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9月16日星期日

山竹前夕流水響、沙螺洞



  日期:2018年9月15日(六)
  路線:鳳園-沙螺洞-平山寨-珠坑橋-鶴藪水塘-石坳山-流水響水塘-九龍坑-塘坑-崇謙堂-聯和墟
  天氣:晴,間中多雲
  地圖:https://my.viewranger.com/track/details/ODU5NjI4NQ%3D%3D

  是日為超強颱風「山竹」襲境前夕,也是兩年內第四度在星期日日間高掛八號風球。暴風前猶如平時的夏季藍天白雲天氣,惟坳仔最擔心的是行程期間因高溫觸發的強烈熱對流,故選擇相對簡易及撤退點較多的線路,就重遊沙螺洞、鶴藪水塘及流水響水塘,路線與去年六月相似,時值雨季尾聲,回復水量充盈狀態。



  下午一點二十分在鳳園小巴總站起步,經蝴蝶保護區後沿樓梯上沙螺洞,由於正處艷陽高照時分,難免頗為辛苦,立即打開雨傘,擋去烈日,途中不時可回望吐露港、大埔新市鎮及工業邨之優美風光,但近處鳳園谷矗立的「嵐山」,與附近環境有點不協調。

  「山竹」環流甚大,離香城尚有1100公里時就掛上一號風球,所以到達沙螺洞範圍時,也開始感受到其風力,同時讓身體稍為降溫,但當風勢停頓時,體感卻相當炙熱。未知是否颱風關係,沙螺洞士多沒有營業,所以沒作停留經平山寨直往鶴藪水塘方向。路上的野草似乎不久前清理過,問路石沒有被擋著,沿途仍能嗅到一股清新的草味,但近來雨水太多,地面上還有一點泥濘。

  平山寨是一座位處沙螺洞谷東北面的廢村,廢屋全被草莽湮沒,消失在視線範圍中。快到鶴藪水塘,先走水塘家樂徑,路經「黃鶴水塘」及「拋珠坑」二澗匯合位,澗上小橋分別叫「屏風橋」和「珠坑橋」,環境相當幽雅。沿林蔭路再走十五分鐘,重新抵達水塘附近。雖然雲量開始增多,熱對流沒有在雷達圖出現,看清形勢,上石坳山復下流水響水塘。颱風前昆蟲及小動物特別活躍,全程多次聽到蛙類及蜥暢等小動物鑽進樹林的聲音,石坳山的一段樓梯更有眼鏡蛇出沒。大概半小時多一點,就由鶴藪水塘抵達流水響水塘,塘內充滿水分,跟六月初的完全乾涸呈極大對比。

  欣賞過流水響水塘環境,朝「雲水古道」上桔仔山坳,沿軍車路下達九龍坑村。到九龍坑村才五分鐘,天文台就掛上三號風球,但既然時間上許可,就經東鐵路軌旁之村路,經塘坑東、塘坑、崇謙堂村往聯和墟,沿途有些居民及機構的玻璃窗貼上膠紙,防止玻璃碎裂時傷及別人,事實上幾天前已預測到風勢相當強勁,加上各大媒體相當高調,所以很多市民做妥準備,多家超市的食物給搶購一空,而膠紙當然供不應求,價格也隨之急升,其實符合經濟學的供需理論,亦凸顯了香城人的核心價值。

  到聯和墟後,雲量卻出乎意料地減少,再經馬屎埔往梧桐河,夕陽相當美麗,藍天上還有飛機經過時的凝結雲,很難想像翌日的天氣何等惡劣,只能看到位勢較高的樹木略有左右亂晃。攝過一些照片,就經聯和墟返回粉嶺站,再乘火車回市區作結,途中更遇見天色又黃至紅的「火燒雲」景象。下山不到九個小時就發出八號風球,十七個半小時後更發出十號風球,或許是久不能破的紀錄。

  鳳園起步:



  幼稚園的窗口已貼上膠紙:



  沿樓梯上沙螺洞:


  九龍坑山:



  大埔新市鎮:




  鳳園谷與大埔工業邨:


  吐露港:


  蝴蝶:


  沙螺洞廢田:




  沙螺洞張屋,士多沒有開門:







  轉右往平山寨:




  上望屏風山:


  這位置要低頭而過:


  黃鶴石澗近平山寨:



  平山寨廢田:



  少量泥濘地帶:


  古道往鶴藪:


  被湮沒的原有古道:


  通往水閘的家樂徑水泥路:




  雲量開始增多:


  黃鶴石澗上的屏風橋:




  拋珠坑上的珠坑橋:



  鶴藪水塘:




  水塘主壩:



  上石坳山途中遇眼鏡蛇:



  W111標距柱:


  鳥瞰鶴藪水塘:


  雲量繼續增多:


  轉右下走流水響水塘:





  流水響水塘附近:



  穿流水橋去水塘另一邊:


  滿水的流水響水塘:






  雲山下廢田:


  下望元嶺群村:



  上望龍山:


  雲量又減少:




  昔日軍事設施:


  九龍坑村:





  香園圍口岸工地:


  塘坑村:


  崇謙堂:



  聯和墟的夕陽:


  馬屎埔村有村民放沙包,防止洪水湧進屋內:


  為村民提供的防風措施:


  梧桐河畔:




  暴風雨前夕的梧桐河日落,還有飛機留下的凝雲:






  回市區途中遇火燒天:






  三號風球現正生效:

沒有留言:

發佈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