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3月5日星期日

山寮繞落九龍坑



  日期:2017年2月26日(日)
  路線:山寮路-純陽峰(589米)—黃嶺(639米)—黃嶺坳—南山尾澗道—荒脊過沙螺洞—九龍坑山(440米)—九龍坑村
  天氣:雲

  是日能見度仍是很高,想起月初才由蘆慈田經拐李脊上八仙嶺,現時經南脊急上八仙嶺的路只餘從山寮上的一段了,所以是日就由山寮路上純陽峰,同時鳥瞰船灣、大埔新市鎮、馬鞍山新市鎮及沙頭角一帶風光。在黃嶺急降至黃嶺坳,然後希望往南山尾再經村路出屏風山、沙螺洞,可惜到南山尾附近卻又走錯路,又沿密林荒徑接上沙螺洞李屋對上的山頭,結果浪費了不少時間及體力,但亦發現沙螺洞李屋村原來已封村。



  近一點在山寮巴士站下車,沿山寮路入村,路邊的村屋都屬汀角村一部分,而山寮村才在谷深處,村裡荒地一片,居民極少,最大型的建築物乃「梁福慶堂」,以電影製作、獅王競技及武術龍獅訓練為主。山寮路經山寮村一直伸延至半山中的犁壁山舊村,原有村民都遷至山下的布心排村附近。約十分鐘步程抵達上純陽峰的入口(未到山寮村),只見開首的路段極斜,斜度超過四十五度,所以要手足並用的上爬,之後約十餘分鐘步程都在叢林穿梭,隨著高度上升,山下的洞梓慈山寺觀音像、山寮村、犁壁山舊村、船灣、淡水湖大壩、大尾篤群村、吐露港等景色都盡收眼底。山脊仍是相當陡斜,陵線頗為險要,在海拔四百餘米位置,可見純陽峰、鍾離峰為直崖一片,更不時要手腳並用,感覺很像前一日挑戰過的西狗牙及閻王壁,只是沒有上西狗牙初段的一道直壁。

  約一個小時步程上抵純陽峰,正當取出手機拍攝時卻已當機,而且按下電源掣也沒反應,於是立即問遊人身上有沒有尖的物件,可以插在機身的緊急開關掣,雖然最後能重新開機,不過再過約十分鐘又當機,為免之後求救無援,只好再問遊人,還順道向其中一位索取牙籤。由純陽峰經犁壁山(550米)上黃嶺頂,南面則賞船灣、大埔及馬鞍山一帶景色,而北面則賞沙頭角、烏蛟騰一帶景色。

  抵達黃嶺頂時賞景之餘亦順道檢查手機,推測可能是儲存空間已滿,造成軟件間的衝突,所以刪除一些舊相片及影片後再起步,可惜一起步手機又再當掉,更可怕的事就是之後不斷的重新開機,為保安全,決定在沙螺洞才再試機。從黃嶺落黃嶺坳的路同樣相當陡斜,初段斜度亦超過一比一,一定要手足並用的坐著下降,一下不小心就要滑落幾十米下了。大半小時抵黃嶺坳,可落洞梓或經336山頭(亦稱麻雀塘山)往沙螺洞。

  沿引路帶繞入右邊林中往南山尾,幾分鐘後引至澗道,說是澗道,旁邊其實有崎嶇小徑繞過,由於位處澗道旁,難免有些惱人的樹藤,不過引路帶相當新淨,顯示近來有人走過,問題看來不大,相信最後可落至南山尾。在樹林中奮鬥半小時,看到田基及一堆野草,相信已近南山尾村,不過憑著引路帶標示,竟然又重新上山,而且又是密林處處。其實應有遠足隊會由南山尾經石澗上黃嶺,起碼他們一般都是捨易取難的,或許坳仔遺漏了出村路口。因手機已無法開動,自然無法定位,在密林裡跟隨引路帶變成無意識的反射動作,但看到坳仔是向著九龍坑山而行,起碼大方向無錯,再過一會沙螺洞村就在下面不遠處。

