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9年3月18日星期一

探索長窩廢村



  日期:2019年3月17日(日)
  路線:烏蛟騰—下苗田—大峒—紅石門—長窩—烏洲塘—鳳凰笏頂—「跌死狗」—鹿湖峒—長牌墩—大尾篤(新手不宜)
  天氣:雲
  地圖:http://my.viewranger.com/track/details/OTk4MDU4OQ==

  紅石門和烏洲塘早前已走過幾次,兩地之間是長窩,那裡有座已荒廢的村落,不過荒廢年期太長,基本上極難進入,然而網上已有人近來成功進入廢村,趁是日天氣良好及未轉熱決定一探。是日過後,坳仔基本上已全部到過沙頭角一帶有建築遺跡的廢村,不過往灣洲、吉澳等離島例外。



  烏蛟騰鄰近船灣郊野公園,與西貢都是坳仔兩座最常到的郊野公園,不過交通也相對不便,印象中過往從未試過連續兩天前後走西貢及船灣。早上九點鐘乘小巴往烏蛟騰,之前已連續三個星期日都下雨,積壓的遠足人潮一下子釋放,前面已有約一百人排隊,不過小巴公司同時安排大量加班車應付人潮,十五分鐘後就能上車,上車時回望後方,繼續大排長龍。

  在茶水站改吃豬肉飯,十點四十五分正式出發。開首是「例行公事」式路段,緩緩沿古道下達下苗田,之後一直上大峒,不過古道部分位置吸水力甚高,連續陰雨天已過了一星期,仍見少量積水及泥漿,最近之山徑改善工程期間似乎還未發現有關問題,希望問題是「未改善」而非「不用改善」,否則弄至滿鞋泥濘,一定不會舒服。

  是日濕度稍高,風力也較弱,上山時沒如前一天舒適。路況趨於平坦,按個人平常步速經觀音峒往紅石門路口,途中遇上「勞青」旅行隊的「隊尾」往黃竹角咀鬼手岩,然後乘船回黃石碼頭,坳仔五年前首訪鬼手岩,就跟隨該隊走同一路線,當日是陽光普照的端午節前夕,非常炎熱,用了七個小時才到達。

  左轉沿小徑下紅石門村,途中穿過吉澳供水水塘水壩,去年十一月初仍障礙重重,不少灌木在路上東歪西倒,近月經過不少遊人努力,明顯回復暢通,所以速度無疑提高不少。接近紅石門村,右邊有片小草地,好奇下看看附近有沒有其他小徑,原來小徑最終引至內湖盡頭,可能受動植物污染,湖水非常渾濁,接著就折返小草地。

  穿過內湖邊及已明顯破爛的兩層高寮屋,很快到達奇特壯觀的紅石海岸,下午一點遊人不少,包括國內「驢友」及洋人,十分熱鬧。原來水位較預期高,再加上堤壩被「山竹」毀爛,遊人沿堤壩步去海岸東面的難度增加不少。「山竹」前潮水高度在兩米左右還可以不用涉水,現時就不能了,當時高度約一點八米(參考最接近的高流灣潮汐站資料),壩旁的可踏處已被水淹。有人放下一根木條作踏腳,在一點八米潮水高度下剛好不用涉水,但同時要有很好的平衡力,坳仔於是很小心地橫過木條,當旁邊的遊人看到坳仔沒有跌進水中,立即誇讚歡呼。休息期間水位繼續上升,未過壩(西面)的人就在水淹前方停下,但東面的人變得很迷茫,最後施展各種招式返回西面,此時木條已是毫無用武之地。

  成功到達海岸另一邊,坳仔立即看看往烏洲塘山徑入口的情況,因為十一月時山徑是不能通行的,但看到一些較簇新的引路帶,總算放下心頭大石。循例拍攝一下紅石海岸,再吃點東西補充體力,開始上山往烏洲塘,同時一直留意靠右往長窩廢村的路口。因近來烏洲塘一帶小徑較少人走,灌木叢相當茂密,有時還要用樹剪剪去外伸的樹枝。在中後段樹林裡看到右邊有個半明顯路口,相信是通往長窩了,就充滿期待地走進去。

  村口附近有半倒塌的樹木,需蹲下通過,才走進兩分鐘,就看到兩座已破爛得只餘最底部的廢屋,屋舍都是用石砌成的,據介子《東北區域面面觀》第八章,估計長窩村已荒廢六、七十年以上。現場基本上處處泥土都被搗得鬆散,證明是野豬活躍地,同時塌下的樹枝樹藤也非常多,使殘存的路胚變得非常不明顯,要詳細探索並非易事,更有迷途之可能性。在廢村儘量找尋村民的遺跡,有的地方難以判斷是田基還是廢屋,當然要見好就收,坳仔並沒有繼續深入遊覽,大約逗留約廿五分鐘離開及前往烏洲塘。

