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0年1月7日星期二

飛鵝南脊好終結



  日期:2019年12月26日(四、聖誕節翌日假期)
  路線:彩虹站—茶寮坳—南脊(高危段)上飛鵝山—象山—飛鵝山道—東洋山—牛寮—大腦—荒徑往企壁山—大涌口—西貢(新手不宜,尤其飛鵝山南脊)
  天氣:晴
  地圖:https://my.viewranger.com/track/details/MTI3MjY4OTM

  趁2019年兼2010年代最後一趟行程,加上天氣頗佳,不如走趟難度較高的路線,決定重遊三年前的飛鵝山南脊(當時也是全年最後一趟行程),亦順道探索從大腦村往企壁山附近的荒僻山徑。

  從彩虹站出發,穿過彩雲邨和清水灣道,登上近海拔二百米的飛鵝山道近茶寮坳,在異常溫暖的天氣上山,而且又處於正午時分,感覺必然有點熱。登山入口在飛鵝山道一號附近,期間發現有兩個入口相距五十米左右,只有第一個入口有路標及繩索,但環境是個斷了的壕溝,而第二個入口是明顯山徑,最後就在第二個入口登山,似乎純粹入口位置不同罷了,因為很快看到右邊帶繩索的山徑。

  上了十餘分鐘見明顯支路,左邊是難度高的高危段,右邊是難度更高的崎嶇段。沿高危段山徑盤旋上行,斜度一直頗高,甚至有少量攀爬成分,上累了就不時回望腳下的觀塘區一帶樓宇,但所在處乃陡脊,自然富懸空感。登山時正遇上罕有的日偏食,食甚在一點五十五分出現,四十六巴仙的太陽直徑會被月球遮蔽,此時離食甚半小時不到,雖然仍被太陽曬個正著,亮度較半小時前顯著柔和,剛才的炎熱感消失了,單用相機或手機亦可攝到太陽,心想如果每日都如此,對經常到戶外活動或工作的人士肯定是個喜訊,尤其夏天,起碼曬傷機會大減。

  飛鵝山南脊的「地標」莫過於「自殺崖」,位處海拔近五百米,崖高逾六十米,崖上和崖下都有觀景平台,崖下平台屬凌空之餘,石面還是斜的,更驚嚇的是平台之下已是百米深淵,縱使冒險走至平台拍攝,也得極小心地在狹隘的平坦處移動。在平台不敢停留太長時間,「快閃」拍攝一兩分鐘,繼續沿山徑登上「自殺崖」頂,崖上平台感覺相對安全,因岩石是向內凹入,除非站得太近崖邊。

  快到飛鵝山頂尚有一處需要攀爬的位置,在食甚時剛好抵達山頂附近。飛鵝山是九龍半島唯一高度超過六百米的山頭,位置又相當突出,固然有多個無線電站和發射站,方便山下數以十萬計市民。未知是否近來遠足熱潮退卻,還是聖誕假期很多人另有活動,假日的飛鵝山仍頗為冷清,只有零星遊人經過和休息。

  在霧霾依然有點大的日子欣賞九龍半島大部、九龍群峰和西貢蠔涌一帶景色,較遠的港島區就已經看不到,夏季時才容易得多。逗留約十分鐘往飛鵝山道,途經有幾座小山崗的象山,最高點為海拔585米,但沒有明顯測量柱,只見石錐。走畢象山山脊,在頗斜的山徑下行,再上行小段,很快抵達飛鵝山道,先登上觀景台賞景,景色範圍以蠔涌為主,輔以東洋山和黃牛山一帶。

  十五分鐘後拐往海拔533米東洋山,沒想到過往寂寂無聞的山頂,如今竟然人山人海,連通往山頂的短短一百米距離都要排隊,他們的裝束都不像遠足者,似乎近日有傳媒介紹東洋山有芒草群,加上對於有車一族來說非常方便,吸引很多遊人「打卡」。

  走過東洋山,就接回衛徑四段,沿無間斷的樓梯直降蠔涌谷高處的牛寮村,臨到牛寮時環境變成樹林。牛寮尚有一座完整石屋,不像已荒廢,但環境實在不適合讓人居住,每次經過時都好奇想看看情況,屋外垃圾遍地,只見鐵閘不見大門,再從鐵閘空隙窺探屋內,多個角落亦堆滿垃圾,地上一片濕漉漉,好不嚇人,空氣夾雜幾種異味,究竟石屋住客是何人?如果有人肯善用石屋經營小士多服務遠足者,必有作為。

