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年6月28日星期日

夏日西流江之旅



  日期:2015年6月28日(日)
  路線:涌尾-烏蛟騰-犁頭石-三椏-牛屎湖-西流江-牛屎湖-三椏-下苗田-烏蛟騰
  天氣:晴,氣溫30至34度(

  是日溫度很高,陽光也非常猛烈,不過仍特意前往西流江,在附近海岸欣賞印洲塘的景色,在能見度高的日子下風光如畫。西流江土名「犀牛崗」,是個小漁村,位處印洲塘的一個岬角,環境寧靜,不少村民早已遷到市區,方便上班上學,只餘下一些老漁民在此留守,過原始的鄉村生活。


  坳仔已多次往來牛屎湖村,牛屎湖村剛好荒廢半個世紀(1965年因街渡翻沉意外,部分村民罹難,自此村民受怪事影響,村民六月底開始棄村他遷)。因已屆雨季的關係,小徑旁的雜草變得頗為茂密,且有約廿多個大蜘蛛網(集中在近牛屎湖村一段),但蜘蛛網較為明顯,有的更高於頭部高度,只要慢慢的走,便不太容易碰上它。有別於春季的蜘蛛網,縱使網的面積較少,不過較難看見,加上數量較多,不管你走得多麼小心,也不容易完全避開它。抵達在牛屎湖村,那裡深藏林中,故先在那裡坐下休息一下。然而,夏天蚊子較多,坐下一會後,蚊子就蜂擁而至,故不作久留,沿樓梯下走海邊,再經岩石海岸再起步往西流江。途中再多一個位置被塌樹所阻,幸好旁邊有道小徑繞過,順利抵達海邊。岸邊真的有一些黃牛在活動,都是第一次看到牛群在牛屎湖出沒,原來牛屎湖真的有牛屎呢。

  抵達西流江村,受村狗的歡迎,隨即有老村民示意坳仔,可以在屋前的椅子休息,另外亦有汽水補給,最後都沒有購買(那裡只有可樂,但坳仔並不喜歡喝可樂的)。看到村狗帶點飢餓的樣子,故把自己的少量麵包讓牠吃。坳仔邊吃麵包,邊被牠凝望著,還要伸出舌頭,不知牠真的想吃,還是天氣太熱吧。休後就往群屋後的小山丘,攝下幾張荒廢學校的照片,不過並無深入校入探秘,最後再經牛屎湖村返回三椏村。周日黃昏六點,三椏村士多還在營業,可能遊客較少,加上店主的孩子去了「玩水」。趁未關門,當然在此略作補給,只叫了一客豆花,匆匆吃完算了,別影響士多關門。最後就沿下苗田返回烏蛟騰,完成夏日西流江之旅。

