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11月2日星期五

初探西貢白虎山



  日期:2018年10月28日(日)
  路線:西灣亭—西灣山—浪茄—標尖角觀景台—東壩—花山海岸—白臘仔—白臘—白虎山—東丫—萬宜路—北潭涌
  天氣:陽光普照
  地圖:https://my.viewranger.com/track/details/ODk2NDY0MA==

  Facebook Page:http://www.facebook.com/paktamauhiking/

  十月最後一個星期日天氣極佳,相當適合戶外活動,早前想到糧船灣洲的最南面還有座狹長半島,包括白虎山、企頭角頂及名字很特別的鎖匙扣,於是趁秋高氣爽的日子,看看鎖匙扣的地方是甚麼模樣。鎖匙扣可謂西貢半島其中一處天涯海角,人跡甚至較長咀、短咀或罾棚角咀更少,所以能否到達或許要靠緣份。未知是否策略有誤,白虎山頂附近被重重密林阻礙,最後連鎖匙扣及企頭角頂之風光也看不到,惟那裡可算是鳥瞰糧船灣洲及花山海岸最美的地方。



  由於不想走太多馬路,所以先在西貢親民街麥當勞外乘NR29巴士至西灣亭起步。西灣亭有兩路通吹筒坳,上路雖較下路略快,不過可能要上山,一個遊人也遇不到,當然在沒有遊人阻礙的因素下,才可不斷全速前行。吹筒坳人山人海,不作停留,開始逆走麥理浩徑二段直上西灣山(314米),因陽光非常猛烈,感覺有點炎熱,但一定不如夏天難受,既然是日行程重點不是西灣山一帶,沿途沒花太多時間拍攝,由西灣亭起計,不到一小時到西灣山頂,在西灣山頂及旁邊涼亭亦不停留,繼續全速下浪茄。

   九月強颱風「山竹」正面吹襲時東風尤其猛烈,屬全境最東的西貢半島可謂首當其衝,加上風暴潮高度相當高,路邊高一點的樹木無不被吹至光禿,浪茄村戒毒中心裡的大樹群也被吹倒,遊人可鳥瞰戒毒中心的建築物分布,最近海的沙灘固然成為重災區。「山竹」後的沙灘範圍明顯擴大及增厚,指示牌只露出上半部,戒毒中心靠海的圍欄被沖毀,灘上的樹木當然無一倖免,全部向內塌下,不過有些露營遊人很識趣,在被塌樹群包圍的環境起營,究竟是否不想被太陽曬個正著呢?因為沙層增厚,浪茄沙灘一段感覺難走了,上東壩的樓梯前要先跨過一道小溪,不過小溪完全被泥沙完全淹沒,證明大自然的威力相當厲害。

  從浪茄上東壩需先上一段長長樓梯,高度逾一百米,不過臨到東壩,先參觀一下新建成的標尖角觀景台,來回麥理浩徑也需一公里步程。標尖角觀景台上的景觀以浪茄灣及罾棚角半島為主,半島西面的岩岸呈直壁形之餘,更間中出現海蝕洞,形成富特色的海蝕地貌,至於觀景台另一面則可欣賞東壩及萬宜水庫一帶,風光同樣優美至極。用幾分鐘感受地質學的傳奇,然後原路返回麥理浩徑,再下達東壩底部,眼前是高聳的六角柱石牆及宏偉的錨形石防波堤,據統計錨形石數量多達七千塊,每塊重量廿五噸。

  由東壩往花山萬柱海岸,可在壩西或東壩底部捷徑前往,前者要上一座山崗且斜度較急,而後者難度較高,因為後者需穿過高約兩米高的石隙,雙腿短一點的話不易找到安全位置下降,之後還要很小心地越過水管。過了石隙,難關未除,先「綑邊」小段,幾分鐘後才見明顯路胚,望著最近的岬角「靈豬戲水」前行,廿分鐘後到盡頭,近觀震憾無比的破邊洲「風琴壁」,四十米的六角石柱壁「風琴壁」完美直瀉而下,可謂大自然有雙無形之手把花山岬角齊整地劈開。

  在岬角盡頭欣賞破邊洲約十分鐘,之後經花山南麓小徑往白臘仔的「七重石灘」。「七重石灘」是香城少數的卵石灘,據說層次分明,一共分成七層,未知是否受「山竹」風暴潮影響,石灘層次感已失,而且垃圾較多,之後繞過山腰村徑,再十分鐘步程到白臘。白臘也有座村落及水清沙幼的沙灘,由於不屬主要遠足徑範圍,沙灘顯得清靜但不荒蕪。去年相約時候到過白臘,是次再訪,雖然勉強避過天災,人禍卻避不了,只見村屋排前的草坪變成大片黃土,牛群在挖土機旁休息,樣子看似有點無奈,心想覓食空間又少了。可能是假日關係,未見有人施工,那裡準會建成一些度假屋和別墅。

  過了白臘,開始踏入「戲肉」,在往東丫的水泥村徑上,密切留意左邊的隱蔽小徑,那裡就是往糧船灣洲極南地區的入口。首先要上一座小山崗,之後路況變得撲朔迷離,甚多似是而非的小徑或牛路,因為那裡實在太少人走,像路的引路帶基本上欠奉,還不時被橫生的樹枝擋路。小山崗以南,驚見一座小廢村,位處白虎山北麓的崖頂平台,牛群在杳無人煙的廢田草坪悠閒吃草,田內還有廢棄水泥徑及疑似水井。上白虎山的路可謂完全自由發揮,矮山坡盡是矮草,像樣路胚幾乎沒有,慢慢上著上著,臨到山頂不到五十米,前面被崗松(人工密林的一種)完全阻擋,難以繼續前行,時間問題下唯有放棄,並在山坡上望向糧船灣洲群村(白臘、北丫及大蛇灣)及花山萬柱海岸之風光,當中少不了位處白臘灣附近前後通透之「木棉洞」,洞內更有人在嬉水。

