  P92:青苔遍佈小石塊。

  P93:西流江食水減壓缸,這有山路,但感覺不太對路,上登一段,全無絲帶,是否「掘頭路」呢?時間已晚,對綑邊信心未太大,似乎下回再到吧!

  P94:近處的了哥岩。

  P95-97:富紋理及窪位的石層。



  P98:牛屎湖灣。

  P99:牛屎湖碼頭。

P100:回牛屎湖村。

  P101:牛屎湖村前圍牆,用不同形狀之石塊堆砌而成,層次分明。

  P102:村內的破屋。

  P103-104:村內的爐灶。


  P105-106:荒廢的飼養牲畜之所。小牆上有凸起的拱子。


  P107:失去頂部之某屋。

  P108:屋前的「泰山石敢當」石碑,鎮邪之用。

  P109:像繩子的樹藤。

  P110-111:村內最顯眼的廢屋,另有一屋相連。


  P112:地上的碎玻璃。

  P113:進入最顯眼的廢屋,這村較為陰森,加上靈異傳聞,還是講「借借」較好。一入廢屋,就是完好的爐灶。

  P114:破窗,僅餘「窗花」。

  P115:屋內最深處,有前輩寫上「牛羊早已空,池沼又栖蓬,湖上主人去,村花寂寞紅」。四句首字,合作「牛池湖村」。

  P116:回望屋外。

  P117:望開廢屋,地上佈滿由村內廢屋跌下的石塊。

  P118:養牲畜之所,長滿帶小刺植物。

  P119:廢村環境。

  P120:某屋正中央,又見長長葉片的植物。

  P121:村內魚藤。

  P122-124:離開前再攝牛屎湖村環境。



P125:開始折返。

  P126-127:斜陽中登山。


  P128:回到水渠位,剛才的蜂群消失了。

  P129:黃昏前的印洲塘。

  P130:夕陽。

  P131-132:三椏村及濕地。


  P133-135:夕陽在林中照射下,1736回到三椏村。



  P136-137:三椏村前的小狗。準備近攝牠時,牠避開視線了。


  P138-139:沼澤地上的零星灌木。


  P140:先訪三椏碼頭,原來牛屎湖灣有明顯海邊小路往西流江,並非太遠,錯過了。

  P141:三椏碼頭。

  P142-143:水路入口。後山有不少山墳。


  P144-145:泥沼上,長著小量紅樹林及零散草堆。在十字路口上,選「烏蛟騰經三椏涌」,沿「下路」回程。


  P146-147:三椏村、吊燈籠及紅樹林。


  P148:三椏灣。此乃印洲塘海岸公園一部分。

  P149:村屋前的大水塘,甚有農村風味。如有炊煙,必更完美。

  P150-151:經「紅石地帶」。


  P152-154:三椏涌出口。



  P155-156:黃昏時段的高積雲。


  P157-160:三椏涌旁又見紅樹林了。




  P161:凸起的薄薄石層,略似煙肉。

  P162:孤獨的紅樹株。

  P163:濕泥、藻類遍佈溪邊。

  P164-165:紅樹林及前面的紅樹苗。


  P166-167:紅樹林及周圍的濕泥地。


  P168-169:濕泥上的紅樹苗。


  P170:泥地中小片水紋。

  P171:彎曲的溪流,旁有紅樹林。

  P172-174:離開紅樹林,開始上山了。



  P175-177:先到三椏涌營地一窺,營位約兩三個,內有小廁所。



  P178-179:經三椏涌村遺址。


  P180:小片鳳尾竹林。

  P181-182:經過多道小溪。


  P183:夕陽在雲上反射,帶來遍紅雲色。

  P184:苗三石澗。

  P185:前幾天大雨連場,路上積水較多,幸好有人放了木板,使後來者免遭濕鞋之苦。

  P186:下苗田。

  P187:略有積水的古道。

  P188:古道中的小瀑布。

  P189-192:日落前五分鐘的上苗田,甚為陰暗(現場較相片暗得多)。




  P193:路旁的積水處,偶有蛙叫聲。

  P194-195:逐漸開揚,再經小片積水。


  P196:上下路交匯。

  P197:初六的月光。

  P198:黃昏九擔租。

  P199-200:入夜時的烏蛟騰。


  P201-202:坐2015末班小巴回大埔火車站。行程完畢。











沒有留言:

發佈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