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9年3月15日星期五

屏嘉壺穴登八仙



  日期:2019年3月13日(三)
  路線:南涌—鹿頸林屋—屏嘉石澗壺穴群—下七木橋—上七木橋—橫山腳廢村—八仙嶺自然教育徑—八仙嶺群峰—黃嶺—屏風山—鶴藪
  天氣:晴轉雲
  地圖:http://my.viewranger.com/track/details/OTk1MDA3Mw==

  屏嘉石澗下游的石崖上有一群外觀奇特的壺穴,然而由於難度較高及準確位置不明,所以一直沒有探遊過,直至幾天前有遠足隊下山時經過壺穴群,相信能力上可應付到,趁是日天氣仍佳,決定前遊。另外,八仙嶺群峰至屏風山都有一段時間沒走過,趁機再看看船灣海一帶風光,基於時間所限在鶴藪作結,並成為歷來首次在鶴藪結束的行程。



  下午一點半從南涌出發,沿馬路拐進南涌谷深處,南涌谷荒廢魚塘處處,不時有候鳥群在塘邊草地覓食,生態盎然,同時位置較為偏遠,沒有太多三層高的新丁屋建成,故農村面貌得以維持。在中段左轉往鹿頸林屋,路口寫上「非請勿進」四字,好不嚇人,但字跡較舊,而且遠足隊幾天前才到過,應該沒大問題吧?在魚塘間穿插,近十分鐘步程到鹿頸林屋村。

  南涌和鹿頸都是以魚塘為主的谷地,兩谷間隔了座山頭,裡面的村落名字大多很淺白,最後一字是「屋」,前面冠上族人的姓氏,再前面是所在地方,唯獨鹿頸林屋不在鹿頸,而在南涌,連民政事務總署的鄉村範圍圖都說了鹿頸林屋在南涌,叫「鹿頸林屋」而非「南涌林屋」似乎是某些歷史原因?鹿頸林屋村以寮屋為主,部分已荒廢的寮屋,在長期風吹雨打下,外層鐵皮脫落,露出紅紅磚瓦。到達馬路盡頭,看到村民自行製作的「嘉龍潭」指示牌,代表方向沒錯了,然而經過林屋時卻受犬隻熱烈歡迎,相信路口的「非請勿進」四字旨在提醒村裡有惡犬,而並非真正不歡迎遠足人士。

  很快到達屏嘉石澗下游,首先憑遠足隊標記,在旁邊樹林繞過,那段繞徑似是剛打通的樣子,很多樹枝、藤蔓阻路,相當費力。接回澗道,上走一片斜度約二分一的石坡,就可以看到奇特有趣的壺穴群,它們更排成一行,因為雨季期間那裡水流湍急,加上部分位置石面較脆弱,結果在湍急流水與山上碎石的長期衝擊下穿孔並形成壺穴。至於壺穴下方乃深不見底的「石板潭」,亦稱「嘉龍潭」,據說潭內有嘉龍魚而名。

  欣賞過壺穴群,還要上走一段澗道才到出口,之後再沿小徑上約兩分鐘就回到馬路了,逗留在澗道的時間剛好半小時。行程當然沒有那麼快才完結,事實上只是開端,沿馬路繼續上行,十分鐘左右到盡頭,再走前一點是「橋山橋」。橋山橋位處屏嘉石澗之上,土名「大瀝」,建於衛奕信徑工程期間。

  過了橋山橋,循例在十柱八角建築風格的尤德亭鳥瞰鹿頸谷、南涌谷及沙頭角區景致,接著就沿石砌的橫七古道步進深山。下七木橋村離尤德亭僅約五分鐘步程,荒廢良久,屋舍被野草重包圍。上山期間,右轉離開古道主徑,探索上七木橋廢村。很少遠足者會踏足上七木橋村,兩年多沒到過,村前的小古道變得難走了,環境更身處野豬林中,泥土被搗得很鬆散。在上七木橋村逗留約十分鐘,規模似乎不太小,其中一處遍地廢屋碎片,看來被閃電擊個正著。

  由於在村裡找不到其他小徑,原路返回,經橫七古道繼續上山,過了上黃嶺的路口,抵達海拔約250米的橫山腳高台廢田地帶,高台深處叢林中有兩座小村,現時當然已廢棄了,屋舍塗層大多脫落並露出大小不一的石塊,顯示村民昔日建屋時都採用就地取材的方法。在橫山腳上村及下村先後「打卡」,再走幾分鐘接八仙嶺自然教育徑,其後路況再趨於上行,直至海拔約350的八仙嶺上山路口為止。

  由路口至海拔511米的仙姑峰是幾乎無間斷的上山樓梯,相信是全天最辛苦的一段,但起碼較夏日好得多。仙姑峰是八仙嶺群峰最東的山頭,從東至西,其餘「七仙」依次為湘子峰、采和峰、曹舅峰、拐李峰、果老峰、鍾離峰與純陽峰,高度趨於向上,當中采和峰海拔489米,為「八仙」中最低,而純陽峰海拔590米,為「八仙」中最高。事隔四年多,漁護署又為八仙嶺換上新名牌,有點意想不到,可能舊名牌以凸字設計,在惡劣天氣下字跡容易脫落,令遊人產生不便之餘也為山上帶來垃圾。

