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3月13日星期日

馬尿水荒村尋幽、獨闖紅石烏洲塘



  日期:2016年3月12日(六)
  路線:烏蛟騰-下苗田-馬尿(村)-黃竹涌-紅石門-烏洲塘-「跌死狗」-鹿湖峒-大峒-下苗田-烏蛟騰(新手不宜)
  天氣:陰,有微雨,山頂有霧(

  這線原本是翌日的遠足路線,不過要拜山的關係,而且是日又是短週,故提前一日成行。早茶後立即乘車至大埔墟站,換乘20R小巴在烏蛟騰起步,大致沿「迷椏走廊」前行往紅石門,順道探索已荒廢的馬尿村,然後再經烏洲塘直上「跌死狗」,最後回烏蛟騰成行,快步下需時六小時。是日天氣不太好,在「迷椏走廊」至烏洲塘途中持續有微雨,雖然雨勢很小(小至連天文台的雨量圖也不能顯示),不過就把灌木叢沾滿積水,繼而也使褲管盡濕。

  路線:http://my.viewranger.com/track/details/MjQ2NTYxMQ==


  十一點四十五分到達站頭,本來只有三個人在候車,不過隨著開車時間漸近,很多人開始等候,最後一輛小巴也不夠載。先到的乘客直接往烏蛟騰,不用繞經大埔墟,所以也可多「享受」十餘分鐘的遠足時間。

  馬尿村是大東北地區以至香城最人跡罕至的廢村之一,那裡不在「迷椏走廊」主路上,位置頗為隱蔽。按照GPS地圖顯示,到達馬尿河邊的小徑,先不沿絲帶群過溪,沿河邊而行,步經一小段石磴古道,之後路況漸趨撲朔迷離,枯樹藤蔓頗多。走了十多分鐘,那裡究竟是廢村所在嗎?對不起,只完成了三分二。看到溪對面的廢田,不過有不少位置被田基隔著,先在某處較好找的位置過溪,穿過凹凸不平的廢田,看到盡頭的堤圍時還要爬上去,終於找尋到昔日屋宅的遺址,村裡只餘其中半邊門框,旁邊則有一些零散碎石,相信以前也是屋宅的一部分。那裡雖然沒有較烏洲塘為遙遠,但找尋難度卻還要高,如無看過政府網上地圖及廢屋經緯度者,根本無法找到,至於近村腹的一段古道,看來也被樹藤掩沒了。

  從附近環境可知,是片極盡荒蕪之域,地上野豬痕跡相當多,廢屋遺址年間更或許也沒有一個人到過。原有村民當年隱居群崗間之小谷中,而且那裡位於瀑布之上,難以急降至海邊後沿水路往返,推測是靠古道步行起碼半小時往三椏涌或下苗田。

  離開廢村,之後又沿撲朔迷離小徑返回「迷椏走廊」主路,由馬尿河至黃竹涌之間會經一片鳳尾竹群,是「迷椏走廊」的一大「特色」。步經黃竹涌,在開揚位置過後急降至大水湖的澗口,再小徑經牛角涌往紅石門村。今年冬季晚了來,在三月時還有吊鐘花可賞。

  三點鐘到紅石門,正好有一群人划艇上岸(外展活動?),從他們口中得悉正準備在村裡露營。穿過有點破落的堤壩,到上近海邊的密林小徑過烏洲塘。穿過烏洲塘村落花籃坑澗道,裡面有一些廢屋遺址,村民循古道落東面的海灣往沙頭角「趁墟」,不過那裡已荒廢多時,近海邊的一段已被叢林覆蓋。過花籃坑前發現一道沒有引路帶的路口,查過地圖,可能是往紅石門或鹿湖峒的荒僻小徑入口(繞過長窩以南的小山坳),也許在下月或年底時才再細探,同時也留意長窩荒村的遺址。

  花籃坑一帶的支路有點凌亂(壺穴則在澗道的較下游處,是日沒探),要有良好方向感才不致迷途。朝正南小徑上「跌死狗」(295米),再西走至鹿湖峒,由於山上大霧,故無景可賞,在鹿湖峒先大休半小時。由於褲管已盡濕,期間已感到明顯寒意,也要急不及待的啟程,途經紅石門坳、觀音峒、大峒、下苗田,最後在六點四十五分回到烏蛟騰。

  烏蛟騰村裡的人工陂頭水閘:


  草叢間的牛群:


  破屋與床架:


  經上、下苗田往「迷椏走廊」入口,由於前兩三天一直下雨,所以有不少水窪:






  後望吊燈籠、牛屎湖山:


  往馬尿河:



  在馬尿河邊選左路而行:



  接古道:



  到達馬尿水外圍,路況開始不明顯,枯樹藤蔓頗多:




  在這裡過溪:


   馬尿村廢田:




  廢田盡頭處有一田基:


  有陶瓷碎片,相信不遠處是民居範圍了:


  馬尿村廢屋之半邊門框:



  屋宅碎石零散在地上,可隱約看到屋舍的界線:




  在一處較平緩的位置落廢田:


  沿路返回「途椏走廊」主路:


  往黃竹涌途中的鳳尾竹林:







  黃竹涌:



  開始急降大水湖,部分位置宜手足並用:




  澗口前的泥沼地帶:


  過大水湖澗口,再依一段急斜上山:




  黃竹涌澗口與旁邊的無名岬角:



  路邊有零星吊鐘花生長:






  鹹魚埕半島:


  過牛角涌:






  回望大水湖、牛角涌涌口:



  到紅石門前的三叉口,其中「迷椏走廊」的路口被石塊打上「X」字:



  到達紅石門村:



  紅石門村內湖:


  荒廢的疑似設備房:


  紅石門廢屋:





  已落的廚房,但後來的露營人士還有機會動用它:



  紅石門村水壩:



  水閘後的內灣:


  快艇正通過紅石門附近:


  薄霧中的往灣洲:


  有群人正划艇至紅石門,並在村裡露營:






  破裂的堤壩,相信在若干年後已不能通行了:


  堤壩的另一端:



  紅石門海峽與堤壩:


  紅石海岸與黃竹角海:



  紅石門與紅石海岸:



  被堤壩隔著的內灣:




  上烏洲塘初段可回望紅石門:


  黃竹角海水道:


  經左路往烏洲塘(右路落紅石門內灣的另一端):


  這處有一小處顏色更紅的石層:


  穿過烏洲塘廢村:





  花籃坑澗道:



  大致沿藍色引路帶而行:


  從正南方向上山,途中可見疑似梯田殘片:




  旁邊乃花籃坑澗道,不過已幾近乾涸:



  上抵一些較開揚的位置,山頂已在霧層中:



  林中的平緩山徑,途中亦可見吊鐘花樹:




  繼續沿坑畔而行,石上有一些孔洞:


  不久後橫過花籃坑上游,沿一段急斜上「跌死狗」:





  手足並用的爬上「跌死狗」山頂:





  在霧中的鹿湖峒大休近半小時:





  沿郊遊徑開始返回烏蛟騰



  紅石門坳上觀音峒的二百餘級梯級:



  霧中船灣淡水湖:


  下望紅石門:



  郊遊徑落紅石門的路口:


  觀音峒:


  大峒:




  霧中吊燈籠:


  落下苗田途中的小溪:


  近下苗田的三叉路:


  下苗田的廢田:



  下苗田村廢屋:



  上、下苗田路碑:



  烏蛟騰村作結:



  全部相片可到:https://picasaweb.google.com/113327054736038725362/6261365513208676417?authuser=0&feat=directlink

沒有留言:

發佈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