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3月26日星期一

閒遊鎖羅盆 2018



  日期:2018年3月25日(日)
  路線:鹿頸-鳳坑-谷埔-榕樹坳-鎖羅盆-荔枝窩-亞媽笏-烏蛟騰
  天氣:雲轉晴
  地圖:http://my.viewranger.com/track/details/NzA1NTU0MQ%3D%3D
  
  是日一行廿五人遊覽已荒廢的榕樹坳村及充滿傳聞的鎖羅盆村,大部分團友下午完成行程後在烏蛟騰村享用特色盆菜宴,巧合的是連續三年復活節假期前的星期日,坳仔都在鹿頸出發並有到訪荔枝窩。

  坳仔的Facebook專頁:http://www.facebook.com/paktamauhiking/

  八點半在粉嶺站集合,分兩台小巴至鹿頸村起步,再前行幾分鐘至雞谷樹下村。鹿頸及雞谷樹下村士多一向是業餘車手的聚腳地,假日當然熱鬧非凡,路邊停泊了大量豪華房車,而且不少更配上大吉或特別數字的車牌,想必高貴非常。沿海邊村路慢走,穿過鳳坑村,四十五分鐘後到谷埔村,意「穀物茂盛的平地」,面積甚大,曾幾可時是沙頭角區極具規模的村落,近幾十年因農業衰落紛紛外遷,現時只得近海邊的士多有人常住,常住者連當年千分之一也不到。

  從村頭至村尾也得走五分鐘路。之後開始上山,初段先登上一段新建樓梯,目的在避開附近的新墳。沿坳背嶺西北麓山腰前行近半小時,過了山坳後隨即轉為下行,不久後抵達林中的榕樹坳村。榕樹坳村已廢棄超過三十年,近海邊為村校「培文學校」的原址,在上世紀七十年代因應國內難民潮,改建成英軍軍營,並用以短暫囚禁非法入境者,大概八十年代軍人撤退,村落也正式荒廢。大家在軍營及村口碼頭稍為拍攝,之後穿過一排又一排廢屋離開榕樹坳村,翻上一座小山崗再落行程重點的鎖羅盆村。沿途的樹林中有不少野豬出沒的痕跡,而臨到鎖羅盆村就變成以樓梯為主。

  鎖羅盆是一座狹長的村落,原本因荒廢多年變得林木蔽日,不少靈異傳說因此而生,至2010年左右原居民開始回村打理,移除了不少樹木,陰森感覺全消,每年農曆新年前,每戶廢屋也掛上新春聯,成為廢村中的一大特色,可惜是日不見村尾的原居民回來,無緣閒談。我們於是在廢屋群前拍攝大合照,正當準備之際,原來還有一名行友仍在榕樹坳碼頭,於是在WhatsApp群組求助,據知連撤退之路也不清楚,所以殿後的R君只好原路返回榕樹坳村接走肇事行友,大合照就變得不完整了。逗留一會,沿村徑走至海邊,穿過經堤壩後又上山去,初段是一段頗陡直的樓梯。

  抵達崗頂後,稍休少許後下降至山塢海邊,再走約十五分鐘到荔枝窩村。荔枝窩現時屬地質公園一部分之餘,也是一座甚具規模的傳統客家村落,在村民的努力下,近兩、三年吸引不少遊人。我們隨即在荔枝窩休息約十五分鐘,一點半起步,此時也遇上共超過三百人的旅行團,為防行友失散,所以要WhatsApp群組中宣布集合地點在慶春約七村廣場的大涼亭。休息期間收到肇事團友消息,表示他已到鎖羅盆,按照步速要四點後才回到烏蛟騰,所以因應大隊狀況,通知茶水站老闆把約定時間延後十五分鐘,邊吃邊等。

  離開荔枝窩,沿石磴古道慢慢上行至分水坳,然後繼續上走至亞媽笏,最後就經郊遊徑直落烏蛟騰村,下午三點十分到達茶水站。當大半隊友到達後,老闆隨即開爐,近半小時後正式享用盆菜,最後的一名團友也趕及在享用前入座,同時肇事行友也從荔枝窩乘船離開了。由於坳仔的一圍女士較多及人數較少,所以用餐速度較慢,鄰圍的食物很快就吃光,期間老闆還加送自家種植的青菜,好讓我們健康一點。鄰圍五點前已全部離開,只有坳仔奮戰到六點多,陪同肇事行友的R君,六點才趕到,坳仔已為他留了食物,老闆最後也順道把盆菜再翻熱一下。

  業餘車手的聚腳地--鹿頸:





  荒廢郊遊場地:


  鳳坑、谷埔村在前年一度封村:


  鳳坑村:



  沙頭角海及谷埔內灣:



  谷埔村:





  水警屏障:


  榕樹坳廢村:




  荒廢軍營:







  榕樹坳碼頭:


  榕樹坳村另一邊廢屋:






  榕樹坳至鎖羅盆路上:



  水缸:


  鎖羅盆村:







  鎖羅盆堤壩與內湖紅樹林:




  鎖羅盆灣:


  到達荔枝窩時,剛好遇上超過三百人的旅行團:







  荔枝窩圍村:



  沒種東西的復耕農田:


  上分水坳的古道:


  分水坳:


  亞媽笏落烏蛟騰:




  樹屋:


  各位準備享用盆菜:




  鄰圍已吃大半,但坳仔的一圍只吃了少許:



  期間老闆加送青菜:


  鄰圍很快就吃光:



  烏蛟騰廢田上的牛群:


  烏蛟騰村:


  公廁翻新中:


  連續兩星期都出沒在大埔墟火車站的藝術表演者:

沒有留言:

發佈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