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年10月18日星期日

周末闖蕩蓮麻坑之四美脊、塘肚古道



  日期:2015年10月18日(日)
  路線:擔水坑-亞公頂-440山頭-紅花寨(489米)-紅花寨北脊(四美脊)-蓮麻坑礦洞-塘肚古道-石水古道-坪輋(新手不宜)
  天氣:晴,氣溫26至30度(

  連續兩日踏足蓮麻坑礦洞一帶,但路線當然不能一樣了,故是日就走紅花寨北脊,並經塘肚古道出坪輋作結。由於紅花嶺及礦洞一帶的山路十分崎嶇,前一天消耗的體力還未完全復元,加上較多時間在陽光下曝曬,故是日走得較為吃力。

  路線:http://my.viewranger.com/track/details/MjEwMzM3Mg==
  由擔水坑村村末上山,又再經同樣的小徑上亞公頂英軍瞭望亭。上山途中路邊樹叢忽然傳來「熟悉」的聲音,原來有一頭野豬快速的鑽進叢林深處,前後一分鐘內都兩度聽到叢林搖晃的聲響。連續兩日都在相近的山頭遇上野豬,而牠們更在正午時份四出覓食,有點不可思義。就在遇上豬群後不久,就有一些遊人在下山,而再過十分鐘步程,更有一群約三十人的隊伍也在下山,因小徑狹窄,只好把身子緊靠樹上,讓迎頭的遊人悉數通過後,才繼續上瞭望亭。在瞭望亭附近,還有座荒廢的營房及一些戰壕,在此欣賞一會後,就繼續上440山頭。

  由440山頭而下的小徑非常斜,急降過後就是往紅花寨的山脊,視野頓時變得相當開揚,可盡賞沙頭角海一帶及沿岸美景。脊上有道明顯的植被分界線,草在南麓,林在北麓,事實上在八仙嶺、大帽山、大東山、雞公嶺都有類似景象,未知地理或生物學高手能否解釋到此景象呢。

  在紅花寨山頂先小休一會,然後沿四美脊下山。是日本計劃沿延伸而下的山脊直達新桂田,但走了一段,發現路上隱徑也消失了,只好改走另一道急斜小徑,下達新桂田右坑中段。似乎直下新桂田的隱脊,還是要留待稍後時間,待山上的野草枯萎後才較易尋找吧。回到之前的小路口,下走了近廿分鐘,聽到流水聲,代表已到右坑了,此時就要循澗道下走一小段,過澗後才接另一道橫山徑往蓮麻坑六號礦洞,至於「黃金洞」則在澗道旁。沿途間中要穿越碎石坡,慎防滑倒。

  又來到蓮麻坑礦洞了,是次就進入洞內,略攝幾張相後離開。八個月後,再度踏足塘肚古道及連接麥景陶碉堡間的崎嶇山徑。前一晚上網,發現有遠足隊月初才走過此段,故坳仔是日確是放心得多。今年多了人探遊礦洞一帶,現在才是十月,但路況明顯較去年年尾為佳(或因年初有遠足人士墮井喪命的緣故,山界一度對紅花嶺一帶產生戒心,十二月下旬那裡還是滿佈荊棘)。從直升機坪的路口進入崎嶇山徑,廿分鐘後下達半乾的澗道,過澗後就是蓮麻坑村後的荊棘林了。荊棘林裡有無數帶尖刺的野草及藤蔓,在此需非常慢速的前進,且要不時彎身而行,否則很易絆到或碰到藤蔓,繼而弄至遍體鱗傷。亦因路況很亂的關係,如無引路帶帶領,是極易迷路的。在荊棘林及荒田裡仔細的辨認路向,穿插了半小時就到塘肚山村的三層高廢屋。

  塘肚山村位於蓮麻坑村之南約六百米,只住了一戶人家,原戶主在十八年前遷走,沒帶走很多東西,外表仍是完整。屋內的擺設,因受風吹雨打的關係,變得相當凌亂。在廢屋休息了近半小時,在此接入塘肚古道,沿石磴古道接上堆填區馬路,並再沿石(寨下)水(牛槽)古道往堆填區閘口附近,此時雙腿已帶點抽搐的感覺,故步伐明顯為慢。五點四十分離開堆填區,走進坪輋村,途經一所隱藏的士多,發現有罐運動飲料只需六元,明顯較市場廉宜,故再多買一罐,補給一下後,在艷紅的暮色中回小巴站作結。