  雖然是日為股市交易日,八仙嶺上仍見幾組遊人,絕大部分從西面而至的(當時已過四點)。在「八仙」上上落落,可鳥瞰船灣及大尾篤群村全貌,同時聽到龍尾灘工程發出的聲響,那裡將是新界北(大埔及北區)的首個泳灘。下午五點,還有超過七公里路要走,此時以鶴藪作終點已成定局,如時間尚早坳仔還會考慮經沙螺洞往大埔。沿八仙嶺山脊(衛奕信徑第九段)繼續西行,經過犁壁山、黃嶺及屏風山,不過衛奕信徑不經其山頂,是日就順道登犁壁山及黃嶺頂賞景。犁壁山頂海拔550米,沒有明顯測量柱或名牌,南面則是險峻的崖壁;至於黃嶺頂海拔639米,是新界北的最高點,南面有大量支路通往沙螺洞、洞梓或布心排等地。

  過了屏風山就要沿樓梯直降鶴藪,小心下行,避免摔倒及對膝部造成負面影響。到了馬路,進入行程尾聲,再走約兩公里馬路,穿過鶴藪水塘主壩,最後七點鐘回到小巴站作結,剛好有台小巴進來,很快就能上車,可以早點回家晚飯。

  南涌下車,海邊的小村叫「大灣村」:



  南涌望向沙頭角海:


  觀音廟:


  已結業的南涌士多:


  南涌楊屋:


  南涌鄭屋:


  鹿頸林屋路口有「非請勿進」警告牌:


  往鹿頸林屋的路是碎石路:



  在魚塘間穿梭,塘邊有些荒廢寮屋:





  不要過橋:


  到馬路盡頭,沿指示牌往屏嘉石澗:


  鹿頸林屋村犬隻眾多:




  進入屏嘉石澗:




  在旁邊小徑繞過:


  上走小段澗道:





  到屏嘉石澗壺穴群,這裡壺穴群排成一行,明顯的壺穴合共四個:






  壺穴下方是深不見底的「石板沫」:




  從壺穴群上方回望南涌谷:


  離開屏嘉石澗,可見通往屏嘉石澗入口被署方豎立「懸崖危險」警告牌:


  抵達馬路,這裡有座廁所:


  沿馬路上山,途經沒人駐守的鹿頸管理站:


  到馬路盡頭,穿過「橋山橋」,橋下是屏嘉石澗,土名「大瀝」:




  尤德亭鳥瞰南涌谷(左)、鹿頸谷(右)及沙頭角:






  幾天前遠足隊在此大休四十分鐘:


  石砌的橫七古道:


  下七木橋廢村:




  往上七木橋村的巨型塌樹尚在:


  泥土相當鬆散,環境像個野豬林:




  上七木橋廢村:













  其中一處遍地廢屋碎片,似乎被閃電擊中:




  接回橫七古道:


  橫山腳高台廢田:


  橫山腳北橋:


  連接黃嶺與新娘潭的十字路口:


  橫山腳南橋:



  已荒廢的橫山腳上村,村裡遺下破爛的「陳氏祖祠」:





  已荒廢的橫山腳下村:







  連接新娘潭的路口:


  教育徑明顯路口處上八仙嶺仙姑峰:


  仙姑峰:



  近望船灣淡水湖馬頭峰與橫嶺附近,後方是吊燈籠及印洲塘:


  仙姑峰南面是「馬騮崖」:


  從仙姑峰遠望沙頭角:


  烏蛟騰村:


  南望船灣淡水湖主壩、大尾篤與船灣,當中龍尾灘已成工地:





  續走餘下「七仙」:











  西望最高的黃嶺:


  回望剛走過的「七仙」:


  從純陽峰鳥瞰大尾篤:


  洞梓慈山寺:


  沿山脊朝西走往犁壁山:




  犁壁山頂的風光:






  上黃嶺途中的樓梯:


  接近黃嶺山頂:


  黃嶺頂附近的路牌與名牌:




  黃嶺測量柱:



  西望屏風山一帶,南面是一瀉而下的山崖:



  可望吐露港及大埔新市鎮:



  九龍坑山:


  大埔新市鎮與藏在雲中的大帽山:


  這裡可望馬鞍山(後左)、馬料水(後右)與馬屎洲(前左):


  洞梓慈山寺:


  北望沙頭角海:


  疑被閃電擊中的測量柱:


  雲中透紅的夕陽:




  經過屏風山,有路可經平頂坳下丹竹坑:



  牌後有路可上屏風山頂:


  沿樓梯一直下行:




  鶴藪水塘:



  鶴藪小巴站作結:


沒有留言:

發佈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