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12月20日星期二

樂善盃 2016



  日期:2016年12月11日(日)
  路線:北潭涌-萬宜坳-上窰郊遊徑-北潭郊遊徑-赤徑-鹹田灣-西灣亭-北潭涌(27公里)
  天氣:晴,氣溫21度

  每年十二月第二個星期日都是「樂善盃」之舉行日,至今已舉辦第十五屆,比賽路線為環繞西貢東走一大圈,是繼一百「毅行者」之後最大型的遠足比賽。比賽分兩組,短線每年都是北潭涌經北潭郊遊徑、赤徑、鹹田灣、大浪西灣、西灣路回北潭涌,長線則增加一些較難的路段,以往是「蚺蛇出長咀」,但近兩年沒上蚺蛇尖,今年更沒到長咀,一起步改走「上窰郊遊徑」,首480名完成男子長線公開組的人都可獎背囊一個,時限一般不逾四個半小時,一定要跑才有份。由於坳仔是步速偏快的人,所以在「基本步速」上問題不是太大,不過坳仔始終沒有跑步習慣,賽前也沒甚操練,加上難度明顯減低,所以對成績不存厚望,只是志在挑戰一下而已,結果到西灣後已有明顯「抽筋」跡象,「行」的時間還多於「跑」的時間,不過最後還可取得背囊,完成時間較最後一位取得背囊者還早了廿五分鐘。

  話說近十年前還在讀中學時,體能其實非常差,逢假期例必不外出,體育成績幾乎是全班倒數的十名之內,九分鐘跑步用盡全力都只是一點四公里左右。至會考後的悠閒時光,不想在家無所事事,就到四處沿行人路徒步好幾個小時,例如由欣澳站徒步至東涌站,由銅鑼灣徒步至柴灣,甚至由東涌經東涌道徒步至塘福等。隨後的半年間就開始遠足去,第五次是逆走麥三,要四小時(當時更是夏天的平日,沿途都無人,差點中暑),透過一些很「無聊」的活動,步速方面漸見提升。

  然而,坳仔始終擺脫不了假日晚起床及懶惰的本性,又想吃飽後才上山,通常到午後才起步,才兩三小時又要開始趕路了。入黑,是一個很殘酷的時限,而時限並無明確時間,取決於當時天氣及路況,在樹林裡或天陰的日子會早一些,而開揚山路、馬路或天晴日子會遲一些,以坳仔近年多次黃昏時段經上、下苗田樹林的經驗,在陰天官方日落前五分鐘,與在晴天官方日落後廿分鐘的「亮度」都差不多,輪廓變得相當陰暗模糊,很接近要亮電筒了。(註:苗三古道及大浪坳至北潭坳是坳仔最常夜行的地方,換言之,如果在七月初到八點鐘才回到烏蛟騰或北潭坳,其實也可以不用電筒?)

  趕路,不只是近傍晚才有,甚至知道前面有豆花、餐蛋麵吃,為了不要在到達時剛好關門或售罄,都不期然的加快腳步,印象最深刻的一次,是參加AYP時要經嶂上,導師說前面有士多,大家當然走得快了,老闆說原來已是最後幾碗,幾分鐘後到的人已沒有了。當趕路變成習慣,趕在入黑前完成,趕到士多補給,甚至完成「環湖出咀」後趕去吃盆菜,是否都無形中提升自己的體力與速度呢?

  說回正題,七點左右到太子站乘專車到北潭涌,到傷舞樂園報到處時很多參加者已準備,扣好號碼布及寄存行李後,八點四十分左右在較有利的位置等候起步,未到九點就突然宣佈開始,有的參賽者意料不及,大家當然一窩蜂的慢跑。到萬宜坳時可能只有兩個義工的關係,情況非常混亂,大量人搶先恐後蓋印,把鐵架子也撞至猛力搖晃,差點整個塌下,那個位置根本不適合作檢查點,因為只是剛開始,加上正處大路,人流非常密集,縱使再多幾個義工也未必足夠應付。依北潭郊遊徑而上,過了北潭坳後參加者密度開始下降,至赤徑檢查點時已變暢順,翻過大浪坳落鹹田灣,可惜此時小腿已有輕微抽筋,在平路不能快跑了。

  過了西灣村,抽筋情況開始加劇,在吹筒坳的補給點稍為休息及吃幾條香蕉,到西灣亭時抽筋情況持續,再吃一些香蕉補充電解質,在場義工也立即幫忙為雙腿噴藥(撒隆巴斯?),暫時舒緩抽筋情況,五分鐘後半行半跑的西走至萬宜坳,但最後關頭已幾近跑不動,全程需時三個半小時左右,算是不過不失。

  到達每個檢查點之時間:
  08:57(00:00)北潭涌
  09:15(00:18)萬宜坳(CP1)
  09:46(00:49)北潭涌復興橋
  10:12(01:15)北潭坳
  10:28(01:31)赤徑(CP2)
  10:42(01:45)大浪坳
  10:56(01:59)鹹田灣(CP3)
  11:14(02:17)西灣
  11:28(02:31)吹筒坳
  11:45(02:48)西灣亭(CP4)
  12:21(03:24)萬宜坳(CP5)
  12:30(03:33)北潭涌

  專車:


  停車場:


  日出:


  上屆成績表:


  報到處:



  比賽即將開始:




  萬宜坳:


  北潭郊遊徑:



  赤徑:



  大浪坳:


  鹹田灣沙灘:



  是屆最佳成績的參賽者名單:


  賽後花絮:



  復興橋畔:



樂善盃背囊:


沒有留言:

發佈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