   擔水坑村上山:


村裡假日營業的小士多:




  上山路口:


  初段經一片竹林,路況凌亂:



再一次經小標高柱、境內最北的三角網測站及亞公頂瞭望亭:






  轉左路往440山頭:


  廁所:


旁邊有戰壕:


  三眼機鎗堡:



下方的水箱:


  荒廢的英軍軍營,當中包括廁所:












  水井:


路邊植物很密:


  不明建築物(又是水井?):


  景觀突感開揚,可盡賞沙頭角一帶:



  回望440山頭的極斜下山路:



  回望440山頭:


  荒廢鐵閘(紅花嶺北面亦有一些同類鐵閘):


  新桂田左坑之最上源:


  440山頭與沙頭角:



  下麻雀嶺的路口附近,可見沙頭角公路禾坑段一帶的鄉村 ,及隆起的海背嶺(255米):



  沙頭角:


  谷埔村:


前望紅花寨:


  草與林的明顯邊界線:


  梧桐山山脊線:


  紅花寨以東的山脊線:



  站在紅花寨頂,望向北脊(四美脊):



  破爛的軍事設施:


  沿北脊下走往新桂田,但走了一會,路消失了:





  下望新桂田一帶:



  前路不通,被迫再上山,改路往蓮麻坑礦洞附近:


  下降一段很斜的碎石坡:



  下面是新桂田右坑:



  右坑旁的洞口:



  過右坑往蓮麻坑礦洞:


右坑畔的斜壁,需扶著路旁的石頭才不致滑倒,


  小礦洞:


  熟悉的面孔,象徵快到蓮麻坑礦洞六號洞了:


  礦場澗谷與礦坡頂:



  在六號洞「大廳」裡草草的攝下幾幀相:





  洞口位置仍有滴水,使地上形成一片小水窪:


  曾使遊人喪命的路邊直井:


  深圳蓮塘一帶與近處山咀的蓮麻坑麥景陶碉堡:



  小直升機坪與一些射燈(相信是邊境人員昔日用以監察非法入境者):



  踏進往塘肚山村的崎嶇山徑:


  蓮麻坑村與村深處的葉定仕故居:





  進入林中,先後穿越兩道小澗:



  過第二道小澗前先急降一段,這裡有很多樹藤,也有野豬挖食樹根的痕跡:




  過第二道小溪:



  溪後就是蓮麻坑村後方的荊棘林,是最崎嶇、最易讓人令迷失的一段:



  地上佈著N層厚的樹藤:




  穿過一些帶刺的藤蔓:


  沿引路帶摸索前進之路:


  穿越荊棘林的片段:


  經過一片被山火燒過的土地(環境與月前有明顯不同):


  在田後穿插,亂藤處處:




蓮麻坑村後方的田野:


在田野後方仔細的辨認路徑:








  過溪:


到塘肚山村,象徵著完成最難的一段了:



  塘肚山村廢屋,內裡很凌亂:


  從天台望向蓮麻坑村、深圳梧桐山:



  斜陽:


  天線:


  麥景陶碉堡:


  二樓偏廳:


  電箱:


  圓桌與帆船模型:


  沙發、掛畫與日曆:


  破爛的床與嬰兒車:



  屋裡的廁所(誰人敢在這裡大小便!):


  廚房在廁所前:


  有遊人也在屋內燒烤過?想起在這屋天台露營,可能是件「寫意」的事~:


衣車:


  Hello Kitty公仔:


  主人房上的桌子:


  1995年4月22日:


  主人房:


  離開廢屋,這裡本是「蓮麻坑」村的一所寮屋:


  穿過外圍,小心地上的鐵絲網:


  蓮麻坑村廢田:


  往蓮麻坑村的一段古道:


  沿塘肚古道上石寨下:



  到堆填區馬路:



  沿石水古道往水牛槽(堆填區入口附近):




  穿過及離開堆填區:



  堆填區入口:


  坪輋裡的工地與貨櫃場:



  是日晚霞特別紅:




  坪源天后古廟:


>>全部相片可在此瀏覽:https://picasaweb.google.com/113327054736038725362/1810?authuser=0&authkey=Gv1sRgCK6p_pPu9uP4NQ&feat=directlink<<

沒有留言:

發佈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