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3月23日星期三

春雨紛紛坳背嶺



  日期:2016年3月20日(日)
  路線:鹿頸~谷埔~坳背嶺(131米)~榕樹坳~鎖羅盆~荔枝窩~梅子林~分水坳~烏蛟騰
  天氣:陰,間中有微雨(

  是日希望一探榕樹坳對上的坳背嶺及滘仔,由於路況不太明顯,所以就在中午前起行,享用過特價早茶後乘車至粉嶺站,換乘小巴至鹿頸,「春分」真的春雨紛紛,初時不時下著微雨。因坳背嶺下山的小徑實在太難走,所以連滘仔也放棄探索,直接過荔枝窩大休作罷,最後由於天氣不穩,下午行程被「腰斬」,直出烏蛟騰作結。

  一起步,即見十幾台電單車從雞谷樹下村高速駛出。雞谷樹下及鹿頸的士多,都是業餘車手的聚餐補給熱點,而連接大尾篤之間的新娘潭路,在假日自然也是「飛車」的地方,坳仔到大東北遠足時,幾乎每次都看到車隊在路上高速飛馳。由雞谷樹下經鳳坑至谷埔的水泥村徑走過太多次,對岸的風光也看膩了,只是今日有霧景而已,所以就全速前進,過了上石芽頭的支路時就要開始留意上坳背嶺的路口,因為就在不遠處(大致在小山坳之前)。

  坳背嶺一段相當少人走過,所以路上幾無引路帶,而且途中的密林也是頗茂盛,相信只在年頭植物較少時才可通行。初段路況還算明顯,不過隨著高度上升,植物反而更為茂密,很多小樹枝橫生,要出動樹剪協助。十二時半,到達131米之山頂,可賞沙頭角海及榕樹坳內灣一帶之風光。

  朝南方下榕樹坳,由於太少人走的關係,近榕樹坳一段小徑積了厚厚的枯芒萁,加上近日天氣極潮濕,前一晚也下過場大雨,積水下那段路更是超乎想像的滑腳,根本不能夠站穩而行,途中也滑倒了兩、三次。沒想到只有百餘米的山崗,直線距離只有約三百米,卻要下了半小時。期間要下降一個泥波,雖然有踏腳位及儘量坐著下降,但還是逃不過「sir滑梯」的命運,把臀部、手掌及相機外殼沾滿泥巴,幸好沒有見紅。再經一片樹林,這時離榕樹坳村水泥徑只是幾米之遙,亦有村民的金塔,不過樹林也相當密,而往金塔的樓梯亦被樹藤掩沒了,只能憑樹剪「爆」至村徑。

  沿榕鎖古道往鎖羅盆,在古道頂另有密林小徑往滘仔或上角咀。一個半月前才到過鎖羅盆,所以也沒有在村裡細探,直過荔枝窩吃雞粥。是日所見,並無村民回來,而廢屋的新春聯也明顯褪色了。往荔枝窩途中先沿極斜的樓梯上至小山崗,再經白角灣海邊才到達。到達荔枝窩前看到沙灘深處有兩頭小動物,還以為是否野豬,把相機鏡頭拉近,只是犬隻而已。

  廣東省天氣仍是不太穩定,在鎖羅盆及荔枝窩大休時查看雷達圖,如前一天一樣,又有雷雨區正由西至東移近,預計於近黃昏影響香城。由於三椏一帶電話訊號不佳,而牛屎湖更無電話訊號,所以基於安全因素,放棄往牛屎湖的「蜘蛛網統計」之旅(最後雨區臨門減弱,最多只是天色更為陰暗)。是日也是自去年八月廿三日以來首度腰斬行程,當日天氣異常悶熱,去年則只有一天非因時間問題而需要顯著提早完程時間。

  經過圍村時,發現地質教育中心旁邊的士多有個遊戲,就是先領取遊戲卡,然後依地圖及指示,尋找寶箱,並在卡上打八個蓋印,走畢一圈需時約半小時,最後回到士多換領明信片或茶果一個,以響應村裡的復耕計劃及月前開始營運的渡輪,那是日就換茶果吧,原來都有一定份量,留待回程時才吃。

  往來荔枝窩及馬料水的渡輪,逢假日上午九時從馬料水出發,下午三時半在荔枝窩離開。當時已近船期開出時間,村民也不時呼籲遊人儘快乘船。由於在市區及海外的原居民相繼踏入退休年紀,部分開始回村打理及居住,而較偏僻的荔枝窩村則屬表表者,幾年前還是幾近廢村,至今已充滿生機,更大的廢田也預期在今年復耕,展望在不久的將來,市面上將會重售本地稻米,為消費者提供多一個選擇。

