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9年11月30日星期六

龍泉谷上有肥佬



  日期:2019年11月9日(六)
  路線:城門水塘—龍門郊遊徑—龍泉谷—虎蹤徑—肥佬麥—鉛礦坳—新屋家—大埔墟站
  天氣:晴
  地圖:https://my.viewranger.com/track/details/MTI0MDYyNjk

  是日下午趁有半天空閒,不如遊覽闊別多時的龍泉谷與「肥佬麥」,兩者分別座落大城石澗下游及中游,然後沿麥徑八段旁邊的山腰前往鉛礦坳,並經衛徑七段下山。



  在梨木樹邨出發登上海拔約二百米的城門水塘小巴總站,路線可選擇經城門下村或城門道,時間和路況其實沒甚分別。秋高氣爽的周末下午,小巴站與上方的菠蘿壩自然教育徑人流如鯽,因為城門水塘鄰近市區,向來是相當熱門的遠足郊遊地點。龍泉谷將是下一個要到達的地方,取道龍門郊遊徑其實不太明智,因為與城門林道相比,路線明顯較長、較崎嶇和上山路較多,只是坳仔想令挑戰度高一點罷了。

  沿龍門郊遊徑樓梯不斷上行至海拔四百米高度才見明顯路口,支路也能通往城門水塘,但入口處已堆了不少枯葉,更有塌下的樹幹擱在地上。沒加理會,繼續前行,有些位置的野草長得連路胚都看不清楚,最恐怖的是淡竹葉草密度高得誇張,很易令衣褲黏滿種子,由於種子有倒鈎,黏上種子時的刺癢感覺絕對不會好受。

  所謂往城門水塘的另一山徑出口在城門林道(龍門段)盡頭附近,穿過時一點不輕鬆,因為根本不是通往城門水塘最直接的山徑,遠足者很少會刻意走訪,似乎連漁護署也開始放棄打理,究竟幾年後會否乾脆把它封閉呢?

  在林道盡頭接沒有指示牌但非常寬敞的山徑,估計那段寬敞的山徑最後通往城門水塘其中一處郊遊地點。然而,是日坳仔要走龍泉谷,所以要穿過鐵欄前行,本身是一道被署方封閉的山徑,再前行小段,左邊是虎蹤徑,右邊就是龍泉谷。

  龍泉谷所在之處是戰前「城門八村」之一的湖洋山村,海拔約280米,因城門水塘工程關係,八村在三十年代被遷移至錦田、粉嶺、大埔等地(參考《新界鄉議局原有鄉村名冊》第45頁)。湖洋山村雖然已廢棄近百年,痕跡仍清晰可見,包括廢田、齊整石堆及古道。穿過石澗可緩登至鉛礦坳,但如沿澗旁的古道上行,其實會悄悄地踏進石澗,當再也看不到明顯古道痕跡,趁機在旁邊的隱蔽小徑離開,接回「虎蹤徑」古道上「肥佬麥」,但小徑路況其實是非常崎嶇及不明顯,快到虎蹤徑時更有在樹林中硬闖的感覺。

  沿虎蹤徑上走約半小時,終於抵達「肥佬麥」,翻看遊記,上一次到訪已是三年前三月的事,可謂時光飛逝,記得再之前一年也走了好幾次。多年前有行友在石澗的大石刻上「肥佬麥」三字,所以那裡又被稱作「肥佬麥」。屬「城門八村」之一的南房肚村與「肥佬麥」只是咫尺之隔,穿過石澗,上行幾分鐘就看到南房肚村相關的痕跡,包括巨石牆、竹林與野草叢生的疑似廢田,當然村落荒廢年期極長,屋舍痕跡可謂消失殆盡,而且海拔接近五百米,相信是全境存在過的村落中地勢最高的其中一座,村民生活也肯定甚為艱辛。

  過了南房肚村遺址,繼續上行,路況脫離石磴古道,變成百分百天然山徑,顯示位置已離開「城門八村」範圍了。採取小量麥徑八段山徑往鉛礦坳,最高點海拔超過六百米,斜度先緩後急,大約一小時左右步程就抵達鉛礦坳,那是麥徑七、八段與衛徑七段的交接點,還有不同類型山徑通往城門水塘和大埔滘,交通四通八達。距離毅行者比賽只有約一星期,各方務求讓參賽者提供最佳的補給服務,公廁已翻新完成,添水機快將啟用,主辦方也搬來大量食水,可惜萬事俱備,只欠東風,隨後幾天社會局勢再度變得非常動盪,加上惡劣的交通情況,主辦方最終迫不得已地取消比賽。

  在環境轉暗下的樹林裡下行至新屋家,部分位置亂石很多,步伐不能太快,半小時後抵達打鐵屻附近的馬路,最後沿馬路下行,穿過新屋家村、碗窰回大埔墟站,結束半天的龍泉谷和肥佬麥行程。

  城門水塘:




  龍門郊遊徑入口附近的牛群:


  登上龍門郊遊徑:



  在路口選擇另一道支路下「城門水塘」:



  沿途野草和淡竹葉草都很茂密:




  抵達城門林道(龍門段):




  通往龍泉谷的路:



  湖洋山村的遺跡:








  龍泉谷所在的大城石澗:




  沿古道上行,只會引到大城石澗澗道:






  這裡有非法入境者出沒痕跡:


  這裡接回虎蹤徑的路非常不明顯:




  虎蹤徑:


  回望路口,左下虎蹤徑,右往龍門郊遊徑:


  「肥佬麥」所在的大城石澗:




  南房肚村遺跡:






  南房肚村的竹林:



  上望大帽山:


  不直接往鉛礦坳,走小量麥徑八段往鉛礦坳:





  供毅行者比賽的食水:


  翻新了的公廁和快將啟用的添水機:



  鉛礦坳涼亭:


  夜裡下走新屋家村:



  大埔墟站作結:

沒有留言:

發佈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