  終於抵達沙螺洞李屋,村裡都變成一片工地,由黃嶺坳至沙螺洞李屋計,用了一小時多。離開時發現村口已被鐵閘鎖上,幸好有旁路繞過,據說此舉為阻止環保團體的出入。坳仔同時再把外置SD卡卸除,發現手機可再開動,估計是軟體或儲存空間的衝突造成當機(不幸的,幾日後問題轉趨嚴重,亦看似不是單純軟體或系統問題,已往送修)。

  抵達沙螺洞,循例到張屋一探,但變得一片簡約,村長都不大賣「廣告」了,連去年同期的油菜花田也不見了,或許要避開「風頭」。縱使這個春天沙螺洞再有油菜花田,坳仔也不會細看,一來必定受媒體推介下變得人頭湧湧,在假日時攝人海多於攝花海;二來參看去年花海圖片,要蹲得很低才可看清花蕊,而且花海間的通道實在闊得恐怖,連A貨都算不上,尤其是幾天前才在國內賞過油菜花。

  原路折返,按指示牌依樓梯急上九龍坑山,山頂有座電視及電台發射站,途中回望沙螺洞李屋一帶。沿著軍車路盤旋而下,過了桔仔山坳(可往流水響水塘或上龍山),往九龍坑村下降途中可見昔日的軍營遺跡,而且路邊還有軍用里程碑,或許里程碑的終點在龍山軍車路的盡頭處。約大半小時步程抵達九龍坑村,九龍坑山及九龍坑村都不在九龍,因那裡有九條山溪 (亦叫龍坑)而名,最後就在村口乘小巴返回太和站作結。

  山寮路口起步:


  某屋收集的一堆廢電錶:


  遇見某「超」字頭的遠足隊:


  初段為極斜上山路:




  山寮谷:


  疑似棄用的座標石:


  在樹林地帶一直上行:



  洞梓慈山寺觀音像:



  船灣淡水湖主壩:


  船灣淡水湖與大尾篤海邊:


  布心排、汀角村與船灣群村:




  山寮村:


  在石堆穿梭而上:


  船灣內海群村及遠方的吐露港:





  蘆慈田及汀角村:



  近處從左至右,依次為龍尾、蘆慈田及汀角村:


  汀角村規模極大:


  犁壁山舊村原址:


  隨高度上升,斜度亦增加,旁邊崖壁處處,感覺像身處「西狗牙」中:





  險脊:



  直瀉而下:


  船灣淡水湖一角:


居高臨下望船灣:






  純陽峰上看黃嶺山脊線:


  八仙嶺山脊上的遊人:


  深圳沙頭角及鹽田港:


  遠方的大埔新市鎮:


  吊燈籠及谷中的烏蛟騰村:



  是日初一,午後水位明顯下降,使大尾篤岸邊露出大片泥灘:




  南涌與沙頭角海:


  八仙嶺的草林分界線相當明顯:



  朝黃嶺方向而行:






  黃嶺頂標高柱:


  黃嶺頂望船灣:



  望向屏風山的山脊線:





沙頭角海、鹿頸及南涌:



  鴨洲島:


  大埔工業邨、教育大學及附近的別墅區:



  黃魚灘及船灣村:


  洞梓及後方的黃魚灘:


  屏風山山體一瀉而下至沙螺洞:



  朝西南脊急降黃嶺坳:




  從黃嶺坳看船灣、吐露港全景:







  谷中的沙螺洞、南山尾:



  前望麻雀塘山(336米):


  人工密林地帶:




  轉落往南山尾的石澗附近:




  路況極為崎嶇,藤蔓處處:




  南山尾村廢田:



  又經密林,結果浪費不少體力:


  沙螺洞李屋:






  新闢車路:


  曾被用作野戰地方的廢屋,現已封閉:


  沙螺洞李屋已封閉:


  沙螺洞村近年爭議甚多:


  沙螺洞張屋:




  上九龍坑山:


  側望船灣淡水湖及赤門海峽:


  回望沙螺洞李屋:



  回望沙螺洞谷地:


  九龍坑山發射站:



  沿軍車路落桔仔山坳:




  桔仔山坳有路落流水響水塘:



  下望九龍坑群村:



  軍用里程碑:


  荒廢軍營:



  破爛的1500碼碑:


  九龍坑村公所:



  菜田:



  九龍坑村村口:




沒有留言:

發佈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