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9年11月17日星期日

全新西流江山徑



  日期:2019年11月3日(日)
  路線:烏蛟騰—犁頭石—三椏—牛屎湖—西流江—牛屎湖—三椏—下苗田—烏蛟騰
  天氣:晴
  地圖:https://my.viewranger.com/track/details/MTIzNjQ1ODQ

  因前一天走了近三十公里,翌日又預計會走長途路線,是日行程不如輕鬆一點,又可乘機視察三椏通往西流江的新遠足徑,原來該遠足徑已全面竣工及開放,長度約二千六百米,當然要全走一趟,體驗沿途路況。



  作為船灣郊野公園山徑樞紐的烏蛟騰,坳仔再一次踏足。天氣轉涼,烏蛟騰村茶水站的客家豬肉又向遊人供應,填飽肚子後正式起步。烏蛟騰屬新界北部其中一處內陸空曠地區,晚間降溫幅度較大,而且海拔約一百米,深夜及清晨氣溫可能較打鼓嶺還低。因近日雲量普遍較少,在夜溫偏低環境下,村旁的楓香林已逐漸有葉片轉紅跡象,較大棠山楓香林明顯為早(前一天的大棠山楓香林,葉片未有任何轉色跡象),坳仔決定先拍攝一下。

  九擔租是烏蛟騰往來三椏的必經之路(除非願意繞個大彎),明顯維持昔日清靜面貌。十分鐘後到一支路,左路經犁頭石及要上山一小段,右路則經下苗田及在窩谷中下行,但主要目的地均為三椏村。左路最高處可接小徑登上吊燈籠,不上吊燈籠,下了一半就到達已明顯荒廢的犁頭石村,村口的「五月茶古樹」維修中,不能走近,但想不到漁護署也在古樹前方建了新繞道,究竟用途在哪?

  抵達海拔近乎零米的三椏村,沒有停留,直往公廁右方的新建山徑入口,入口還放置了告示板,至於指示牌當然是不可或缺的東西,坳仔終於首次看到漁護署指示牌上刻有「西流江」三字,斜度較高的位置都變成樓梯了。

  上走至海拔近一百米的牛屎湖山山腰,在山腰橫走一段就下抵深藏樹林的牛屎湖廢村,靠近牛屎湖村正有巨型魚藤攔路,小心跨過就沒問題,漁護署亦特意豎立告示牌提醒遊人。牛屎湖村位置剛好在三椏至西流江的半途,已荒廢超過五十年,裡面的豬圈、爐灶等生活痕跡尚為完整。

  探索過後經樓梯下達近海的堤壩,然後繞經內湖旁邊的山徑和另一座小堤壩,接著沿樓梯一直上登西流江食水減壓缸,那段樓梯斜度較急,而且沒有樹蔭和路旁植物較高,在陽光曝曬下感覺有點炎熱。過了減壓缸路況趨於向下,某個開揚處是鳥瞰印洲塘的最佳地方之一,還可遠觀深圳鹽田貨運港。可能因為遠足徑剛剛啟用,地上的泥土尚未被壓實,從減壓缸下西流江的路充滿浮沙碎石,甚為滑腳,需加以小心。看到指示牌,代表抵達西流江,西流江是近海岬角的小漁村,於去年「山竹」期間受嚴重破壞,在鄉議局資助下成功把西流江村八座寮屋重建成組合屋,但只有一、兩戶人家長期在村內居住。

  參觀過西流江村,原路經牛屎湖返回三椏村,途經牛屎湖山腰時忽然有頭野豬從左至右橫過,那裡山徑坳仔走了幾十次,是日才首次看到,其實幾個月前也聽到疑似有野豬在樹林內活動。牛屎湖、西流江與較北面的磨刀坑一帶向來是野豬聚居的地方,以往在牛屎湖山徑沒遇到野豬,可能當時還是密林,穿插時的聲音早已讓野生動物及時撤退。

  抵達三椏村沒有停留,快速經窩谷中的苗三古道回烏蛟騰,入黑之時完成旅程。是日下午一點至五點坳仔都在新遠足徑和西流江逗留,期間只遇上一隊遊人,究竟新建的遠足徑能否吸引遊人前往西流江仍是未知之數,不如留待時間驗證。然而,三椏往西流江實際上是罕有的單向遠足徑,如果不選擇綑邊,就要原路返回三椏村。

  烏蛟騰村的客家豬肉飯:


  烏蛟騰村:


  楓香林葉片逐漸有轉紅跡象:





  九擔租村:


  上望吊燈籠:


  被封閉的犁頭石村五月茶古樹:



  古樹旁另有新繞道:


  犁頭石廢村:



  前望牛屎湖山:


  三椏村:





  西流江新遠足徑入口的告示板,地圖上已用粗虛線表示,代表明顯山徑:



  第一次看到指示牌刻有「西流江」三字:



  三椏至牛屎湖村路況:




  牛屎湖村口的指示牌,位置剛好在三椏至西流江的半途:


  牛屎湖碼頭旁的指示牌:


  牛屎湖內湖與小堤壩交界處的指示牌:


  牛屎湖灣:


  樓梯登上西流江食水減壓缸:




  虎王洲:




  印洲塘風光:





  西流江村旁的指示牌:


  西流江村:








  西流江碼頭與海岸:





  折返牛屎湖灣:


  牛屎湖廢村:






  牛屎湖山的黃昏:


  三椏灣與三椏村:


  重回三椏村:



  潮脹時分:


  暮色中的山徑:


  尚有丁點餘暉的烏蛟騰:

沒有留言:

發佈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