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10月28日星期六

鎖羅盆澗五肚脊



  日期:2017年10月22日(日)
  路線:烏蛟騰—山火瞭望台—金龍脊—五肚脊—谷埔—分水坳—鎖羅盆澗往鎖羅盆村—荔枝窩—三椏—烏蛟騰
  天氣:晴

  是日天色非常良好,更踏入真正轉涼後的第一個假日,不少人紛紛投入遠足懷抱,坳仔也順理成章的走得更遠。坳仔對船灣郊野公園的路況及山徑幾乎瞭如指掌,但GPS地圖上顯示的五肚脊及鎖羅盆澗邊小路卻從未走過,於是藉此機會一探。

  GPS紀錄:http://my.viewranger.com/track/details/NjE0MjE4Mg==



  八點半到大埔墟站20R小巴站,已有超過五十人排隊,不過加班車要到九點正才陸續開出,期間不時有乘客轉往大尾篤方向的小巴,原來漁護署正在烏蛟騰舉辦慶祝郊野公園成立四十週年之活動,署方提供了由大尾篤至烏蛟騰的免費穿梭巴士,所以坳仔也先到大尾篤,因為當時只是八點四十五分,縱使要轉車,速度上也必會快點。職員及義工在小巴站旁派發簡介單張及扣針,介紹荔枝窩及三椏涌沿途的風光特色之餘,附近還有關於遠足安全小遊戲。

  從小巴站後接烏蛟騰郊遊徑上行至海拔約三百米的山火瞭望台,但臨到瞭望台時坳仔選擇走旁邊的捷徑,並一窺叢林深處的廢屋,可見內部擺設仍算整齊,但四週都被小樹包圍了。是日發出紅色火災危險警告訊號且近秋祭時分,但看似沒人在內,且窗戶都被圍封,或許位置較偏僻,所以很少有職員駐守了。朝郊遊徑稍為下行,到達一處竹林隧道時右方有個路口,豎著「前路難行,雜草叢生」警示牌,牌後為金龍脊入口。轉入脊後幾分鐘見一路口,左續走金龍脊落鳳坑,而右方較寬敞的則落五肚。起初還以為全段都是如此明顯,後來才知是方便附近村民拜山的,因為過了墳墓後就變成密林地帶,行進速度也大為降低。在五肚脊下走約半小時,到達谷埔澗谷最盡處的五肚村。谷埔名字言簡意賅,就是盛產穀物的平地,從廢田及村舍的規模可見一斑,在半世紀前曾有幾千人聚居。除老圍外,新屋下、二、三、四及五肚村均依澗谷而建,數字越大,位置越深。目前谷埔常住人口不足十戶,當中二肚及五肚僅間中有人回來打理,四肚的農莊已結業,而三肚的屋舍更全被湮沒在草莽樹木中。

  復經老圍沿古道上分水坳,在指示牌後轉入隱蔽路口往鎖羅盆群脊(石芽頭、尖光峒、老虎石頂及攀背頂),雨季過後此段人工密林相當茂密,亦有些似是而非的路胚,似乎是前人踩在植被開路時發現不能通越而遺下的,而且途中還有不少現季節長得旺盛的淡竹葉草,其種子很易黏附在透氣衣褲上,更有倒鈎使之難以徹底清除,幸好衣服上被波及的範圍不太多。在密林穿插一會,即見一片較開揚的山崗,西北面往尖光峒一帶,而東北面往老虎石頂及攀背頂,不過該處歧路仍比想像中多,花了一會才成功覓得往尖光峒方向之小徑。

