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11月25日星期五

沙頭角廢村九大簋



  日期:2016年11月13日(日)
  路線:鹿頸-尤德亭-七木橋(上、下村)-橫山腳(上、下村)-烏蛟騰-亞媽笏-梅子林-荔枝窩-牛屎湖-三椏-烏蛟騰
  天氣:晴

  連續兩天走東北且長度逾廿公里,是日連遊區內的九座廢村(下七木橋、上七木橋、橫山腳上村、橫山腳下村、「大石盤」、亞媽笏、梅子林、牛屎湖及下苗田),都屬沙頭角鄉事鄉屬下的村落(「大石盤」除外),順道在荔枝窩的露天士多吃雞粥,或許馬料水至荔枝窩的街渡已在今年開辦的關係,近期每次到訪時村裡都有「新搞作」。

  GPS紀錄:http://my.viewranger.com/track/details/MzgyNjE3NA

  粉嶺站往鹿頸的站頭雖然有半百人排隊,但小巴公司開了多部加班車應付,十分鐘內就可上車,值得一讚。近十一點起步,穿鹿頸黃屋上尤德亭,需時約半小時。尤德亭於1988年竣工,為記念在任內逝世的港督尤德爵士而建,屬全城唯一的八角亭,在此可飽覽南涌、鹿頸及沙頭角之山水風光。

  下七木橋村在尤德亭之上約五分鐘步程處,據介子《東北區域面面觀》第十二章所述,村裡曾有座「橋山學校」,服務橫山腳及七木橋的村童,該村現時荒廢多年,屋舍雖然尚算完整,但外圍已被野草及帶刺小植物覆蓋,難以深入村腹留影。上七木橋則偏離橫七古道主徑,由下七木橋上至此約需廿分鐘,觀其規模較下村還大,廢屋更為完整,但在村尾似乎沒能找到繞回古道主徑之路,只好原路撤退,亦發現該村現時還是非常多野豬出沒的痕跡。

  穿過上黃嶺的路口後到達橫山腳的廣闊廢田範圍,上面有兩道小橋,流水貫穿田間及橋下,林中深處還有村落、枯藤及古樹,像身處在《天淨沙·秋思》中的意境,可惜人去村廢,樹木長得林蔭蔽天,屋舍變成頹垣敗瓦,昔日那片錦繡土地倒已變成野豬樂園了。橫山腳兩村規模雖然沒較七木橋為大,但步經上、下排村屋中間的通道,更感覺到既有幾分陰森,亦帶幾分滄桑,細味廢村環境後,三分鐘步程到達自然教育徑交接點。

  匆匆的步經新娘潭至烏蛟騰,烏蛟騰村某家士多,現時只得名字,已無餐蛋麵供應,要補給的話請移玉步。循小巴站後的烏蛟騰郊遊徑盤旋而上,半小時左右步程到山火瞭望臺及亞媽笏路口,但路口前面的茂盛樹林裡卻藏著一座名為「大石盤」的小廢村,十分隱蔽,但廢屋及內裡擺設仍算完整,認真神奇,究竟主人何時遷出就不得而知了。如要尋找「大石盤」,在亞媽笏路口前先轉入左邊的小徑,過溪後稍轉下行,幾分鐘後廢屋藏在右邊的林中。

  朝荔枝窩方向下行,途經亞媽笏廢田範圍,村舍在田後的樹林中,位置同樣隱蔽,還得穿越一片沼澤才到。上月才探過亞媽笏廢屋群,但過了一場十月罕見的大雨及颱風,村口大樹已塌下,無從進村細探,據說某屋還刻了座魚型洩水裝飾,惜該村荒廢良久,樹木藤蔓繞著屋子而生,再好的擺設現在也變成「甚麼都沒有」。