  P1:涌尾燒烤場出發(13:04)。


  P2-3:碧綠的湖水。



  P4:橋下的垃圾、污水。


  P5:橫涌石澗出口,只有弱弱的流水。


  P6:新娘潭下游。


  P7-8:藍天白雲下的烏蛟騰村(13:27)。



  P9:跨年時節會盛開的楓香樹,前方的荒田則長滿野草。


  P10:牽牛花。


  P11-13:路旁野牡丹花很多。




  P14:取上路。


  P15:三角網測站地基。



  P16-17:吊燈籠。



  P18:吊燈籠南脊入口。


  P19:橫嶺群山,可見下苗田往來大峒的明顯山徑。


  P20:入林。


  P21:石板路。


  P22:五月茶古樹。


  P23-25:已荒廢的犁頭石村,屋前有兩個石磨(14:12)。




  P26:村腹裡的步道。


  P27:途經小溪。


  P28-29:下望三椏灣。



  P30:蛇類在泥徑移動的蹤跡。


P31:前望三椏村。


  P32:四個渠蓋,呈之字型排著。


  P33-36:三椏村的沼澤地與蘆葦田,總是那麼動人(14:25)。





  P37:三椏村士多。


  P38-40:路旁的田野。




  P41:引水道。


  P42-43:三椏村碼頭。



  P44:鄉村步道。


  P45:藍與綠。


  P46:在公廁旁的鐵欄後上山,夏季野草茂盛,路口變得不太明顯(14:44)。


  P47:夏日三椏灣。


  P48:地下的水管。


  P49-50:在叢林間穿梭。



  P51-53:蜘蛛網倒是不少(相機攝得不太清楚,請仔細望找出蜘蛛的位置)。





  P54-56:遠看印洲塘、大鵬灣。





  P57:在小空地右轉,下降至牛屎湖村。


  P58:村口的亂藤。


  P59-60:已荒廢的牛屎湖村(15:17)。



  P61:村裡的小溪。


  P62:露天爐灶。


  P63-64:屋頂全已毀爛。



  P65:穿過小水壩,下走海邊。


  P66:臨到海邊,發現村徑被塌樹所阻,需繞左方小路。


  P67:牛屎湖裡的牛群(15:52)。


  P68-69:牛屎湖灣與內湖。



  P70-71:這裡最少有四頭牛。



  P72-73:繞過小灣。




  P74:對面的了哥岩。


  P75:西流江食水減壓缸入口。


  P76:回望牛屎湖灣。


  P77-78:沿海邊前行,可見吉澳島及深圳。



  P79-81:前面是西流江了。




  P82:西流江漁排與後方的鹽田港。


  P83:回望了哥岩岬角。



  P84-85:西流江碼頭與沙質細緻的沙灘。



  P86:沿水泥徑入村。


  P87-88:昔日的籃球場,現長滿雜草(16:11)。



  P89:已停辦的學校,校門被鐵絲網封著。


  P90-92:西流江村屋舍與屋間通道。





  P93-94:漁民的居所,屬棚屋式設計。



  P95-96:屋前停著小漁船。



  P97-98:西流江村另一端的碼頭。




  P99:前臨印洲塘。


  P100:近岸的小漁船。


  P101-103:二百米外的印洲島,乃「印洲六寶」中的「玉璽」。




  P104-106:寧靜的西流江村,前靠印洲塘。





  P107:村狗。


  P108-109:伸出舌頭。



  P110-111:時而伏在地上。



  P112:碼頭與漁船。


  P113-116:蔚藍天空下的印洲塘,遠看往灣洲、娥眉洲。





  P117:虎王洲。



  P118-119:外表有點破落,但內裡仍很完整。




  P120:塌下的小屋。


  P121:村中活動的小狗。


  P122:破椅子。


  P123:昔日的花壇。


  P124-125:校舍的另一面。



  P126-127:西側的碼頭(16:48)。




  P128-130:近處的烏排,與較後方的青洲。





  P131-132:沙灘上的來回足印。



  P133-134:尖尖的吉澳黃幌山,乃「印塘六寶」中的「羅傘」。



  P135:西流江漁排。


  P136:了哥岩與鹽田港。


  P137:水面上反射的陽光。


  P138-139:沿海邊往牛屎湖。



  P140-143:藍天下的牛屎湖灣。





  P144:牛屎湖碼頭。


  P145-146:了哥岩與「羅傘」。




  P147:把湖與海隔開的小水閘。


  P148:牛屎湖內湖。


  P149:野草茂密的村徑。


  P150:牛屎湖真的有牛屎。



  P151:入村。


  P152:遇塌樹,在旁邊繞過。


  P153-154:再經牛屎湖村(17:16)。



  P155-156:村裡較高處的一所廢屋,屋前放著「泰山石敢當」石牌,用作「辟邪」。



  P157:原有村徑已長滿「一卷又一卷」的樹藤。


  P158:廢屋與前方的豬舍。


  P159:離開牛屎湖村,途經一小片竹林。


  P160:鴨洲與大鵬灣。


  P161:鴨洲島與深圳鹽田貨運港,中間隆起的建築物相信是貨運港的寫字樓。


  P162-163:路旁的毛棯很多,乃「野牡丹屬」其中一員。



  P164:下望三椏村大片沼澤。


  P165:回到三椏村(17:52)。


  P166:在士多略作補給。


  P167-169:夕陽下的三椏村。





  P170:鵝頭咀。


  P171:此水壩建於1958年,由昔日的「嘉道理農業輔導會」協助興建。


  P172-173:夏日黃昏三椏灣。



  P174:三椏村村舍。



  P175:又見蛇類活動的痕跡。


  P176-183:入黑前半小時的三椏涌,光線非常柔和,倍感寧靜、舒適。









  P184:三椏涌畔的紅石(18:45)。


  P185:樹根間的蟹。


  P186:三椏涌村廢屋基堤。


  P187:夕陽照在遠山上。


  P188:「迷椏走廊」入口近日又被寫上新字,但看不清楚是甚麼。


  P189:帶金色的雲。


  P190-191:苗三石澗中段。



  P192:這裡可上大峒。


  P193-194:已荒廢的下苗田村(19:06)。



  P195:下苗田的昔日「苗田」。



  P196-198:陰暗的上下苗田古道。




  P199-200:連續兩處遇上蛇類活動的痕跡(19:13)。



  P201:多色的天空。


  P202-205:耀人的光芒,與美麗的映射。





  P206:月圓前兩天的月亮。



  P207:紫紅色的天空。


  P208:九擔租。


  P209-212:回到烏蛟騰村,夏日黃昏就是那麼美(19:33)。





  P213:乘末班小巴返回大埔墟站。

沒有留言:

發佈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