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12月22日星期五

紅紅花籃遺石澗



  日期:2017年12月17日(日)
  路線:烏蛟騰—石水澗(石墜下瀑、廢村)—橫嶺坳—鹿湖峒—烏洲塘(花籃坑)—紅石門—迷椏走廊(黃竹涌、馬尿水)—烏蛟騰
  天氣:雲,間中天晴,風勢頗大
  地圖:http://my.viewranger.com/track/details/NjQ1MDUwNA%3D%3D

  是日天氣轉冷,但估計屬大晴天,所以計劃再訪紅石門及花籃坑一帶,以補償上月時因持續下雨的遺憾,同時探遊兩年多沒走過的石水澗,在二戰時期曾是東江縱隊的電台基地,是日還意外的覓得石水澗村殘存的廢屋部分。


  在大埔新達廣場的酒樓早茶後出發,正值假日,很多遠足人士在火車站外等候,離20R小巴開出時間雖然尚有近半小時,排隊人數已超過三十人,不過小巴公司亦相應提早開車,未夠九點已經加開了三班車。一下車就見電訊公司準備在烏蛟騰村提供光纖到戶服務,連如此偏僻的鄉村也有覆蓋,象徵現時高速上網已是非常普及的事,近月坳仔乘車經過西貢區,都見不少村落有類似賀詞。

  離烏蛟騰村不遠處的廢田中有片小楓香樹林,深秋時節樹葉變得通紅,甚為美觀,但規模及可觀性當然與大棠山的楓香林無法比較了。由於時間尚早,楓香林幾乎無人,可即時找到最佳位置拍攝紅葉美態。在九擔租村有個三叉口,此時就要留意路口,直行往三椏方向,轉右上石水澗及橫嶺坳,初段經一處竹林,在竹林支路處轉右即入石水澗。沿林中不太明顯的小徑前行,期間要小心攀上一座蓄水池,那裡即「麻竹坑」附近(已失傳地名,參考黃垤華前輩在樂善行99期所載之地圖,以下地圖上之失傳地名均以底線標註),可算全段最難的一處。

  再度轉落澗道,在澗道緩緩上行,留意最安全的踏腳位,避免任何意外發生,期間旁邊山坡上正有一頭中型野豬覓食,還持續十秒以上才躲進叢林中,可是是日忘了帶腰包,沒法及時取出相機攝下牠的容貌。繼續前行,即見高約廿米的「石墜下瀑」直崖及其下的「烏龜潭」,旱季瀑布幾無流水,潭水亦相當混濁。繞過瀑頂,在此可接回環湖徑,或續走石水澗上游。瀑頂頗為開揚,可上望馬頭峰頂,但很快「回歸」樹林地帶,並在乾旱或只有死水的上游小溪(「下頭田」一帶)穿插,路況同樣趨於撲朔迷離,竹叢處處,環境像馬尿河至黃竹涌一段段,且野豬出沒的痕跡也相當多。在竹叢中見塌下的鐵架,據說是昔日之電台基地,下方還有遺下的帆布,可能屬年前非法入境者時順便藏身的巢穴。

  繼續深入平緩的石水澗上游,那裡亦叫「石水坑」,最盡頭可接橫嶺坳以北的V谷大路,但路況更為撲朔迷離,此時右邊忽然有堵石壆,近前一看,原來已到達可石水澗村的遺址,位置也與黃垤華所載之地圖資料吻合。石水澗村位處海拔約210米的深山中,原本只有一戶林姓人家,由於位置極為偏僻,日治時期時就成為抗日基地,但一年後被日軍發現,房屋被燒毀,村落也荒廢至今,現時只餘下難以辨認的屋舍基座,屋前也被樹藤重重包圍,無法靠近。去年三月才探過位處三椏涌以東的馬尿村遺址,當時已覺難找,但找尋難度與石水澗村相比,似乎只屬「小巫見大巫」,如此偏僻的石水澗村,村民出入也相當困難,更無任何古道痕跡,至於馬尿村,起碼村前還留著丁點古道殘片。

  過了石水澗村,路況越來越不明顯,所以回頭至剛才較明顯的路口處,朝北接回「芙蓉嶺」(九擔租至橫嶺坳之間的大路),途中仍是一片密林景象,只能靠方向感強闖。在「芙蓉嶺」幾座山崗間上上落落,然後急降至石水澗最盡頭的V谷,再急上海拔305米的橫嶺坳。朝船灣淡水湖郊遊徑直往鹿湖峒,途經大峒、觀音峒、紅石門坳、石芽頭,當時雲量仍多,能見度亦僅屬一般水平,而且天氣較冷及大風,一停步甚至純粹減速都感到明顯寒意,所以從橫嶺坳至紅石門坳一般基本上是在跑的,直至上登鹿湖峒一段才快步上行。由橫嶺坳至鹿湖峒僅用了四十五分鐘,正常步速下需一個半小時。離開鹿湖峒往「跌死狗」時要經密林,沒可能用跑的方法讓身體發熱了,所以立即穿回外套保暖。