  過了分水坳,在珠門田路口轉右走十五分鐘往梅子林,可能人流較少的關係,路況較為濕滑。梅子林村雖然沒人長居,但環境一直都有人打理,屋舍格局相當整齊,算是區內最不像廢村的廢村了。依水泥村徑落荔枝窩,適逢街渡開通後的首個秋季,村民加以活化村落吸引遊人,把其中一座廢屋改建成文化館,描述本地農耕史為主,另一邊廂亦多開了一家士多。仍在有記士多吃雞粥,是日雞粥質素不俗,至少沒有吃到雞內臟。

  離開荔枝窩經分水坳往三椏,公廁旁的欄杆後就是通牛屎湖的小路,初段要急上至牛屎湖山腰,後漫步在密林間,憑引路帶緩緩下降約半小時至牛屎湖村,秋季氣溫下降,路邊灌木叢已不算太密,只是近日天氣溫暖且濕度偏高,令動物以為是春天到來,所以仍遇上一些蜘蛛網。半世紀前牛屎湖曾有村民在附近海灣因翻船而罹難,加上交通不便,自此村民紛紛外遷,現時村裡已成林蔭蔽日之地帶,藏著一座的雙層廢屋,從村口看確是陰森恐怖,但內裡別有特色,包括豬欄、露天灶頭、盤繞的魚藤等,不是一味的只有廢屋廢田,可謂廢村界中的「臭豆腐」,該村名字又有個屎字,真是臭味相投。

  因開始潮漲關係,只好原路返回三椏,此時已感覺到體力明顯下降。經苗三古道出烏蛟騰,途經下苗田村,該村已廢三十多年,屋舍一年比一年的倒塌得厲害,最近還纏滿植物,或許再過十年,該村有如上苗田般完全湮沒在叢林了。近六點半回到烏蛟騰,結束連探沙頭角九座廢村之旅,兩天一共走了逾四十三公里,時數達十七小時廿九分鐘,是歷來遠足時數最長的連續兩天。


  茶座後起步經鹿頸黃屋:






  初段經一片粗竹林:


  上尤德亭途中:




  尤德亭望南涌(左)、鹿頸(右)谷地及沙頭角:






  下七木橋旁的引水道:



  村口的荊棘草林:


  下七木橋村:







  右轉小路上上七木橋的小古道,部分位置被塌樹所阻:




  上七木橋廢田:


  上七木橋村:










  穿過往黃嶺的路口轉往橫山腳範圍:


  橫山腳廢田與北橋:




  在黃嶺的十字路口,續前走往橫山腳村:



  橫山腳南橋:



  相當長的橫山腳上村廢屋:




  橫山腳上村上排廢屋:



  老榕樹:


關爺坳:


  橫山腳下村廢屋群:











  橫山腳下村路牌:


  村口滿佈野豬挖食及翻土痕跡:


  經自然教育徑落新娘潭:





  烏蛟騰村:




  「大石盤」附近的廢水井:



  「大石盤」村廢屋:






  在路口落亞媽笏:



  指示牌後入亞媽笏村:


  廢棄鐵罐:


  亞媽笏廢村屋外圍:


  野生動物在沼澤形成的蹄印:


  亞媽笏路牌:


  直升機坪:


  人山人海分水坳:


  捐款碑記:



  路邊疑似廢井:


  珠門田的問路石:



  往梅子林途中:





  梅子林村:





  荔枝窩稻田,現在改種花為主:





  荔枝窩村西門:


  新開張的士多:


  荔枝窩文化館:





  有記士多吃雞粥:





  荔枝窩村前田野與田中的稻草人(相信是防範野豬):



  荔枝窩村前海灣:




  小灘堤壩:




  山尾坳過三椏村:




  牛屎湖村:











  豬圈:







  灶頭旁有人「擺酒」:


  村裡有兩個露天爐灶:


  樹上小果:


  較後處還有一堆破屋:




  村口魚藤纏綿在一起:


  牛屎湖山上的斜陽:





  三椏村:




  「超級月亮」前夕之月出:



  潮漲下的三椏灣:



  流星?


  苗三石澗近下苗田:


  下苗田廢屋:



  夜幕低垂,月亮漸光:



  將近七時,烏蛟騰小巴站仍大排長龍:

沒有留言:

發佈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