  由於白虎山北坡斜度很高,只能在陡坡上以之字形下行,折返廢田後,再原路返回白臘至東丫之水泥村徑。沿村徑下走十餘分鐘到東丫村,可謂糧船灣洲群村的「中心」,部分資料稱之「糧船灣村」,村內建有天后宮、鄉公所及學校,不過學校已在2004年停辦,其實算是奇蹟,因為那裡位置偏僻加上人口甚少。差不多四點,如取道北丫及大蛇灣,未必能在入黑前返回西壩,一來烈日曝曬下探路已花了不少體力,二來到達大蛇灣已荒廢的度假村,當然要預留點時間參觀,所以就經村徑沿樓梯直上萬宜路。

  在斜陽映照下經萬宜路西行,雖然北潭涌往來東壩的小巴已在月前投入服務,不過秋日是郊遊旺季,小巴仍維持二十至三十分鐘一班,結果東壩交通又變成的士「主場」,平均不到一分鐘就有的士出入,估計小巴只能疏導不到三分一的郊遊人潮,或許在法例限制下,公司無法再多買車輛,而且西貢市中心的小巴服務已飽和,東壩小巴班次難以有加密空間。走了一個小時返回北潭涌作結,巴士的回程乘客也相當多,入夜後仍有不少人排隊候車。下次再探鎖匙扣,似乎不應花太多時間在瑣碎的地方之餘,還要「無奈」地走大段有點沉悶的萬宜路,或繳付高昂的的士車資。

  到西貢市中心時的循例一攝:


  在親民街乘29R村巴往西灣亭:



  西灣亭起步,左路為上路,右路為下路,皆通吹筒坳:


  回望西灣路及西灣亭:


  螺地墩路口:


  吹筒坳人山人海:


  下望西灣:



  蠄蟝石頂:


  西灣山頂:


  萬宜水庫:


  開始下浪茄:


  「山竹」過後,高一點樹木變成光禿:


  下望浪茄仔及罾棚角半島:


  浪茄灣及浪茄村戒毒中心:





  七月的浪茄灣及浪茄村,當時浪茄村建築物都在樹下:



  滿目瘡痍的浪茄灣沙灘:






  戒毒中心的圍欄在風暴潮下毀爛,連牌都只餘半身:



  塌樹處處,尚未清除:




  浪茄灣:




  標距柱也只餘上半身:



  離開沙灘上樓梯:


  浪茄村戒毒中心(基督教互愛中心)正門:


  回望浪茄村:





  「山竹」前的浪茄(攝於七月):



  往標尖角觀景台途中望向浪茄灣、浪茄仔:





  浪茄灣及獨孤山:


  東壩與花山:



  稍後會在東壩底部的盡頭經捷徑往花山海岸:


  前望標尖角:


  從觀景台望向浪茄灣及浪茄仔:



  罾棚角半島與飯甑洲:


  獨孤山:


  萬宜水庫東壩一帶美景:






  萬宜水庫東壩至萬宜路盡頭:



  下走東壩底部:



  宏偉無比的六角柱石壁:





  從下方上望東壩:


  遊覽時不要穿過黃線,尤其近蓄水池的一端:


  這裡有七千個錨形石:



  蓄水池與東壩:


  開始沿捷徑往花山海岸,這裡頗具難度:





  開始看到破邊洲的「風琴壁」:


  回望東壩與底部錨形石陣:




  「龍脊岩」岬角、「撿豬灣」及「香港之心」直壁:




  破邊洲前的十字:


  到了破邊洲的最佳觀景點:





  先自拍一下:



  破邊洲的後方乃飯甑洲:



  從「靈豬戲水」岬角回望東壩、標尖角:



  「靈豬戲水」下的「斧壁崖」:




  東壩錨形石陣、標尖角至罾棚角半島風光:



  花山以南的群島:



  西望白臘一帶的山丘,能看到白虎山嗎?



  近海邊四通八達之小徑:


  白臘仔「七重石灘」:






  灘上仍有一些「山竹」期間帶來的垃圾:


  沿村徑往白臘村:


  白臘村草坪:



  白臘村度假屋:


  白臘村與村公所:



  白臘村群屋:


  白臘灣沙灘:


  牛群聚集之地:


  挖土機前的牛群:




  離開白臘村:


  回望白臘:





  在村徑中央拐往白虎山附近:


  前望白虎山:



  下望東丫一帶漁排:



  抵達白虎山下的廢田範圍:


  水泥路與廢村殘片:




  廢田位處崖頂,環境與世隔絕:








  白虎山以西的山嶺腹地:


  前路完全被崗松阻擋,無法繼續前進:


  從白虎山回望白臘:



  回望崖頂的廢田:


  西望大蛇灣一帶,遠至馬鞍山之景色都可見:


   東望白臘至花山萬柱海岸,並遠望蚺蛇尖:




  白臘「木棉洞」:





  糧船灣洲群村全景:


  白虎山東崖:


  折返廢田:





  疑似廢棄的水井:




  經村徑下東丫村:


  東丫村:




  東丫村碼頭:


  東丫天后宮:


  龍舟:


  糧船灣公立學校:



  對岸的北丫村:


  沿樓梯上萬宜路:




  萬宜水庫:


  西壩上的斜陽:




  路上的士非常多:


  北潭涌作結:



沒有留言:

發佈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