  當前正有遠足隊在荔枝窩大休,他們也經村後古道回程。為免塞人,故選擇繞經梅子林村的山徑。上梅子林村一段為水泥徑,旁邊有一些山墳,至於梅子林村還是維持著暫荒模樣,僅一兩家貼著新春聯而已。從梅子林至珠門田一段路況非常陰暗,且近日潮濕有雨,野豬痕跡極為誇張,沒有幾處路是完整的,幾米寬的路被明顯翻至不到一個身位,幸好沒有遇上野豬及在近處林中活動的聲音。

  由珠門田路口經分水坳上亞媽笏途中,野豬痕跡雖然沒有如此誇張,但路況似乎更為惡劣,滿是泥漿,而上石磴古道時也要步步為營,慎防滑倒。最後依烏蛟騰郊遊徑下山,四點四十五分完成,在廁所時聽到茶水站有水喉,所以就慢慢的沖洗雙鞋及褲上的污跡,然後才回市區。

  鹿頸的釣魚場:


  這處郊遊場地好像已關閉多時?


  這裡疑有被砍伐的土沉香:


  霧鎖沙頭角:


  鳳坑村:


  水浸咀排:


  前望谷埔:


  已翻新的谷埔協天宮,竟然變成新的「啟才學校」?


  強風把屋簷的布都吹起:


  往亞公咀途中:




  過了上石芽頭路口時要小心了:


  在此處轉右,沿沒有引路帶的小徑上坳背嶺:





  這處被山火燒過:


  亞公咀與榕樹坳灣:


  上望坳背嶺頂,但也隨即進入極密林地帶:



  坳背嶺頂(131米):


  山頂上可下望沙頭角一帶,但是日霧氣較重,風景不好:





  下山初段可望榕樹坳與內湖堤壩:


  有一群遊人相信在逆走東北五咀:


  榕樹坳村後群山:


  雖然下面的榕樹坳看似很近,但並不易走:



  路很斜,加上地上滿是芒箕,非常滑:




   這處泥坡要滑下去,使雙手沾滿泥:



  密林中的水管遺跡:


  有驚無險的回到大路:



  往鎖羅盆:




  鎖羅盆村水箱:


  沒有人長住的鎖羅盆村,是日沒有村民回來:







  鎖羅盆村石磨:


  最近內湖的一排廢屋:



  從堤壩附近望鎖羅盆灣、長石咀一帶:



  內湖中的紅樹林:


  沿極斜樓梯上小山崗:


  回望鎖羅盆:


  古道路段:


  山塢:


  荔枝窩碼頭樹林後的小狗,真面目並拍不到:



  在荔枝窩村大休:





  荔枝窩圍村:




  尋寶遊戲的寶箱:



   約於兩年前復耕的稻田:



  這片更大的田野相信也在年內復耕:




  前後的文字,究竟有沒有關聯?


  梅子林村:



  往珠門田路口途中,地面全被野豬群蹂躝過:






  經分水坳上亞媽笏,這處變得遍地泥漿:




  亞媽笏:



  路邊遍地野豬痕跡:


  下達烏蛟騰,順道享受茶果後回市區:







  附1-自2012年至今遠足旅途「腰斬」的日子:
  2012年3月11日(大雨關係,在馬鞍山村,原定往花心坑)
  2012年5月2日(電量不足,提早在大網仔路完成,原定往北潭涌)
  2013年10月13日(體力關係,沒走田尾山及大枕蘆)
  2013年12月15日(大雨關係,沒上針山及草山,直出城門水塘)
  2014年6月8日(空氣質素問題,只遊了紫羅蘭山,沒往淺水灣坳及大潭篤)
  2014年6月21日(可能有雷暴,沒上鳳凰山頂,只走了一小段)
  2014年8月31日(可能有雷暴,沒走龍門郊遊徑,只走了一小段)
  2015年8月23日(天氣過於悶熱,沒探荔枝莊,直出白沙澳)
  2016年3月20日(可能有雷暴,沒走三椏及牛屎湖,提早完成)

  附2-自2012年至今強烈季候風生效期間的遠足日子:
  2013年3月30日、2013年12月27日、2015年12月6日、2016年1月16及24日、2016年2月6及21日、2016年3月20日

沒有留言:

發佈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