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年10月21日星期三

秋遊花籃坑2015



  日期:2015年10月21日(三)(重陽節假期)
  路線:新娘潭-烏蛟騰-下苗田-馬尿-牛角涌-紅石門-烏洲塘(花籃坑)-鳳凰笏頂-鹿湖峒-烏蛟騰(全約20公里,新手不宜)
  天氣:晴,氣溫26至29度(

  重陽節是登高的好日子,加上又到半年一度花籃坑之旅的時間,是日攜同另一網友,長征花籃坑去,可惜是日狀態不太佳,在中後段大腿更有輕微拉傷,在上下斜時速度大為減慢,最後七點過後才回到烏蛟騰。

  早上九點十五分在大埔墟站候車,等了兩班巴士,十點半才起步。雖然是日天氣還是有點熱,但很多人「應節」,在中段更有家長更帶同四歲大的小孩前遊(從小培養運動細胞,好!),相信他們都往三椏村、荔枝窩享用美食,不過我們沒有那個「機會」了。在烏蛟騰至「迷椏走廊」入口途中,隔幾步路就遇上一批遊人,我們起碼超越了一百人,在溪澗及一些略為崎嶇的位置,更要「排隊」。雖然步速較平時慢得多,但當時未算趕路,總算看到遠足新手的百態,在九擔租的路口,有一些新手錯選了上橫嶺的路(在那麼重要的路口,都不見明顯的指示牌,不知「陰」了多少人,或許那裡是村地方,政府無權過問,其實坳仔兩年前首次由烏蛟騰起步時也在那裡選錯路口);月初的颱風雨水真是多得很,兩個星期後的下路還是有水窪,澗道水流也有點急,新手過澗時難免感到懼怕,但旁邊友人適時伸出「友誼之手」,看出互相扶持的一面。

  路線:http://my.viewranger.com/track/details/MjExMDA3Mg==

  接入「迷椏走廊」,頓時沒有其他遊人,在野草、竹林、河溪、泥沼穿梭了兩個小時,來到紅石門村。在「地標」廢屋前的空地,驚見很多露營人士遺下的垃圾,包括大量空水瓶、炊具、打火機、電池、報紙、洗潔精、全副樸克牌、食品和蚊香包裝等,從報紙日期得知,不足一個月前有人在此露營過(期間適逢有中秋連假--幸好沒看到「煲蠟」痕跡),可能是坳仔看過的最缺德的露營人士了,最諷刺的是,在廢屋牆身已寫上「保持地方清潔,請將垃圾帶走」大字,既然能把物資帶到野外,為何不把用完的物資帶回市區呢?全部人都不識字乎?

  幾分鐘後抵達海邊,我們先在堤壩附近大休及補給,順道細攝紅石海岸。休後看看往烏洲塘的另一路線入口,據說那線名字叫「漁樵古道」,更少人走過,入口在內灣東南面,沿西南方走,越過約120米高山頭與鹿湖峒間的山坳後再東接烏洲塘,然而後來發現我們找錯了旁邊的路口!沿海邊的小徑,穿過密林入烏洲塘,那裡有座廢村,位處花籃坑澗道兩旁,而花籃壺穴就在較下游處約七分鐘步程。因該村地勢稍高,故村裡有古道東接海邊河谷,讓村民循水路進出沙頭角墟或其他村落。下抵河谷,仔細覓路,闖林經荒田到海邊,村內則滿佈野豬出沒的跡象。

  回到河谷,那裡野豬很多,使泥土翻鬆得讓植物難以生長,繼而有很多似路非路的位置,如無引路帶引領,是非常容易迷路。沿頗斜的小徑上,半小時後鳳凰笏頂東部,途中間中可回望烏洲塘一帶。然後繼續穿越長長的叢林地帶,並上295米高的「跌死狗」。

  在「跌死狗」休息約十分鐘,然後讓同行的友人先行,讓他乘坐七點十五分開出的小巴。沿船灣郊遊徑逆走,途經鹿湖峒、紅石門坳、觀音峒、大峒,在大峒時天色明顯轉暗,故亮起頭燈,繼續下山,然後就在黑夜裡經下苗田回烏蛟騰,結束長途的一天。


