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9年3月14日星期四

一氣呵成煤氣道



  日期:2019年3月12日(二)
  路線:荃灣—曹公潭村—荃錦公路—川龍—煤氣管道(1至9號)—上塘—蓮花石澗澗邊小徑—元荃古道—煤氣管道(10至37號,經清快塘、圓墩附近)—大欖涌村
  天氣:晴
  地圖:http://my.viewranger.com/track/details/OTk0MzQ4MQ%3D%3D

  由於要平衡個人事業方向與學業,所以暫時完全放下工作,短期內自然空閒得多。想到2015及2017年曾兩次全走大欖全長十五公里的煤氣管道,但兩次都因時間問題而中途「腰斬」,是日趁天氣明顯好轉再試,最終如願以償,發現管道標柱數量超過四十支。

  請注意:煤氣管道並非正式遠足徑,所以沒有任何指示牌,而且沿途歧路甚多,小心迷途!



  在荃灣站旁的酒樓早茶,之後開始上山旅程,先看看照潭徑盡頭的曹公潭村環境。曹公潭村可謂一座較易到達的廢棄寮屋區,據立法會文件提及,寮屋群在九十年代清拆,坳仔以往到過幾次都沒大變,不過可能剛過去的冬季實在太溫暖,季節性野草不能枯萎,儘管夏天還沒到,其中一片水泥空地就長滿野草,而且蚊子亦較活躍,不宜長時間停留,途中還看到地上的生活痕跡,包括床架、酒瓶及汽水瓶等。

  在枯葉處處的廢村樓梯上行,不久後到配水庫馬路,再上行近十分鐘到荃錦公路近曹公潭戶外康樂中心。由於坳仔想看看煤氣管道的真正源頭,不走水泥徑經引水道上川龍,改經公路行人路上去,誰知只是險象環生過程的開端。過了下花山村村口至「仙霞洞」,就看到行人路多處被樹枝完全遮蓋,雖然「山竹」至今已有半年,可能政府認為那裡不會有行人經過,又或是並非正式行人路,所以不去清理,只能步出馬路,更不時有急彎,很易發生意外,更想著寧可付幾塊錢乘一、兩分鐘小巴上川龍。坳仔幾年前曾經荃錦公路由川龍下走荃灣,雖然部分位置行人路較窄,但明顯不如現在的危險。

  從下花山村口上行,依次經過大橋村、香港槍會入口、「仙霞洞」、川龍煤氣檢管站,最後到達川龍村。身處大橋村與香港槍會之間,已經看到煤氣標柱,可惜字跡完全褪去。抵達「仙霞洞」附近,本身是一座村屋的名字,然而那裡離川龍尚有一段距離,所以漁護署也把「仙霞洞」作為地方名了。煤氣公司的42及41號柱就位處「仙霞洞」對面不遠處,再前走五分鐘左右,就看到38至40號柱。九十年代煤氣公司在大欖郊野公園與建煤氣管道,由川龍西起至大欖涌,合共37支標柱,每支標柱距離不一,少數更相隔逾一公里,至於38號開始就沿荃錦公路順數向下延伸,最終目的地在哪裡就不知道了,網上亦沒有相關資料。

  然而,1、38及39號柱之間的距離非常近,因為都在川龍西煤氣檢管道前面。一開始就有道叉路,如果沿明顯山徑上去,就直達白石橋,跳過2號及3號柱了。要看2號及3號柱,就要走較右邊的隱蔽小徑,可能此段小徑太少人走,塌樹群還完全沒被清理,障礙重重,過了3號柱後環境才明朗一點,路況趨於上行為主。

  4號柱位處白石橋附近的五叉路口叢林中,往3號柱相距近一千二百米,約十分鐘後到白石橋廢村附近的5號柱,那段小徑似乎改了道,過往5號柱深入叢林中,可是現在一眼就在路邊看到。5號至6號柱之間可經小徑或穿過廢田,廢田草坪規模極大,不時有牛群活動,更見一些夷為平地的民居遺跡。過了廢田,之後6至8號柱都在叢林小徑旁邊,另外8號柱上面已是大欖林道(蓮花山段)。

  抵達林道南面盡頭,就上西南面的451山頭,為9號柱「打卡」,柱子色澤與其他有點不同。「打卡」過後,時間較預期早,不如加插上塘廢村及附近的小徑。上塘是遠足界普遍忽略了的地方,雖然南面的元荃古道上有指示牌,不過進去的路況較荒蕪,明顯路徑在村口廢田斷了,而且村裡指示牌欠奉,因為不屬郊野公園範圍。上塘北面有兩道小徑,右邊可通「富貴龍」礦洞,而左邊就急降「下塘瀝」後再急上麥徑九段。

  「下塘瀝」是地圖上沒有的名字,位於蓮花石澗中段,廢屋幾乎消失殆盡,只有澗邊一片片廢田,雨後偶然變成沼澤地。在澗邊小徑往大欖林道(清快塘段),有處被塌樹阻擋,後來有人開了很崎嶇的繞道。到達林道,再走一段元荃古道,很快又接回煤氣管道,繼續尋找餘下廿八支標柱。