  烏洲塘同樣有座荒廢甚久的小村落,旁邊是水量長期豐足的花籃坑,不過花籃坑的可踏腳之處似乎被塌樹阻礙,決定略過,接著沿小徑直上「跌死狗」南面平台。可能剛才應付密林及走長窩廢村時用去不少體力,加上風力微弱,有點辛苦,趁有時間就再多走一會,在東面的鳳凰笏頂開揚位置,鳥瞰鳳凰笏及鄰近的水警圍網,同時坐在附近的石上大休,圍網在「山竹」後明顯縮短了。值得一提,過往有小徑從花籃坑穿過烏洲塘海邊的澗谷,然後急登鳳凰笏頂,同時能回望深深的烏洲塘內灣,出口剛在上述開揚位置,由於該小徑近來完全無遠足隊走過,兩邊入口已被植物完全湮沒(最近一次走訪是四年前十二月之事)。

  大休半小時,開始回程之旅,先上海拔295米的「跌死狗」,再走約十分鐘接船灣淡水湖郊遊徑的鹿湖峒,然後快速經鵝髻頂、虎頭沙、三門山、長牌墩、伯公咀山崗、副壩回大尾篤,結束探索長窩廢村之旅,當中虎頭沙及伯公咀山崗一帶浮沙碎石較多,而抵達副壩時天色剛好入黑。

  往烏蛟騰的小巴站大排長龍:


  烏蛟騰村祠堂群:


  茶水站吃豬肉飯:



  準備起步:



  九擔租:


  沒在樹林中的上苗田廢村:



  下苗田廢村:



  下苗田一帶路徑被野豬群嚴重破壞:



  從下苗田上大峒,途中可後望吊燈籠:




  大峒:



  往觀音峒途中望向船灣淡水湖:


  觀音峒:


  印洲塘:


  警告牌對面的小徑下紅石門:




  吉澳供水水塘:






  誰人遺下的垃圾!?



  水塘附近有道明顯破壞的水泥徑:


  在紅石門小草坪鳥瞰內湖與海面:


  紅石門內湖盡頭,湖水頗為污濁:





  紅石門內湖與小堤壩:




  紅石門廢棄寮屋,可算村裡的地標:




  簷篷就用釘子把鐵皮固定在木條中:


  廢屋所在處,又名「乾門咀」:



  荒廢的發電機房:



  「山竹」期間沖上岸邊的各式垃圾,至今尚未清理:


  紅石海岸:







  湖邊的小橋遺跡?


  穿過堤壩至東面:



  堤壩在「山竹」風暴潮期間毀爛了:







  有人用一根木條作踏腳:



  要再坐著把身子挪動,才算成功不弄濕雙鞋:



  在堤壩東面攝攝紅石海岸:








  紅石門海峽:



  補給一下:



  各人施展不同招數,務求回到堤壩西面:








  上烏洲塘的小徑初段回望紅石門村及其海峽:





  黃竹角海與烏洲島:


  沿途不時有引路帶指引:


  長窩廢村在谷中,如何走進去呢?



  看到往長窩的半明顯路口了(右為來路):


  看到只餘最底部的兩座廢屋:





  另一座疑似廢屋:



  在廢村遊覽,看到大大小小的石堆,有時難以判斷究竟是田基還是廢屋:









  離開廢村時再攝一下廢屋:



  快到烏洲塘時,可見黃竹角海的烏洲島:



  進入烏洲塘了:


  穿過烏洲塘廢村:







  花籃坑澗道:



  路邊有被棄置的酒瓶:


  穿過花籃坑上山,初段仍見一些廢村痕跡:







  到達「跌死狗」下平台:


  在鳳凰笏頂賞景,近處乃鳳凰笏,可見水警防走私圍網自「山竹」後縮短了:





  鳳凰笏燈塔與小碼頭:




  到回程三叉路口,左路經橫山徑近鵝髻頂的船灣淡水湖郊遊徑,右路上「跌死狗」:


  上登「跌死狗」:


  印洲塘:


  潮漲下的紅石門(潮水高度約二點一米):


  鹿湖峒:



  塌樹痕跡:


  還有十公里多:


  回程途中的船灣淡水湖風光:





  還有大段路要走:


  刀頭咀與老虎笏廢棄養珠場:



  刀頭咀燈塔:


  長牌墩:


  副壩:



  船灣淡水湖與後方的八仙嶺:


  大尾篤作結:

沒有留言:

發佈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