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4月6日星期四

活用大腦玩石城



  日期:2017年4月2日(日)
  路線:寶琳站—小夏威夷徑—井欄樹—大藍湖—大腦—大腦上洋—黃牛山(604米)—水牛山(606米)—打瀉油坳—五聯達—大水井古道—沙角尾—西貢(新手不宜)
  天氣:晴

  是日原本想走九逕山賞奇石,不過現在是傳統的霧季,難得在此季節仍有陽光普照的日子,就到之前從未遊覽過的黃牛山石城,順道找尋荒僻隱蔽的大腦上洋村遺址。

  中午在寶琳站出發,穿過寶林邨、將軍澳村上小夏威夷徑(古道)往井欄樹,路邊的一道小瀑布乃古道的「地標」,而附近的「大牛湖」在上世紀初由麵粉廠商人投資所建,在五、六十年代進一步發展成泳場,因將軍澳當年仍未發展,自然變成郊遊熱點,可是那裡亦有多名泳客遇溺,泳場自此關閉。

  GPS紀錄:http://my.viewranger.com/track/details/NDYzMjkzMA==

  Facebook專頁: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paktamauhiking/?ref=bookmarks


  由寶琳起計,約大半小時步程抵達井欄樹,海拔約二百米,雖然離九龍牛池灣僅五分鐘車程,更是清水灣道直達,但以往村民循小夏威夷徑往來坑口(未開發成新市鎮時坑口是將軍澳區發展最繁盛的村落之一),或北上經西貢古道、蠔涌往西貢墟,所以井欄樹根據其歷史原因劃為西貢區。亦因交通方便緣故,井欄樹未如其他深山村落般荒廢,反而變得相當繁盛。

  在井欄樹村裡覓路往西貢古道,部分位置路標欠清晰,加上村屋密集,遠足者或許感到有點迷失,甚至要向村民問詢,最後經過一所農莊外圍才入古道。古道初段先是上山樓梯,再落黃麖仔廢村,接著會經百花林路盡頭的幾座荒廢別墅,屋前放了地政總署的警告牌,似乎是施工時違反規定而被迫「爛尾」。下抵馬路,途經大藍湖村,先看附近的牛寮村,只有一戶人家居住,其餘的都已荒廢,但意想不到的是屋前晾著一些衣物,那裡可是郊遊徑大路一條,假日時人流不少,莫非戶主真的不怕衣服被人偷去?

  折回大藍湖路,繼續北行至界咸附近,接著轉左沿大腦古道上大腦古村,是相當少數完全以器官命名的地方,據說「腦」字實際只是借字,本字已不知是甚麼,或許用輸入法也打不出來。雖然大腦村因交通不便,所有村民俱遷走,但後人仍為村裡的宗祠加以打理,在黃牛山另一邊的茅坪及石壟仔村亦是如此,另外在宗祠的另一邊(村澗對面)也有兩座磨蔗機,至今仍完整的留著。在大腦村用大腦思考繼續上山的路,在宗祠左邊可上石芽背,右邊可上打瀉油坳,而磨蔗機附近則可東走至企壁山。先試祠右的路,上行一段路邊布滿橫生的竹樹,要不停彎低身子而行,但其後發現已偏離大腦上洋方向,所以原路折回,再從祠左尋路往大腦上洋。

  在樹林裡緩步上行,經過小溪及一些極高田壆之處,壆間有一隱蔽古道通大腦上洋。大腦上洋村地勢更高、更偏僻,荒廢年期隨時較大腦村還要長,原有古道石隙間也長滿植物,若非有遠足隊路標,相信也無從覓得。大腦上洋的廢屋都被野草包圍,然後接路標上麥徑,那段路況更為撲朔迷離,四周都有疑似隱路,更有非法入境者遺下的帆布、衣服等雜物,在此鑽了十餘分鐘,末段接草林小徑出「萬里長城」。

   由打瀉油坳至石芽背的一道麥徑古道又稱「萬里長城」,因途中是修箿得相當完善的石磴古道,且坡道頗為平緩,接著在長城中段(標距柱M090至M091之間)急上黃牛石城。初段斜度仍不太高,但中段斜度明顯增加,部分位置斜度更達七十度,像在山坡上直接劈成的一段路,必需手足並用,甚至拉著麻繩借力才能安全上攀,相信是歷來走過的最斜一段山徑了,較蚺蛇北脊、狗牙嶺還要高出半個級別,起碼當時沒有膽戰心驚的感覺。