  牛寮村旁是大藍湖路,沿大藍湖路北行,近廿分鐘左右到界咸村外的大腦古道入口。大腦古道石塊完整,樹林環境幽雅,不知不覺間抵達大腦村範圍,最完整的建築物就只有曾氏宗祠,還有石澗另一面的古董磨蔗機。在磨蔗機尚有小徑往企壁山方向,初時仍是在古村垣牆間穿插,環境很快變得相當荒蕪,期間看到一個路牌寫往白沙灣,嘗試跟隨路牌標示走幾分鐘,卻像走上打瀉油坳方向,亦偏離地圖顯示的路線,於是就折返剛才的路口。步經一片廢田附近,更被塌樹阻擋,之後路況都非常崎嶇或灌木叢相當茂密。就這樣花了近一小時,看到漁護署路牌,代表已接回打瀉油坳下企壁山之山徑,坳仔也可以鬆一口氣。沿石級一直下行,十五分鐘後到孟公窩路,再經企壁山墳場旁邊馬路和村徑繼續下行至大涌口村,適逢假期黃昏,為免難以上車,決定徒步回西貢墟,結束全日兼全年旅程,全年遠足日數合共七十六天,時數約三百五十九小時。

  彩虹站牛池灣街市起步:


  2019年的賽龍舟廣告想刊登至2020年端午節?


  彩雲邨:


  扎山道落成石碑——1907年由119賈特步兵團建成:


  飛鵝山道路口石碑,如要挑戰飛鵝南脊,不要越過石碑,請向後退:



  登山入口在飛鵝山道一號附近:


  上山初段:




  南望安達臣道和大上托:


  應是全脊最斜之處:



  下望順利邨和安達臣道一帶樓宇:



  繩索下是更陡峭的「日落脊」:


  回望飛鵝山道豪宅群:




  飛鵝南脊屬陡脊和間中有懸崖:


  鳥瞰牛池灣、順利邨和觀塘區樓宇:





  巨大的自殺崖:



  飛鵝山豪宅區一帶建築物和配水庫:



  日蝕期間的太陽:




  逐漸走近自殺崖範圍:







  自殺崖下的凌空觀景平台,下方已是百米深淵:




  從崖下觀景平台看到的風景:








  快到飛鵝山頂,亦有一處需要攀爬的位置:


  目標將至:



  飛鵝山無線電站:



  飛鵝山頂測量柱:


  飛鵝山發射站與直升機坪:









  從山頂望向西貢蠔涌和白沙灣一帶:




  黃大仙區與九龍群峰,當中最顯眼的莫過於獅子山:



  是日霧霾仍較重:


  北望象山與較遠的大老山:




  在山脊竹林穿插往象山:






  象山頂的石錐及回望飛鵝山頂:



  走在連綿起伏的象山山脊:


  走畢象山,需在頗斜山徑下行一段,然後才往飛鵝山道:



  漁護署在飛鵝山道的入口設警告牌,提醒飛鵝山過往曾有嚴重甚至致命意外:


  位處東山的飛鵝山道觀景台:





  從觀景台望向東洋山與較高的黃牛山、水牛山:




  從觀景台望向蠔涌與白沙灣:




  衛徑「新鴻基地產段」由沙田坳至飛鵝山道觀景台止,全屬馬路:


  登上東洋山:




  回望飛鵝山與象山山脊:


  東洋山頂與芒草群:








  望向黃牛山與水牛山:


  望向蠔涌方向下山:




  牛寮村:





  石屋外垃圾遍地:


  牛寮連接大藍湖路路口:


  村民在界咸村口涼亭提示人們請勿放置食物,否則會引來野豬:


  沿大腦古道上行:




  大腦古村垣牆:


  大腦村曾氏宗祠:





  橫過石澗:


  古董磨蔗機:


  沿荒僻小徑往企壁山方向:







  往白沙灣方向的人工路牌,但沿路牌走了幾分鐘,似乎是登上打瀉油坳:


  經過塌樹處處的廢田附近:





  回望飛鵝山脊上的日落:





  接明顯山徑下孟公窩路:





  大涌口村徒步回西貢墟作結:


沒有留言:

發佈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