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11月18日星期五

勇闖人跡罕至之鳳凰笏



  日期:2016年11月12日(六)
  路線:烏蛟騰—下苗田—鹿湖峒—鳳凰溪落鳳凰笏碼頭—鳳凰笏頂—紅石門—觀音峒—下苗田—烏蛟騰(新手及少經驗者絕對不宜)
  天氣:雲,後轉間中天晴

  是日一行三人勇闖鳳凰笏,那裡位處船灣淡水湖之東南面、鳳凰笏頂以南的內灣,從上面俯瞰有如個袋子,曾設珍珠養殖場,現時只有水警在此附近布下屏障堵截走私活動,因地方僻遠且沒有明顯小徑,如循陸路訪遊的話是幾近不可能的事,不過是日就把「夢想」成真。

  GPS紀錄:http://my.viewranger.com/track/details/MzgyMDYwOA==

  鳳凰笏非常偏僻難到,所以九點前就要起步,快速的經苗三古道、大峒、觀音峒、鹿湖峒至小滘坳(環湖出咀不經「跌死狗」的路口),是日濕度較高,所以上山時還有點熱,到小滘坳時是十點三十五分,休息一下就下溯鳳凰溪。

  鳳凰溪入口在轉入「出咀」路後約一分鐘步程的右邊,相當隱蔽,地上還有一些破舊的衣褲,看樣子是年前非法入境者遺下的。初段路況有點模糊,憑著方向感很快見一道成形的澗道,當前上游乾涸,但隨高度下降漸見流水,途經一處巨型樹牆,百條樹根附著巨石壁上生長,蔚為奇觀。此澗甚少人訪遊,不少位置被樹枝所阻,野豬群也把澗邊的大片泥土翻鬆,需細心留意很隱蔽的小徑繼而穿荊棘而過,且不少樹木都蛀得很厲害,稍為用力就把樹幹弄斷,所以要萬分小心。

  一步一步下走,中段乃澗道「精華」所在,小潭小瀑數量增加,所以難度亦較高,部分位置走在棧道間,務必小心下行,下段變得平坦,相信已踏入鳳凰笏舊村的廢田區,現時又長成一片樹林,期間還見一道小橋,繼續憑著方向感穿林而行,稍後見大量國內飄來的垃圾堆在海邊,證明兩小時多的溯澗之旅終告完成。在下溯鳳凰溪及穿過廢田地帶時應提防地上可能出現的捕獸器,因沿途極度人跡罕至且有舊村痕跡,途中也見多個捕獸籠。

  離開鳳凰溪河谷的紅樹林地帶後東走,綑行半小時至鳳凰笏碼頭及後方的養珠場遺址(規模較老虎笏的小得多),期間樹上竟掛了「西貢遊艇協會」之簇新旗幟,養珠場裡亦放著一些物資,似乎鳳凰笏是玩水上活動人士其中一處會到的地方,並順道作儲物用。我們難得可以經陸路抵達此片僻遠地帶,當然要好好大休並留影,兩點才啟程上鳳凰笏頂。


  初段路況尚算明顯,回看鳳凰笏所在的內灣,可能是位置問題,確是令人屏息靜氣,可惜隨高度上升,人工密林越來越多,到近頂時更密至全無路胚,身邊盡被高逾人的鐵芒萁、山棯樹(人工密林的常見品種)包圍,地上也蓋上厚厚的枯萎芒萁葉,微生物及不明植物碎片更多得恐怖,看樣子連野豬或其他野生動物也無法到此做「清道夫」。由碼頭計花了一小時十分鐘才抵達鳳凰笏頂的明顯山脊路,可謂是個前所未有的「爆林」體驗,帶頭領隊的上衣變成一片啡色。翻閱郊遊網某前輩的文章,確是令坳仔深感認同:

  「最近兩年間在其他地方,突然改為遍植巨型山稔樹、崗松和油柑子樹。山稔品種比土生的大很多,一般長得比人高,(果子細粒,聞說不好吃),一年便成林,令行山人士極難通過,山頭離遠看也很不美觀。崗松 (並不屬於松科) 則更能有效地毀滅路徑,幾年可長到比人高,其樹身堅硬度使行山者再無法通過原有的路。舉例,牛過路一帶,大藍蓋(擔柴山),驢仔石山一帶山頭、石屋山西脊,都遍植巨稔樹;鳳凰笏登上鳳凰笏頂的山坡,兩年內種滿巨型山稔樹,阻礙登山的重要通道。娥眉洲一年半載便遍植巨稔樹及不少崗松,短期內便會把娥眉灣的大好景色隱沒;原本綠油油、景色無與倫比的往灣洲西頂亦面對類似的叢林化、風景滅沒的威脅。崗松則突然一兩年間大量種於石屋山一帶、東北區山頭、東北離島等地。石屋山頂南面稍低的山頂平脊,是欣賞企嶺下海的極佳觀景位,盡被崗松霸佔,西脊尤其黃地同,兩年間盡被密而比人高的崗松覆蓋,已極難通過,黃地同山頂原有的大好企嶺下海景色全被阻擋滅沒;鎖羅盆附近,連接長石咀的山脊盡是粗大而密的崗松,極難通過,原有的魚勾島(長石咀)奇特景觀盡被遮擋。黃竹角咀尤其近白角山及近咀一帶,一兩年內,緊帖著主要山頂路兩旁,種滿枝條橫生的巨型山稔與油柑子樹,不少山路行起來,要手腳不停費力推動樹枝方能前進,已是漫長山路的末段仍要如此地耗力前行,很是不值!原先出黃竹角咀脊頂路上的優美遠景,很多消失了;很多原先涼風浸浸的地方,被叢林遮擋到極其悶熱,很易中暑。 」

