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1月19日星期四

勇闖結界大蚊山



  日期:2017年1月8日(日)
  路線:北潭坳—大浪坳—大蚊山(370米)—鹿赤走廊—鹿湖郊遊徑—牌額山(409米)—引水道—北潭涌
  天氣:晴,氣溫23至26度

  是日探遊傳說中使人結界的西貢大蚊山,又稱「桔仔樹山」或「大門山」,位處蚺蛇尖南面,過往幾次遠足人士離奇失蹤的事件都發生在那裡,為了看看大蚊山的環境是否容易令人產生結界的感覺,決定到此一遊。
  近正午在北潭坳起步,在偏快步速下用四十五分鐘步程到大浪坳,左路上蚺蛇尖,而右路上大蚊山。沿途都是不斷上山的密林地帶,中段其中一支路口通往山下方向,之後的一段路斜度頗高,但小心走是不難應付,最後臨到山頂處又有一個路口往下,如果向上走的話是很難迷路的。然而,若向下走的話就要小心,兩年多前首訪大蚊山,落大浪坳時一下山就走錯路,迎面看到夕陽已知不妙,後來很快修正,估計中途出現的支路應直落赤徑方向。

  由大浪坳起計至大蚊山頂約半小時多點,然而山頂已完全被叢林遮蓋,所以無景可賞,自然無法吸引遊人。在山頂稍休十分鐘,轉往對面右路經西南脊落鹿湖(左路經南脊落西灣,上次走過,叢林極密),此路也是半年前某獨行者遇事的地方。往鹿湖的路近月可能較多人走訪,所以引路帶不少,叢林明顯沒有想像中為密,除中段有一兩道旱澗處路況略為模糊外,整體環境不易使人迷途。

  半小時步程見空曠地方,看地圖位置將近鹿湖,正當以為傳說中的結界「無料到」之際,身後發現有一道不明小徑,而且前面是個大V谷,低點約海拔160米,接著還得急攀上海拔236米的山崗,然後再急落至鹿赤走廊近鹿湖,途中亦見一些不明叉路,幸好太陽位處偏西南面,而坳仔也向西南方走,所以一分鐘的迷路也沒有。上次傳說中的結界正處夏天高溫高濕度的環境,事主一離開大路就要急上再急落,已耗用不少體力,之後還要身處在焗促的灌木林中,望著稀疏引路帶(一定不會較現時多)及眾多不明交叉點覓路,而且從地圖看,臨到真正上大蚊山前,亦有隱蔽橫山路東走至南脊。如果體力不足,加上心理因素及實際環境下,相信在236山頭至上大蚊山的坳位支路間不斷打圈其實不難,看來傳說中的結界並非子虛烏有。

  經鹿赤走廊南行十分鐘接鹿湖郊遊徑,如往西灣亭方向走,再十分鐘步程左右到鹿湖村遺址,位處夾萬坑中游,在上世紀中葉開村,但不到十年就廢棄,五座廢宅的明顯輪廓至今仍存。原路折回再急上鹿湖高原,之後就要覓路上牌額山,由東脊上,西脊落。上回訪遊牌額山已是三年半前的事,可能此脊遊人較少,人工密林長得很茂盛,初段路胚亦時而不見,較上回難走,花了不少力氣才上抵山頂。

  牌額山頂盡被箬葉(竹葉的一種,可用作包粽)覆蓋,由於天氣有點熱,且時間亦算早,所以坐在地上大休近半小時,在此風光以赤徑口及高塘口為主,近處山崗上的人形沖刷痕跡仍存著。休後接西脊下接鹿湖郊遊徑,此段的密林出奇不多,或許遊人多由牛湖墩直往鹿湖方向,而旁邊的牌額山頂卻被忽略了。沿郊遊徑落樓梯,再經引水道及穿過小澗出北潭路,此時只是四點半多點,因九點後已無吃過任何東西,就在北潭涌吃餐蛋麵,然後才回市區作結。

  北潭坳起步,經赤徑村上大浪坳,在赤徑遇上一群牛在灘上休息:








  上大蚊山的入口在緊急電話後方:


  大蚊山山路上有零星芒草生長:


  上望大蚊山:


  蚺蛇尖山脊:


  東龍二輋與赤徑口:


  東龍二輋與蚺蛇尖:


  長咀與大浪大灣一帶:




  近山頂的另一不明路口:


  風景欠奉的大蚊山頂:



  轉落鹿湖途中望向螺地墩、大浪西灣一帶:



  途中或有一些不明顯支路




  臨到鹿湖,不明支路開始增多,而且經一些沖蝕痕跡,易感迷途:










  由V谷至鹿赤走廊的路段感覺有點漫長:



  接回鹿赤走廊,南行十分鐘往鹿湖郊遊徑:



  鹿湖村遺址:





  經東脊上牌額山,沿途是很茂密的人工密林:





  赤徑對上山崗的人形沖刷痕跡:


  蚺蛇尖及大蚊山:


  牌額山頂的箬葉林:




  從山頂看赤徑口、高塘口:




  經西脊接鹿湖郊遊徑:




  下達引水道:



  經澗道出北潭路:




  鯽魚湖村:


  北潭涌村「培才學校」原址:


  北潭涌六鄉福利會:



  北潭涌完成:

沒有留言:

發佈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