   落鎖羅盆澗的路就在山崗與尖光峒間的山坳,由於人跡罕至關係,該段澗邊小徑基本上無任何引路帶,但仍看到較明顯的路,大致是緩緩向下的,而裡面也因身處澗邊叢林的關係,並無惱人的淡竹葉草。不過,將近鎖羅盆谷底時,小路上越來越多塌樹,樹間也纏著一些藤蔓之餘,穿越難度倍增,且附近路況不太明顯,於是轉為沿澗道下行,遇上沒踏腳石之處則在旁邊樹藤較疏位置繞過,走著走著,環境變得一片明朗,原來已到鎖羅盆村尾的果園,不過果園上的灌木已長得非常茂密,更有「黐頭芒」突襲,幾經辛苦才抵達鎖羅盆村,其中一戶原居民每逢週日都回祖屋留守,不過是日沒見,或許臨近秋祭關係吧。同時,衣服上已黏上不少「黐頭芒」及一些竹葉草種子,加上在穿越澗谷塌樹叢時已浪費不少體力,所以基本上無心情欣賞古村環境,加上已是一點半,惟有繼續前行,沿極斜樓梯上登至山崗,再落山塢往荔枝窩,希望還有雞粥吃。

  抵達荔枝窩時,才知最後一碗雞粥剛被前面的遊人買了,且士多也隨即打烊,因為其他食物也售罄,在村口公廁稍為梳洗過後,就直往三椏村士多補給,並順道再探牛屎湖廢村。三椏至牛屎湖的密林小徑已走多次,雖然沒有想像的茂密,衣上卻有黏著少量淡竹葉種子,證明現在是淡竹葉的播種旺季。抵達廢村時,看見後排立著「泰山石敢當」的廢屋塌了半邊牆身,兩個月前並非如此,非常邪門的說,但從科學觀點上似被颱風或雷擊造成的。離開牛屎湖,原路折返三椏村,再經苗三古道出烏蛟騰結束行程。

  早上八點半,大埔墟火車站20R站頭已大排長龍:


  大尾篤換乘穿梭巴士往烏蛟騰:




  烏蛟騰樹屋:


烏蛟騰郊遊徑:


  位於山火瞭望台下的大石盤廢屋,極其隱蔽:







  從山火瞭望台東望芬箕托:



  烏蛟騰山火瞭望台:



  北望沙頭角:


  郊遊徑裡的竹林:


  牌後拐入金龍脊:



  右路落五肚脊:


  朝沙頭角方向下行:





  下望谷埔:



  望向石芽頭山:


此段路較斜:


  穿過山墳後接密林:



  下達谷埔五肚村:








  四肚村及已結業的農莊:




  四肚村廢屋:


  三肚廢田,村舍已湮沒在林中,難以進入:


  二肚村:



  村徑:


  谷埔新屋下與牛群:





  谷埔廢田:



  古道上分水坳:





  分水坳轉後方隱蔽路口往尖光峒方向:


  叢林極為茂密,部分位置路況不太明顯:



  見此牌,才知轉錯往攀背頂的小徑:


  隱蔽路口處轉落鎖羅盆澗谷:


  澗邊小徑:




  鎖羅盆澗道:


  接近谷底,路況變得不明顯,越來越多塌樹及亂藤攔路,只能覓路繞過:




  終到鎖羅盆村尾小徑叉口,左為來路,右上尖光峒坳:


  鎖羅盆村尾廢屋及地上脫落的蛇皮:




  鎖羅盆廢村屋:



  還荔枝窩還有兩公里:


  鎖羅盆內灣與內湖紅樹林:




  荔枝窩碼頭:


  荔枝窩暖窩牌坊:


  荔枝窩露天士多:


  荔枝窩圍村:







  荔枝窩內灣,背靠老虎石頂、攀背頂:



  在三椏村士多享用涼粉及餐蛋麵補給:



  從牛屎湖山望向沙頭角:


  牛屎湖廢村:






  此廢屋的半邊牆身剛倒塌:



  廢棄豬舍:



  夕照牛屎湖山:



  三椏碼頭:


  步道之改善工程:



  三椏灣:



  苗三古道途經一串澗道,在暴雨後會被洪水淹蓋,難以通越:



  烏蛟騰小巴總站:

沒有留言:

發佈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