  觀其文字,藍字所述的地方在過往十二個月間走過,確是已變得相當密林,另外近年間,不少遠足隊或許年紀老化及安全問題,路線普遍趨於近市區及較為悠閒化,九點起步一點下山,完成後隨即下午茶,在遠足隊不太願到西貢及東北長征下更使當地的密林加速茂盛。

  轉落烏洲塘方向(但在入口轉錯了路,幾分鐘後修正路徑),途經一座小山崗,仍是人工密林處處,但沒較上鳳凰笏頂為恐佈。緩步而下,經花籃坑澗道邊落烏洲塘,再穿澗道及西面廢屋出紅石門(烏洲塘原有一村,昔日東面近淺灘處及西面的花籃坑畔都有民居,但東面的廢屋已幾乎全倒塌,西面廢屋則只有小半壁)。由鳳凰笏頂至紅石門,快步需時約一小時。從烏洲塘離開時看到斜陽照在東面的樹林裡,看看時間,還以為可以在紅石門村看到日落,就是差「臨門一腳」,西面天空的雲量亦明顯增加,無日落可賞。

  紅石門因其嫣紅的海岸及石灘而名,每次經過時都被其景致吸引著,但此時已是四點四十分,水位正急速上漲,所以我們要儘快穿過堤壩,免遭濕腳。小休過後經水塘上觀音峒附近。秋季未夠六點天色明顯漸暗,到大峒時更已全黑,最後在七點回烏蛟騰,結束鳳凰笏闖林之旅。

  烏蛟騰:



  葉片尚未轉紅的楓香樹:


  九擔租:



上、下苗田:




  上大峒途中回望吊燈籠:




  船灣淡水湖:


  觀音峒附近望印洲塘、黃竹角海及紅石門:





  鹿湖峒:









  落小滘坳時有大樹阻路:


  小滘坳附近轉隱蔽小路落鳳凰溪:



  非法入境者遺下的東西:



  稀疏的引路帶,澗邊有廢田痕跡:



  鳳凰溪上游:



  漸見水漬,可惜是死水:




  小瀑旁繞過而下:




  樹牆與小水潭:





  烈陽下仍覺陰暗的澗道:



  澗旁地面全被野豬翻過:




  沿澗而下:









  小心的繞過壁旁:


  捕獸籠:


  又繞過一道直壁,這裡水流充足:


  中下段的小草:



  到下游近出海處,見廢田及小橋痕跡:






  見垃圾堆,快到出海處了:


  鳳凰溪澗口及紅樹林:



  鳳凰溪溪口:





  西貢遊艇協會旗幟:


  「綑邊」至鳳凰笏碼頭:






  破爛的碼頭與養珠場遺址:






  在養珠場前的水泥地大休:




  鳳凰笏風光:










  簇新的車輪,相信那裡是作儲物用途:



  還有人在此燒烤過:


  在碼頭左邊上山:



  回望鳳凰笏碼頭內灣、水警屏障、西貢石屋山及擔柴山:











  中段叢林漸密:



  隨高度上升,可見海下灣、蚺蛇尖及高流灣半島:


  後望石屋山:


  這處還是開揚山徑,難以想像近鳳凰笏頂處的密林「盛況」:



  用了大半小時穿越一段直線距離僅一百米之密林:



  回望赤門海峽、鳳凰笏景致:



  印洲塘:


  不能食用的山橙:




  花籃坑中段澗道:


  沿小徑下降烏洲塘途中:




  烏洲塘的荒廢梯田痕跡:




  花籃坑澗道:



  烏洲塘廢村屋,我們穿屋而過:



  烏洲塘內灣:


  往灣洲及紅石門水道:



  被堤壩隔著的紅石門內灣:



  紅石門海岸:







  穿過破舊之堤壩:



  雲彩:



  紅石門東臨黃竹角海:


  紅石門內湖:




  穿過「地標」廢屋前:




  上樓梯離開紅石門:


  左往吉澳供水水塘:


  吉澳供水水塘:



  回首黃竹角海、印洲塘:



  斜岩壁:


  上抵環湖徑「懸崖危險」牌對面:




  再一次經觀音峒、大峒:





  下苗田出烏蛟騰完成:


沒有留言:

發佈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