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4月4日星期二

禾秧東脊阿佗石



  日期:2017年4月1日(六)
  路線:安蔭-城門水塘-蝴蝶園古道-阿佗石脊-大帽山-四方山坳-梧桐寨村
  天氣:晴

  踏入四月是個天色良好的星期六,而且能見度亦不俗,所以趁下班後的半天時間,一上全境最高的大帽山,同時遊覽禾秧山(767米)東端的「阿佗石」(因形似「駝背」的老人而名)。

  請注意:禾秧山一帶歧路眾多,遊人應提高警覺,尤以有霧及天氣不佳時更不宜走訪,慎防迷途。

  GPS紀錄:http://my.viewranger.com/track/details/NDYyMTA0OA==



  兩點半在安蔭邨起步,途經上一村寮屋區上城門水塘,遊人不少。穿過小巴站上樓梯接平坦的菠蘿壩自然教育徑,在環塘徑回走小段,可見右方的澗邊有個隱蔽路口,此乃「蝴蝶園古道」之入口。「蝴蝶園古道」離所謂的「蝴蝶園」有一段距離,途中雖有石磴路及破爛的田壆,但比例相當少,叫「古道」實是言過其實,純粹是叢林中的普通隱徑而已。穿過「龍門郊遊徑—城門林道龍門段」的橫山路,再循對面隱徑續上,最後抵達禾秧山東麓的橫山路,那裡屬往來龍門郊遊徑至「肥佬麥」間的路段。「蝴蝶園古道」並沒甚好看的,前一天才下過雨,更正值蜘蛛網「盛開」的月份,遇上蜘蛛網並不出奇,途中還有很多不明蠅類在頭頂盤旋,十分惱人。

  在橫山徑北走,越過多支溪澗,在未到「肥佬麥」及「虎蹤徑」路口時可見左面有道稍見明顯山脊,此乃「阿佗石脊」。「阿佗石脊」為禾秧山的東脊,頗為崎嶇,本身是幾近湮沒的山脊,不過近月多支遠足隊相繼走訪,才使此脊重新打通,地上不時可見開路的痕跡,尤以近頂處的竹林地帶為甚。走出叢林,終見傳說中的「阿佗石」,海拔約680米,形似一個老人背著東西,默默的左望城門水塘及對面山頭的岩堆。

  在「阿佗石」旁賞景約十分鐘,接著在石堆、草林及矮竹林間穿梭上行,其中竹樹更高及人,把旁邊的視野完全屏蔽,教人難以摸得方向,憑著GPS地圖辨認方向,走著走著抵達離大帽山不遠的馬路了。雨後景觀一般較佳,是日並不例外,在大帽山近頂處,遠至港島北岸、船灣淡水湖及沙頭角的景色都可見,當然較近處的荃葵青、九龍西、大埔新市鎮及林村一帶的輪廓更為明顯了。過了大帽山頂雷達站外圍,就下行至四方山坳,途中景色由荃葵青及九龍西,轉為大埔及八鄉一帶為主,最後從四方山坳極速下達梧桐寨村,並乘小巴返回太和作結。

  安蔭邨起步:


  附近居民趁晴天乾燥的日子曬被子:


  上一村:




  城門水塘:



  猴子穿閘而出:



  在環塘徑不上走「城門林道龍門段」:


  石澗處上蝴蝶園古道:




  澗邊小徑:


  只此小段的樓梯:


  田壆:


  說穿了只是一道普通的叢林隱徑而已:


  從龍門郊遊徑至城門林道的橫山徑:


  小徑上禾秧山東麓橫山徑:




  頭頂有很多不明蠅類盤旋:


  橫山徑上的澗道:



  見簇新的引路帶,左邊有一小徑,「心水清」的知道是阿佗石脊入口:


  中段經一沖溝:


  上阿佗石脊途中:





上望阿佗石:




  阿佗石:






  阿佗石對面的石堆與城門水塘:



  九龍及沙田的高樓群,還可見獅子山:



在阿佗石附近看城門水塘:





  岩堆:



  經矮竹林上大帽山:





  禾秧石林與港九市區:



  禾秧山上的草地與灌木:




  牛群:



  禾秧山下的荃葵青:




  大帽山頂雷達站:






  大帽山之字路:





  荃葵青:


  荃灣與青衣島之間隔著藍巴勒海峽:


  禾秧山下的市區:




  大埔新市鎮:



  大帽山雷達站禁區閘外:



  林村及康樂園一帶,還可遠望北區及深圳梧桐山:


  大埔區全景:






  康樂園與元嶺群村:





  斜陽下的八鄉,可惜陽光照在空氣中的污染物時折射了一層薄霾:


  對面的大刀屻:


  前望四方山:


  回望大帽山:


  從四方山坳直落梧桐寨萬德苑:








  萬德苑:





  梧桐寨村:






  九年一度的林村鄉太平清醮將在十二月初舉行:


  梧桐寨村望向大刀屻:


  在林錦公路乘小巴作結:


沒有留言:

發佈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