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9年8月15日星期四

全綑馬屎洲之旅



  日期:2019年7月30日(二)
  路線:三門洲漁民新村—馬屎洲(順時針綑岸至全島最東端—114山頭—自然教育徑)—三門仔漁民新村
  天氣:雲,間中天晴
  地圖:https://my.viewranger.com/track/details/MTEzMzc1OTA=

  是日本來是天氣不太好的一天,但陽光較預期多,不如來個短途行程。臨近農曆初一,下午水位頗低,而且坳仔已有幾年沒到過馬屎洲,正是環島的好機會,因為漲潮時難以不用涉水地走畢馬屎洲北面的海岸線。


  在三門仔小巴總站出發,映入眼廉的是屋舍齊美的三門仔漁民新村和船灣避風塘。三門仔漁民新村現址本身並非叫三門仔,三門仔原本位處船灣淡水湖主壩以南的白沙頭洲東部,旁邊還有一座名為三門墩的小丘,但因船灣淡水湖工程關係,那裡原有的漁村連地名都遷去鹽田仔島北部現址。如果拿著地圖,隨意問十個人三門仔的位置,而他們又知道答案,相信十個人都會指向馬屎洲附近。

  三門仔漁民新村只佔鹽田仔島一小比例,全島還是以附近村民的山墳為主。穿過漁民新村,沿指示牌開始上山,在滿布山墳的鹽田仔小山丘樓梯上上落落,近半小時到達馬屎洲。馬屎洲為連島沙洲,在大漲潮下(約兩米以上)潮水會把沙堤淹沒,遊人出發前請儘量留意潮水高度,避免行程取消甚至被困在島上。

  踏進馬屎洲,就見一座涼亭,也是全島唯一的涼亭,右邊是自然教育徑,左邊有座「路不通行」指示牌,那裡通往牛寮下及馬屎洲北岸。三年前走過北岸半段,有些位置只有大退潮下才露出水面,所以後方有小徑,讓遊人安全穿過,不過似乎去年的「山竹」把小徑堆滿塌樹,是日只能一直沿海岸線一直前進。海岸布滿各式各樣垃圾和船隻,還有一座已廢棄的漁排,是否隨「山竹」風暴潮沖來?

  中段其中一處被大樹阻擋,有點難度,之後在礁石間穿插,伴隨小量需手足並用的位置。看到船灣淡水湖大壩,代表已到全島的東面,此後的海岸線路段基本上沒有難度。原來風暴「韋帕」不知不覺間在南海形成,天文台已發出一號風球,難怪風力有點強勁,其實以當時風力,已不適合水上及一些「綑邊」活動。然而,硬幣也分正反兩面,正因風力有點強緣故,加上位處內灣,感覺才不難受,環境有如抓癢般。如果抓癢太暴力的話,那就會抓破皮膚了,相信在八號風球走同一段路,沒有人感到舒適吧?

  用了一小時左右,從涼亭抵達全島最東端,有道小徑直通海拔114米山頂,意想不到的是初段有些樓梯,究竟為何修了一小段就沒有再修上去?臨近山頂,灌木叢頗為茂密,但路胚仍算明顯,最後用了廿分鐘左右抵達山頂測量柱,當然要停下來,鳥瞰船灣海、吐露港、八仙嶺的優美風光,在「韋帕」環流影響下,雲朵快速移動,時晴時陰,西面天空不時出現耶穌光。

  全島西南面還有一座高度相若的小山,但是日不刻意探索,原路返回海岸,似乎那裡植物都朝向山頂生長,雖然是同一段路,感覺卻較難走及茂密。回到海岸,就是平坦易走的自然教育徑,但教育徑的指示牌,相信在「山竹」期間消失了,只餘下一些看似平凡的岩石,沒留意指示牌的話肯定會給錯過。想起自然教育徑有些流浪狗聚集,於是下山途中拾起樹幹作戒備,不過是日流浪狗似乎不在馬屎洲海岸活動,還在早已撤退,沒見牠們蹤影。慢慢走,用了三小時環繞全島一圈,最後經鹽田仔小山丘樓梯,入黑之時回到三門仔小巴總站,結束全綑馬屎洲之旅。

  三門仔漁民新村起步:





  鹽田仔小山崗北望八仙嶺與黃嶺:



  前望馬屎洲:



  從連島沙堤南望馬鞍山及北望船灣海、八仙嶺:






  馬屎洲入口涼亭:


  「路不通行」牌後接馬屎洲北岸:


  遺下的各式各樣垃圾:


  船灣海:



  岸上的船隻和廢棄漁排:





  牛寮下附近的小蓄水池:



  北望八仙嶺、大尾篤,西望鹽田仔一帶:






  中段難度較高:



  在礁石間穿梭:





  看到船灣淡水湖大壩,代表已到馬屎洲的最東面:



  在東端海岸線繼續前進:






  沿小徑登上山頂,初段有一些樓梯:





  從山頂附近下望回船灣淡水湖:


  馬屎洲114米山頂測量柱:



  西望鹽田仔及三門仔漁排:




  望向八仙嶺及馬鞍山新市鎮:






  船灣海中央的洋洲:




  耶穌光照在大埔新市鎮:



  汀角村一帶:


  三門仔漁排:


  八仙嶺與船灣淡水湖:


  返回海岸,沿自然教育徑往涼亭途中:







  馬屎洲水茫田,年前曾建有非法骨灰龕場,現時已回歸大自然:



  暴風雨前夕的船灣海、吐露港:



  西望九龍坑山:


  三門仔小巴總站作結:

沒有留言:

發佈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