   不斷的上攀約150米,終到黃牛石城最著名的景點「天窗石」與「疊石」,那裡的巨石堆疊成一道門的形狀,中間有個完美的長方形空隙,一片斜石就擱在隙中,絕對為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之作,至於剛才的上山路乃「石窗峽」,石城裡其餘景點尚有「大鳥石」、「獅身人面石」、「七兄弟石」等。到達「天窗石」時剛好來了一群遊人,而且還在石隙裡玩了很久(石的下方已是懸崖),前人一走後人即到,為免攝到他們的身影,繼而被有心人借題發揮之餘,亦嚴重損害他們的聲譽,所以坳仔只好耐心待他們離開,然後才慢慢的拍攝天窗石。那裡位處峽谷,風力頗大,逗留期間要穿衣保暖,攝過「天窗石」後隨即上走至黃牛山頂,山頂上倒是熱鬧。

  黃牛山頂的景觀以飛鵝山、西貢南、蠔涌谷、鷓鴣山、將軍澳新市鎮及沙田城門河兩旁為主,可惜能見度較前一日稍為失色。由黃牛山頂越過小坳至水牛山(Buffalo Hill,606米),兩座山高度僅差兩米,且各有道明顯山咀向沙田方向散開,堪比一對雙胞胎,所以命名都用了香城最常見的兩類牛隻--黃牛及水牛,英文名字就更簡單了,黃牛山就乾脆加個West字在前面。

  水牛山頂的景觀較黃牛山稍為遜色,亦無標高柱,故在此不作停留,直接下降至打瀉油坳,名字很特別,但英文名Buffalo Pass卻正常一點,因為正處水牛山下方的山坳嘛。逆走一段麥徑,在林中趨於下降,半小時步程到達五聯達學校遺址(正名叫茅坪坳,原服務茅坪、黃竹山、昂平、石壟仔及梅子林五村學子,現時學校已被全數拆去)。往「北港」方向而行,支路處左轉大水井古道,穿過伯公坳及一段竹林落大水井,最後轉落南山、沙角尾村至西貢完程,因是日天氣良好,所以西貢市中心又出現堵車的畫面了。

  寶琳站起步,穿寶林邨、將軍澳邨上山:






  林中的小夏威夷徑古道:



  伯公神位:



  古道中的山澗:



  小瀑布:



  臨到井欄樹前經一片廢田:


  井欄樹新地村:


井欄樹心朗村:



  井欄樹村:






  在屋間穿越:


  穿過農莊上山:




  叢林中的西貢古道:



  警察封鎖線,或許在調查兩年前的綁架案時遺下的:


  樹根路:


  黃麖仔廢村:




  百花林盡頭「爛尾」別墅:



  大藍湖村:


  只有一戶人家的牛寮村,其餘屋舍俱廢:





  在大藍湖附近鳥瞰蠔涌谷:


  蠔涌谷村落眾多:


  大腦古道:



  大腦村口神位:


  大腦村廢屋:









  大腦村曾氏宗祠:




  天然磨蔗機:


  磨蔗機附近亦有座小神位:


  在祠右小路上山,中段已是竹樹橫生的地帶:





  回祠左續走大腦古道:


  高聳的田壆,在此轉往大腦上洋的隱蔽古道:





  古道石隙間小樹叢生:


  大腦上洋廢村:








  在大腦上洋高處的田基間穿插而上:






  這裡可見一些非法入境者遺下的帆布:




  路況變得撲朔迷離:





  逃出叢林,見黃牛山:



  回望大腦古村所在之樹林:


  萬里長城古道:




  轉右急上黃牛石城:



  映入眼簾的是「七兄弟石」:


  大鳥石:



  石城中最著名的「天窗石」:



  石城城垣:



  石天窗與疊石:




  石窗峽:




  疊頑石:



  獅身人面石(側看):


  黃牛山頂:


  從黃牛山頂望水牛山、馬鞍山:



  高樓之處乃馬鞍山新市鎮:


  從前至後,依次為水牛山、石芽山及馬鞍山:


  黃牛山、水牛山的短草山嶺:



  下望蠔涌谷、匡湖居及白沙灣一帶:


  九龍群脊(包括大老山、慈雲山等):


  蠔涌谷與鷓鴣山:







  馬鞍山及遠望船灣淡水湖:


  飛鵝山與觀塘區高樓:


  前往水牛山:



  從水牛山望西貢南:



  沙田區正被陽光折射下的霧霾籠罩:


  水牛山石堆:





  打瀉油坳:


  茅坪坳(五聯達學校遺址):


  大水井古道經伯公廟及竹林:






  大水井食水缸:


  南山村:





  沙角尾村:




  西貢市中心堵車中:



  天后廟及協天宮:


  德隆後街:



  乘巴士回市區:

沒有留言:

發佈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