  新娘潭起步:


  藍天下的烏蛟騰村:


  位於九擔租的路口(前路往三椏、右路往橫嶺):


  選右路經下苗田:


  苗田一帶人來人往:







  陽光在水面反射:


  排隊過澗:


下苗田附近的開揚位置:


  在警告牌後入「迷椏走廊」,回望吊燈籠:



  穿越馬尿河:


  經一段鳳尾竹叢林:






  間中要涉足泥沼:


  黃竹涌:



  大水湖與印洲塘:




  急降至大水湖海邊附近,那裡有小瀑與小潭:



  又經一段泥沼地,這裡還有一些帶尖刺的樹藤,花了不少精神才能舒服的通過:




  經大水湖西端的不明澗口:



  印塘美景在前:


  鹹魚埕半島:


  穿過牛角涌,在對面繼續小心找路上山:





  下望牛角涌內灣:


  到支路,左下紅石門村:


路邊的污水窪:


  紅石門村內湖:




  棄置的鄉村小貨車:




  廢屋二樓的外牆已全數倒下:




  露營人士的燒烤痕跡:





  老人家的一番好意,可是露營人士視而不見:



  遺下的樸克:


  設備房裡遺下的爐頭:



  房內的通風設備:


  墮下的窗戶:





  電箱:


  破爛的天花板:



  廚房外遺下了很多膠樽:


  更有危害環境的洗潔精:


  也有調味料:


  米酒:


  以及打火機,上面有蚯蚓在蠕動:


  廢屋前的空地:


  紅石海岸與堤壩:






  石間的嫣紅石紋:


  黃竹角海:


  用高飽和度下拍攝的紅石海岸:




  被堤壩隔著的紅石門內灣:




  我們到臨時沒有其他遊人,半小時內就來了三批遊人,其中一批從烏洲塘過來。


走在堤壩上:


  鮮紅色的海岸:



  在內灣東南面的小草坪尋找路口:



  這裡的野豬痕跡多得恐佈:



  荒廢梯田:



  找不著明顯路口,從內灣盡頭望向堤壩:



  從盪排頭的山咀處上山:


  回望紅石門:



  紅石門內灣:


  黃竹角海:


  黃竹角海的北面乃往灣洲:


  在叢林中穿梭及仔細辨認路口:




  部分位置要低頭而行:


  前望烏洲塘灣:


  看見古道痕跡,代表已到烏洲塘:



  廢屋牆身仍勉強可指:





  下溯花籃坑:


  小心翼翼的踩著樹根前行:


  花籃坑下游:


  花籃壺穴與架空橫石:




  沿澗回到廢村附近:




  很荒蕪的村腹古道:



  回望可見巨石與石砌樓梯痕跡:


  沿古道下走至近海邊:




  近海邊的廢田:




  穿林出海邊:


  烏洲塘內灣:



  旁邊的崖壁處乃花籃坑出海位:


  寧靜的內灣與小紅樹林:




  接回烏洲塘的東面山谷,路況很亂,間中可見零散石塊(可能是廢屋,只是已全倒塌):




  回望烏洲塘:



  印洲塘及往灣洲:



  鳳凰笏水警圍網,至於遠處的尖尖山頭就是西貢蚺蛇尖:




  赤門海峽:



  西貢北的海域:


前望跌死狗:



  回首黃竹角半島:


  娥眉洲:


  攀上跌死狗山頂:


  夕陽西下:



  黃竹角海、印洲塘與近處的烏洲小島:




  塔門島與對岸的高流灣:


  左面小島乃赤洲:


  離開跌死狗,往鹿湖峒:





  船灣淡水湖全觀:


  鹿湖峒崖壁:


  往觀音峒途中天色開始轉暗:




  船灣淡水湖暮色:



  大峒:


  燈火通明的深圳鹽田港:


  下山中段,天色幾近全黑:




  夜中的下苗田廢屋:



  上、下苗田路牌:



  有如身處隧道:


  七點多,回到烏蛟騰村:


沒有留言:

發佈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