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6月29日星期三

夏遊九龍坑山



  日期:2016年6月26日(日)
  路線:富亨邨-九龍坑山(440米)-沙螺洞(張屋、李屋)-鳳園
  天氣:晴,氣溫29至33度

  是日天氣繼續良好,想起兩年前登九龍坑山時山頂藏在霧中,於是趁高能見度的日子再成行,欣賞大埔區及吐露港的風光。是日從富亨邨上山,再接衛徑上九龍坑山,由於天氣實在很熱,不時要作小休,然後直落沙螺洞士多休息。是日希望沿李屋旁的鴉山古道下接洞梓村,但在李屋發現路口遍尋不獲,且附近野草高度及人,為免在田中迷途,只好接大路下走鳳園完程。


  由富亨邨經匡智松嶺村口上山,初段經晨運客建成的園地,再經一段斜度頗急的樓梯,半小時後到海拔約280米的標高柱(亦是接入衛徑的路口),這時體力已明顯下降,要躲在旁邊的大樹下休息。繼續在山徑上上落落,再過半小時,抵達九龍坑山頂附近,這時吹著陣陣南風,風勢更是有點大,也不得不休息一下了,邊賞景還享受著涼風,倍感舒適寫意。繼續上頂,繞過發射站,轉右又走半小時落沙螺洞村。

  沙螺洞是個引起非議多時的地方,由於有車路連接,有發展潛力,但據說那裡生態價值亦是很高,變成環保團體、發展商及原居民之間的「戰場」,從早期的四驅車、非法入境者,至近期復村後的丁屋、骨灰龕、油菜花等,那裡都有份的。張屋旁新闢的油菜花海,月前吸引了大量遊人,花海中央立著個觀鳥亭。現在是夏天,當然沒有油菜花可看,原本的油菜花海又被野草佔據了,而且還帶著荊棘,連觀鳥亭也難以走近,可謂變化真大。這裡的廢田,荊棘正常是不會如此多的,或許是人為破壞的後果。

  在張屋休息過後,回走五分鐘,在路口右邊過李屋村,現在發現有道很寬敞的泥路直通李屋祠堂面前,以前要在田間兜兜轉轉才到,當然是很易迷路的,現在讓李屋「重見天日」,都不知是好事還是壞事了。看過網上相片,鴉山古道入口在李屋祠堂附近,不過引路帶實在太少,田中雖然有踏過的痕跡,但看來看去不似有路,在體能繼續下降下,只好放棄。

  由馬路離開沙螺洞期間,發現旁邊另有小徑,穿過寮屋群遺址落鳳園,不過途中實在有太多蛙類、蜥蜴及其他不明的生物,為免遇蛇,只好依大路下鳳園,再乘小巴回大埔墟站作結。

  富亨巴士站起步,經匡智松嶺村口:



  依偏左面樓梯上山:





  斜度頗高的樓梯:


  晨運園地:



  回望大埔市中心:



  大埔工業邨及對岸的馬鞍山:




  望向九龍坑山頂:




  中途的標高柱:


  康樂園、九龍坑村一帶及大刀屻群山風光:






  下方的大埔市中心:



  吐露港與馬鞍山新市鎮:




  水泥徑上山頂:








  望向林村谷群村:



  山頂在前:




  邊享受涼風,邊賞美景:





  九龍坑山亦是馬路盡頭:



  三角網測站與發射站:


  繞過圍網,轉右落沙螺洞:




  享受夏日高能見度的日子中:



  沙螺洞谷地:



  村民反對發展商胡亂發展沙螺洞:



  荒田中的廢屋群:


  沙螺洞張屋:



  廢屋群:



  荒廢的教堂:



  旁邊的「觀鳥園」入口,但往觀鳥亭的小路已被野草覆蓋,「觀鳥園」變成「觀廢屋園」:











  年初人工開闢的油菜花海,現在回歸大自然了:





  往沙螺洞李屋的路已攔住:



  直去,往李屋:





  沙螺洞李屋與祠堂:




  可惜,野草長得太茂盛,找不著鴉山古道的入口:




  斜陽與九龍坑山:


  回到馬路盡頭,這裡是大炮亭遺址:


  廢田:


  青蛙與蜥蜴:




  破爛的寮屋:






  經大路落鳳園作結:


沒有留言:

發佈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