  從「跌死狗」急降至烏洲塘路口,最斜的位置需手腳並用上落,但近來已被加上麻繩,方便後人借力。直落花籃坑澗道,再沿澗邊下達烏洲塘,由於天氣不俗,所以朝澗道下行一會,一看奇特的花籃坑壺穴,巨石凌空擱在半月形的石架上,流水在巨石下空隙而過。探過花籃坑,穿廢屋往紅石門,在明顯支路處轉左小徑落紅石門內灣,因為多數人走右路落岸邊,所以植物變得非常茂密,但也可順利下達內灣篤,那裡還有輛挖掘機及大貨車殘骸。紅石門村在八十年代才荒廢,當年村民農耕範圍遠至牛角涌、鹹魚埕一帶,所以建了小馬路,方便他們用車輛代步,但該村荒廢幾十年,馬路現已變得相當破落。

  由大貨車位置出岸邊時仍需穿越一些塌樹,頗耗體力。抵達岸邊時,剛好迎來是日短暫的藍天,在藍天下自然是拍攝紅石門海岸之最佳天氣了,那裡的岩石富含鐵質變成一片嫣紅色,在香城其他地方無可比擬,無疑吸引喜愛攝影或尋幽探秘的遊人,翻山越嶺的前往。坳仔已到過紅石門不下十次,加上是日正吹大北風,但依舊在岸邊興奮的留影,逗留約廿分鐘,回程往烏蛟騰。

  過往沒曾經「迷椏走廊」回程,所以是日決定一試,該段「迷椏走廊」沿山腰小徑經牛角涌、大水湖岸邊急上黃竹涌中游,再經馬尿河抵達三椏涌至下苗田之間的「苗三古道」,正常步速下約兩小時。臨到黃竹涌時可回首欣賞大水湖美景,而黃竹涌至馬尿河一段需經一片竹叢,昔日歧路眾多,故稱之「迷椏走廊」,但近年少人走的歧路都變得難以通行,基本上不再容易使人「迷」了。另外,該段竹叢其實也屬黃竹涌澗道,所以大雨後水流頗豐,遊人應加以警覺。朝「苗三古道」直出烏蛟騰,該段又可半行半跑的前行,四點四十五分抵達烏蛟騰,還可趕及在茶水站享用「全城郊區士多最抵」的餐蛋麵,期間回顧沿途經過之地的失傳地名。

  寒冷天氣警告現正生效:


  大埔墟站外眾多遠足人士等候集合:


  電訊公司準備在烏蛟騰村覆設光纖上網服務:


  烏蛟騰村:


  烏蛟騰紅葉林:





  轉右往石水澗:


  第一個路口轉左(轉右為拜山路)


  竹林處轉右往石水澗:



  需爬上蓄水池:




  沿澗上溯:




  野豬出沒的位置:



  石墜下瀑及下方烏龜潭,潭水非常混濁:







  相信是警方前年搜索失蹤遠足者時的標記:


  石墜瀑頂的開揚位置:



  上望馬頭峰:




  石水澗上游竹叢:





  塌下的鐵架:



  地上一片死水,且野豬痕跡亦相當多:





  尋獲石水澗村遺址,屋外已長滿藤蔓:





  密林小徑接「芙蓉嶺」:




  吊燈籠:



  石水澗盡頭為「芙蓉嶺」與橫嶺坳之間的大V谷:



  經橫嶺坳、大峒、觀音峒、紅石門坳往鹿湖峒,途中可望船灣淡水湖景色:












  鹿湖峒與「跌死狗」之間的芒草:



  從「跌死狗」望紅石門、往灣洲:




  「跌死狗」山頂:



  下山最斜的位置已加麻繩:


  回望「跌死狗」:



  下降烏洲塘:


  烏洲塘高處的廢田:



  沿花籃坑下溯:




  踏著樹根而過:


  花籃坑壺穴:





  花籃坑下游:


  烏洲塘另有疑似小徑往鹿湖峒方向,但相信不通行,且無人走過:


  穿廢屋離開烏洲塘:



  往紅石門途中天色放晴:




  往灣洲:


  轉左隱徑落紅石門內灣:


  荒廢的挖掘機:




  挖掘機旁有輛廢置了的大貨車:




  紅石門內灣:





  紅石門以紅紅的海岸而名,藍天下景致甚佳:

















  穿堤壩過對岸:





  堤壩西面的火紅色海岸:







  紅石門村廢屋:


  屋前已廢置的小貨車:


  紅石門內湖魚塘:




  明顯叉路處前行往「迷椏走廊」,右往紅石門,後上環湖徑方向:


  鹹魚埕半島與往灣洲:


  牛角涌:





  鹹魚埕半島:


  大水湖澗口:



  要穿過一片泥濘地,是考驗平衡力的時候了:



  泥濘地邊的小水潭:



  急上黃竹涌中游,途中回望大水湖:




  黃竹涌:



  左面的「馬牯頭」(131米)與右面的「馬背峒」:



  在黃竹涌至馬尿河間的竹叢穿梭:






  馬尿河:



  前望吊燈籠:


  接苗三古道:




  回到九擔租路口:


  又經烏蛟騰紅葉林:





  烏蛟騰士多補給:



  黃垤華前輩在樂善行99期所載之地圖,列出橫嶺、下苗田一帶之舊地名:

3 則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