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9月24日星期一

元荃古道障礙賽



  日期:2018年9月22日(六)
  路線:荃景圍-大欖林道(石龍拱-上塘-田清橋)-田夫仔露營場-麥徑九段往大棠
  天氣:晴

  據說「山竹」在前個星期日襲境時的風力是繼1983年「愛倫」最強,除令廣泛地區帶來大量塌樹及程度不一的破壞外,學校罕有停課兩天,可是翌日東鐵沿線的交通呈癱瘓狀態,由於市民仍需上班,大部分均怨聲載道。是日為「山竹」後的首個週末兼遠足日,雖然天氣良好,不過山上仍有相當多塌樹,故下班後走「老地方」--元荃古道,因時間所限,只走前半段,後段沿麥徑九段的馬路直往大棠離開。



  從荃景圍出發,沿近六百級樓梯上下花山引水道,再走一段急斜,經下花山村直上元荃古道,環境變得開揚,似乎颱風把樹冠上的樹葉給吹走了,有的樹木葉片甚至已掉光,像在冬日的樣子,或許將近的秋冬季,大自然會變得特別淒美。在元荃古道最高點的石龍拱涼亭稍為賞景幾分鐘,之後開始往上塘方向,先探探已荒廢的蓮花山公立學校,面貌看似與上次五月夜行時沒甚差別,不過大門卻由全開變成半閉合,正常不會有人刻意地移動大門方向的,坳仔有合理懷疑兇手是「山竹」了,門口在其威力下不停搖動。

  荃景圍至蓮花山廢校的塌樹全部都已清理過,路況更看似回復原貌,效率很高,或許是避免影響下花山村民的出入,加上古道前段樹木較少。由蓮花山往上塘途中,落葉、枯枝漸多,偏離古道走五分鐘到上塘廢村,那段破水泥路,除枯枝稍多及小量樹枝阻路外尚算好走,坳仔幾天前買的園藝剪終發揮其用途。「山竹」及上月底的連場暴雨令廢田相當沼澤化,所以沒有繼續前行至廢屋範圍,原路折返。

  由上塘下大欖林道的樓梯有些塌樹攔路,隨高度下降,塌樹越多,需花點技巧才能越過粗樹幹,有的更連根拔起但未倒塌,不宜碰到或久留,大約走了廿分鐘才由上塘路口至大欖林道,較過往多花了五分鐘。林道變成一張綠地毯,並夾雜脫落的樹枝碎屑,有點滑腳,小心前行一段,續走古道經田清橋(蓮花石澗之上)往田夫仔露營場。臨到露營場漸多塌樹,那段沒人清理過,坳仔在被完全阻塞的位置很小心地剪去小樹枝,從空隙處穿過。踏進露營場,封閉是意料之中的事,但坳仔頓時被前方景象嚇一跳,近田清橋的入口有株巨樹塌下之餘,更壓毀一張檯,而麥徑九段的入口更有一排大樹倒下,把原有路面完全覆蓋,只好找好位置慢慢跨過。

  臨近入黑,不續走古道,經麥徑馬路及大棠山道直降大棠。由於田夫仔有民居,障礙物很早被完全清理,環境自然暢通無阻,附近環境也沒甚明顯破壞,大棠山楓香林大致完整,但路邊的一座廁所卻倒下了,至於元荃古道尾段、伯公坳捷徑及大棠自然教育徑之路都被臨時關閉。抵達大棠山道時天色已全黑,穿過燒烤場、度假村,再過半小時抵達大棠路巴士站作結,路邊塌樹尚未完全清理,行人需冒險步出馬路。

  連場大雨過後,荃景圍旁的山澗水流充沛:


  回望荃灣:


  下花山村:




  葉片大多被吹掉:


  石龍拱涼亭:


  石龍拱頂:


  下望青衣島、荃灣及葵青:




  蓮花山公立學校:




  往上塘路上塌樹漸多:



  往上塘之小徑:



  上塘廢田:


  新買園藝剪:


  下走大欖林道途中塌樹漸多:




  這裡不宜久留:


  需在旁邊繞過:



  得花技巧才安全通過:


  林道入口也受阻:


  枝葉碎片遍地:



  右轉往田夫仔露營場:



  這裡要自由發揮:



  元荃古道田清橋:



  大樹把木檯壓毀:



  露營場環境:


  露營場入口障礙重重:





  C6110標距柱:


  抵達馬路,代表不需玩障礙賽了:



  倒下的旱廁:


  田夫仔村:


  是日暮色:



  沒受損的郊遊場地:


  元荃古道尾段及往伯公坳捷徑已暫時關閉:




  天色接近全黑:


  大棠自然教育徑路不通行:


  大棠度假村附近:



  欄杆也被壓毀,途人若被樹木擊中,後果甚虞:


  尚未完全清理的塌樹,行人需冒險步出馬路:

沒有留言:

發佈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