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8月15日星期一

大腦古道2016



  日期:2016年7月31日(日)
  路線:蠔涌-較剪屋-大腦古道(大腦廢村)-石芽背-小路落花心坑-石門站
  天氣:晴,能見度稍低

  是日本來想上蚺蛇尖欣賞大浪四灣夏日美景,可惜妮妲襲境前夕,能見度轉低,而且前一天午後強熱對流突襲,在天氣不穩的日子選擇短程線路為佳,想起已有近兩年沒有走過大腦古道,特意再走一趟,但改一道較少人走的路下山,在蠔涌谷時亦走村徑避開馬路上的車輛。

  GPS紀錄:http://my.viewranger.com/track/details/MzE3Nzc3Mw==


  三點十五分在蠔涌起步,臨下車時在南邊圍迴旋處前堵車了十分鐘左右,在假日時是很常見的,因為那裡由兩線變成單線行車之外亦有支紅綠燈。一下車前行一分鐘就是擁有四百多年歷史的車公古廟(車公是宋代的大將軍,曾平定南方的一場戰亂),那座車公廟雖然遠遠不久沙田的著名,歷史卻較沙田長久,再前走一點是已荒廢的亞視錄影廠,而亞視已在今年四月停播了。

  蠔涌是西貢南面一座廣闊的山谷,除蠔涌村外還有界咸、橫輋、陂頭、石壆圍、較剪屋、大藍湖等村,走過一段馬路沿「陂頭」方向左轉入村徑,穿過水管底,依石上的指示往大藍湖,路旁盡是大片荒廢的田野,但有部分村民仍作小型耕種供自足。一直在村徑走著,再上一段樓梯就到大藍湖路。

  依大藍湖路北走一段,到界咸閘口附近左轉上走約十五分鐘到大腦古村遺址。大腦是多數脊索動物擁有的器官,主宰五官感覺、學習、記憶、言語溝通及自主動作等功能,不過在西貢山上這個器官竟然變成個地名。大腦村村民姓曾,全部屋舍都已破爛及深藏叢林中,僅後人間中會為祠堂作修箿,另外還有兩座完整的原始的磨蔗機在澗的對面。在大腦村用大腦思考一下繼續上山的路,最後選了古道上石芽背,途中遇到一些相當高的堤垣,相信是大腦村昔日依山而建的耕地,而古道較東面還有座大腦上洋村,不過是日仍未找著,遺址就要留待日後再探。

  在叢林中穿插約半小時,終到麥徑四段石芽背附近,那裡有支路落花心坑。朝著往花心坑的山徑下走,到達一處明顯的路口,棄大路繞小路落花心坑,途中可下望沙田河畔及小瀝源一帶之風景,可惜是日霧霾實在太重了,那裡雖然沒有引路帶,不過路況還算明顯的,約半小時步程到花心坑,再落大輋村、黃泥頭,經馬路出石門站完成半天行程。

  蠔涌車公廟:




  蠔涌河背靠東洋山:



  在路口轉左過河穿渠底:


  轉往「大藍湖」方向:


  穿過廢田及村民的小片耕地:






  左路可往石壆圍村:


  途中可見一些舊式的村牌:



  到達大藍湖路,朝北走:




  在界咸閘口旁轉左上大腦古道:



  間中可見竹林,可惜這處沒兩年前為美觀,當時還是竹樹成林之像:


  見澗道,代表快到大腦古村了:



  村口神位:


  大腦村廢屋:







  轉上曾氏宗祠前的小空地:





  先不繼續上山,到澗的另一邊觀看天然的磨蔗機:




  這處有座「伯」字與「公」字開首的對聯,之前可能有座伯公廟:



回到祠前的空地,朝左繼續依古道上山:



  沿途可見不少田基:








高高田基交錯在古道中:





  朝古道一直的上行,半小時後到石芽背:






  沿小路落花心坑:




  城門河畔:


  日落:



  小瀝源:


  要落兩塊大石:



  再下行一會,即到花心坑附近:




  經大輋村落小瀝源:





  回望小瀝源:


  碩門邨與工廠區:

沒有留言:

發佈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