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9月24日星期六

連遊東北傳說中的鬼村--鎖羅盆、牛屎湖



  日期:2015年9月18日(日)
  路線:鹿頸-谷埔-尖光峒坳-鎖羅盆-荔枝窩-了哥岩-牛屎湖-三椏-烏蛟騰
  天氣:晴,後轉間中多雲

  踏進九月,想起荔枝窩村的露天士多已恢復雞粥供應,所以是日趁天氣稍為涼快,再走東北一趟,目的地仍然是鎖羅盆及牛屎湖兩座區內甚具傳說的村落,兩村之前已到過多次,但一天內連遊倒是首次。

  GPS紀錄:http://my.viewranger.com/track/details/MzUyMzM5NQ==

  近正午從鹿頸出發,一口氣沿海邊村徑經鳳坑往谷埔,先在谷埔村的士多吃餐蛋麵後才上路。取道「鎖谷古道」往鎖羅盆,古道入口在村東面其中一處隱蔽角落,先穿過小廢田才上山。古道似乎不多人走過,只有又少又殘舊的引路帶,且雨季剛過,植物長得很茂盛。在田中找了很久,幾近放棄之際,發現有小徑似乎可通,惜被小塌樹所阻,把塌樹用力的撥開才可通行。古道環境日漸荒蕪,樹藤及塌樹頗多,較去年同月到訪時更為難行,不時要挪動身體,遷就環境而行,之後穿過溪流急上尖光峒坳,那裡盡被野豬破壞過,連梯級也被搗得殘殘破破的。

  上抵尖光峒坳,再續古道落鎖羅盆,雖然還是身處「野豬林」中,不過已較剛才好走了。草叢中忽然傳來一陣怪聲,原來是一頭牛,難怪地上亦見一些牛屎,那裡的牛群分佈較為零散,連紅石門都有其蹤,不過多數在近海邊或村落活動,很少走到山上。繼續朝古道徐徐下降,廿分鐘後到鎖羅盆村尾的廢田。

  廢田裡小樹處處,樹間又有一些不明及沒有引路帶的小徑,終於在鎖羅盆迷路了,結果就要憑著方向感,「爆」密林接回鎖羅盆村主徑,幸好只是幾米路程,但僅僅幾米都可使人迷途。鎖羅盆是一個地勢相當狹長的河谷,自村落荒廢後野樹叢生,變成非常陰森的地方,易感迷途,不過近年村民有所動作,把亂樹叢悉數移除,只要沿大路走的話基本上沒有「鎖羅盆」的感覺,他們在農曆新年前亦不吝嗇的把春聯貼住每戶破屋的牆身上,但經過雨季,大多春聯都被吹走或破爛了。

  穿堤壩,經山塢往荔枝窩的路要先急上一座小上崗,可能是剛才疲於應付密林關係,上山崗後略有中暑先兆,只好慢走,半小時步程抵荔枝窩。到荔枝窩時已是兩點半,可能是臨關門關係,豆花已售罄,連雞粥都只有兩小片肉,其餘的全是內臟,明顯較前幾次為差,為免「阻人收工」,快快吃完再起步。

  趁水退及有時間,再經磨刀坑海岸到牛屎湖灣,那段八星期前才走過,所以很快就完成。糧水只餘一升左右,決定經山路出西流江,順道視察牛屎湖村環境是否適合露營,因為坳仔希望趁下月連假時結伴到村裡平地過夜,惟是日發現地上仍是滿是野豬翻土的痕跡,而且受波及的範圍更多,看樣子未必適合露營了。牛屎湖村已荒廢半世紀,村民據說因沉船事件後急速搬走,至今還存著一些破屋及完整的爐灶、豬圈遺跡,但相隔多年,遇上靈異事件的機會也不會大吧。沿密林小徑出三椏出,路邊野草小樹,尤其是芒萁較上次到訪時還要密,結果用了近四十五分鐘才走完,是歷來最慢。在三椏村公廁梳洗一會,最後經「下路」往烏蛟騰完成。

  鹿頸村路邊樹蔭下歇息的牛:


  沙頭角海:


  鳳坑村曾在五月封村,故在村口架了道鐵閘:


  鳳坑村士多:


  水浸咀排及深圳沙頭角:


  內灣中的紅樹林:


  谷埔背靠石芽頭:


  谷埔村與偌大的廢田:





  從谷埔海堤北望深圳:



  回望「啟才學校」:


  轉入往尖光峒坳的小徑(山崗處乃尖光峒),在廢田裡花了十餘分鐘找路:







  穿過塌樹,見「此路不通」牌,就是上尖光峒坳的路:



  近來太少人走,塌樹、藤蔓處處:





  穿過小橋,路況始見明朗,前面還有老樹的「鬍鬚」:





  尖尖峒坳上的已廢官方告示牌:


  草叢中的牛隻:


  小路落鎖羅盆,這裡已較剛才明顯好走:





  破爛水管:


  見田基,快到鎖羅盆了:



  在鎖羅盆村尾的廢田迷路:




  「爆」出村路:


  鎖羅盆村廢屋:



  蛇皮:


  新的告示牌:


  續經鎖羅盆村廢屋群:




  鎖羅盆內灣及紅樹林:






  急上至小山崗,途中回望鎖羅盆:



  山塢:


  荔枝窩碼頭,雖然只是兩點半,但已有一些遊人上船休息:


  荔枝窩「暖窩」牌坊:


  荒廢廁所:


  在露天士多享用雞粥:





  排在一起的協天宮、鶴山寺及小瀛學校:



  荔枝窩圍村圍牆:


  圍村裡的屋舍:


  最近還建了座荷花池(但沒有荷花開花):



  闊別八周,稻田又有另一風貌:





  經磨刀坑「黃金海岸」、涌灣咀、了哥岩往牛屎湖灣:







  波平如鏡的印洲塘:




  了哥岩附近:




  剛從荔枝窩開出的街渡:


  轉入牛屎湖灣:



  牛屎湖村裡纏在一起的粗樹藤:


  牛屎湖村廢屋群:






廢屋前平地滿是野豬翻土及挖食樹根的痕跡:






  經極密林山徑出三椏村:








  三椏碼頭:


  三椏灣紅樹林:


  被野草群包圍的下苗田廢村屋:




沒有留言:

發佈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