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2月29日星期一

二月廿九日


  今日是2月29日,又叫「閏日」,是隔四年才出現的一天,由於是次閏日在星期一,相信大家都會在工作或課堂中度過。一提起2月29日,莫過於在是日出生的人,今年才可享受到真正的生日,如果有閏日生日的朋友看到這文章,謹在此說聲「祝你生日快樂!」

  今日也是坳仔過的第六個閏日,與大多數人般選擇在工作中度過,只是一個平凡的一天,不過坳仔公司的出糧日在每月最後一個股市交易日,所以閏日也令出糧日遲了三天(不過也沒甚關係吧,反正坳仔戶口長期都處正現金流)。

  回想起第一個閏日才兩歲多,也忘了發生甚麼事了。第二個閏日在星期二,所以在小學課堂中度過,還記得當日有音樂課及美勞課。第三個閏日在星期日,記得當日去了買電腦硬件。第四個閏日在星期五,所以在中學課堂中度過,班主任那天「開宗明義」的藉2月29日向我們訓話,大概是要珍惜時間吧。第五個閏日在星期三,當日是Day Off,就在不尋常的日子中發生了個相當難忘恐怖的經歷。

  上一次2月29日正值沙頭角禁區開放後不久,根據天氣預報,當日天氣多雲,下午天色稍為轉佳,所以就趁Day Off及特別日子,由長山古寺出發,經紅花嶺往沙頭角山咀村遊覽昔日的禁區。出門時、轉車時天色還算正常,山頂清晰可見,不過上到山上又是另一回事了,因為雲底高度突然下降至三百米左右,使山上轉為大霧。

  三點四十五分到達紅花嶺頂,有點大風,停留了幾分鐘,繼續上路。經過紅花嶺北脊路口,寫著蓮麻坑村仍是禁區的通告,轉右。在大霧中認路,經過明顯的山坳位,十五分鐘後前面有座山頭,看地圖「相信」是要上的440山頭了,繼續前行。

  過了疑似的山頂,路況趨於下降,再過約二十分鐘離開霧層,可見深圳的景色,覺得也算「正常」,因為是在邊境走嘛。當時山徑上有點密林,但不像現在般多,加上山上氣溫約十四度,走起來也算輕鬆。沿引路帶走著走著,五點十分,山路逐漸不明顯,不過還有引路帶引到下面的林中,就試試甚麼環境吧。

  下走了一會,已有點「不對路」,因為所謂的路是極度陡斜,而且有不少碎石枯葉,樹木有點疏,根本不能站著下降,只能滑著而下,部分位置更以Free Slide式下滑,要立即抓著樹幹,並伴隨著像山泥傾瀉般的落石,這時要再上山也是件很艱難的任務。另外,還聽到下面有疑似狗吠聲,在心想下面應該有人住了,繼續下去吧(當時還未有山上有野豬、赤麂的「概念」)。

  再下一會,好像沒有剛才般極斜,但還是很斜(只是「一嚿屎」與「兩嚿屎」的分別),而且多了一點藤蔓,還聽到下面有水聲,從高度判斷也應差不多了。終於看到底了,不過被厚厚的藤蔓擋著,所以要橫移一段,最後果然發現有一屋,不過已無人居住了,而眼前是一幅很高的礦石坡。當時已是五點五十分,離入黑不到一小時,但根本不知身在何方,後來才發現那裡是新桂田。

  前走幾分鐘,看到座警崗,心想有救了!遺憾地,那裡沒有人住,也好像沒有人留守,而旁邊的樓梯不知道上何處,所以就試試沿邊境禁區網外圍「綑邊」,看看有沒有邊防巡警發現了。看到136、137、138的牌子,究竟往沙頭角好還是蓮麻坑好?離蓮麻坑村好像較近,不過是禁區,而離沙頭角還有137個牌子,所以就往沙頭角去。

  初段是廢田地帶,之後沿網邊的泥徑走,天色也逐漸昏暗了。到達伯公坳,看到有警車靠近並減速,不過最後也沒有理會。期間部分位置位於澗道上,只有兩支水管在上面通過,踩在其上頗為驚險。用了一個半小時,七點半抵達沙頭角山咀的警崗,似乎坳仔「死而復生」的模樣,還被警察以為以為是否非法入境,最後檢查了身份證就沒事,並為坳仔盛了全瓶食水。七點四十五分,抵達沙頭角公路乘小巴作結。

  在Free Slide途中褲後面已磨穿了一個大洞,真是有點麻煩,而新買的鞋子穿了才幾天就變成幾近「平底」兼穿孔,耗損得非常嚴重的說。

  經過分析及之後的經驗,相信當時把紅花寨誤當440山頭,並沿北脊下行,到達一處小山脊後再沿新桂田右坑以東的極斜山坡直落新桂田。閏日前夕,坳仔再踏足紅花寨北脊,又再經相近路線下降新桂田,只是正路位處另一山脊,至於疑似錯的路口似乎也被草莽封閉了,而路上的植物也長得茂盛不少,一共探了三次才覓得正路。

  紅花嶺一帶早前也是坳仔的「不吉之地」,閏日那次是第一次,第二次時行程末段抽筋了,第三次時遇到有人在新桂田迷途,第四次時在蓮麻坑村附近迷途,之後因入黑被迫報警。

  感謝上天關照,是日還可以在此寫文,但願下個2月29日仍可與大家「見面」。相信也轉了新公司,或許有另一半,更甚者有另一頭住家了。

沒有留言:

發佈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