  10至16號柱在上塘至清快塘附近,其中14號柱位於林道路邊,另外12、13號柱較為深入,一不留神就會錯過。到清快塘附近,剛好是「三點三」下午茶時間,那裡又有張椅子,當然吃點東西補充體力,而且坳仔也非常幸運,坐下時還被太陽照到,但隨太陽高度下降,很快處於樹蔭內。一坐就坐了十五分鐘,開始管道的下半部,當時已是三點半,時間與2017年走煤氣管道時相若,不過是日日落時間較當日晚了一小時,當日又走錯路,除非後段路況實在太差,縱使慢慢走,時間上絕對足夠。朝「青龍頭」方向走——如真的沿指示牌走的話,那就與17至20號柱無緣了,因為牠們都在較北面的小徑,入口還豎著「路不通行」警告牌,至於20號柱所在位置很近一個明顯的十字路口。

  到達十字路口處就朝「圓墩」方向往旭昇道,途中經過21至24號柱,也是少數位處官方山徑的煤氣標柱,不過22號柱位置略為深入,要靠近「打卡」的話就要踏足泥濘。24號柱在旭昇道旁邊,之後沿旭昇道下行五分鐘左右,在「大欖生態園」對面小徑往圓墩郊遊徑十字路口。小徑上可見25號柱,而26號柱在十字路口,直走就到最後的四分一行程。

  雖然是最後的四分一,不過更不能掉以輕心,因歧路較之前的更多,同時餘下的十一支中有四支找尋難度頗高,28號柱在窩谷深處,31及35號柱要轉走另一路,36號柱被樹叢重重包圍著。探完位處窩谷的27、28號柱,又要重新上山,差不多在上「桃坑峒」的路口處突然左轉,過了32號柱就一直下走往大欖涌村,最後三支均在林木蔽日的樹叢內。五點四十五分到達大欖涌村,近六小時的煤氣管道全走之旅成功結束,最後再走十五分鐘,剛好六點鐘到屯門公路轉車站,正值下班繁忙時間,轉車站人流眾多,為免體味影響他人,先在廁所略為沖洗,然後乘車返回市區,正式結束全天旅程。

  煤氣管道標柱位置參考資料:



  荃灣站出發:


  上班繁忙時間後,部分列車會返回車廠:


  照潭徑盡頭也是荃灣線路軌盡頭,繼續前行就進入曹公潭村:




  電箱內被剪斷的電線:


  廢屋門框:


  昔日寮屋居民的生活痕跡:







  經過配水庫外面:


  下花山村村口:


  大橋村村口有座大橋:


  路邊斜坡上有支字跡完全褪去的煤氣標柱:



  行人路上多處被堆放樹枝,結果要步出馬路,險象環生:



  香港槍會入口:


  傳說中的「仙霞洞」,其實是村屋的名字:


  41及42號標柱:



  40號標柱的字跡接近完全褪去:


  川龍西煤氣檢管站前的1、38及39號標柱:




  離檢管站不太遠的2號及3號柱:



  初段較多塌樹擋路:




  地上不時可見煤氣蓋:


  白石橋路口,「仙霞洞」這個名字出現在官方指示牌上:



  路口旁的4號柱:


  白石橋廢田一角:


  位置較明顯的5號柱:



  穿過偌大的白石橋廢田,可見地上的疑似屋舍殘片:





  從廢田上望大帽山:


  6、7及8號柱,途中會穿過一道「閘」:





  發現煤氣公司的工程車,裡面的人都在休息,似乎他們剛完成管道上的維修作業?


  林道盡頭的四叉路口,在此轉右上451山頭尋找9號柱:



  找完9號柱,在林道直降上塘廢村:



  斷樹幹給堆成斜坡狀,目的是方便越野單車群?


  上塘的地標——「文苑」大宅,裡面的擺設都沒有了:






  舂米器:


  上塘廢田:


  村內的伯公小廟,地上有張一月的報紙,顯示上塘村的後人還會定期回來拜祭:



  上塘往「富貴龍」的小徑入口還有更多破屋:



  地面被動物破壞得很厲害,究竟是牛群還是野豬群所為?


  開始下走「下塘瀝」:



  「下塘瀝」有三座小橋,不過其中兩座失修,步經時需加倍小心:





  蓮花石澗中游:


  經過澗邊一處很崎嶇的繞徑:


  接大欖林道(清快塘段):



  10至13號柱:





  13號柱位置有點深入,容易使人錯過:


  林道路邊的14號柱:



  15號柱:


  長長的上山路:


  16號柱:


  清快塘附近的路口:


  煤氣蓋:


  穿過警告牌:


  17至20號柱,當中部分位置塌樹較多:






  到達十字路口,選「圓墩」方向往旭昇道:


  21號柱:


  在泥濘深處的22號柱:



  23及24號柱:



  在大欖生態園對面穿過欄杆續走煤氣管道:


  路邊竹林:


  25號柱:


  26號柱與圓墩郊遊徑十字路口:



  路口處仍可見大帽山:


  這裡支路頗多:




  又見方便越野單車的樹幹堆:


  位處窩谷的27及28號柱:





  上山途中見29及30號柱:



  難得一見的荃灣及葵青區美景:




  31號柱:


  北望「桃坑峒」(344米):



  32號柱:


  五點鐘的陽光:



  開始下行:


  33號柱:


  這裡塌樹較多:



  34及35號柱:



  進入林木蔽日的樹林內:




  被樹叢包圍的36號柱:



  37號柱:


  望向大欖涌水塘及主壩:



  大欖涌的夕陽:



  大欖涌村:


  大欖涌路:


  香港海關學院:


  大欖涌牌坊:


  日落大欖涌:




  屯門公路轉車站作結:


沒有留言:

發佈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