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5月4日星期四

新界東北大環走



  日期:2017年4月30日(日)
  路線:鹿頸-谷埔-榕樹坳-鎖羅盆-荔枝窩-三椏-牛屎湖山-西流江-三椏-下苗田-烏蛟騰
  天氣:晴

  是日陽光普照,可是事前未有特別規劃行程,所以又走坳仔最愛的船灣郊野公園,欣賞古村群的風光,同時深入榕樹坳村裡的荒廢英軍軍營。另外,下午較後時段適逢大退潮,所以再度踏入西流江對開的烏排小島,前次踏足已是三年前的事

  GPS紀錄:http://my.viewranger.com/track/details/NDgzODM0NA==


  十一點在粉嶺站等候小巴至鹿頸,幸好候車人數較預期少,第三班就上車,雖然正值國內長假期,但沒甚同胞,因為他們都去西貢半島及大嶼山郊外了。從鹿頸起步,快速沿岸邊水泥村徑經鳳坑往谷埔村,由於當前是2.3米高的大漲潮,潮水幾乎沖至岸邊,如果水位再高十餘厘米,村徑或許會被埋在水中。從谷埔望向沙頭角禁區裡的新樓盤「尚澄」,雖然樓宇還未成型,不過幾天前已經開售,每平方呎更達萬元,定價頗為進取,幾乎貼近新界區新市鎮的水平。近年樓房價格不斷上揚,更開始脫離人均收入水平,然而香城屬自由經濟市場,加上業主的免疫力又越來越強,近年股市雖有幾次大跌市,但樓價下跌幅度卻越來越少,他們壓根兒不想把樓房賣出,寧可多買一家收租,最後準要變成永無止境的升市,除非香城再現大型天災罷了。

  離開谷埔後轉上山路快速往榕樹坳,需時半小時,此段乃山腰路,最高點也僅五十米左右。榕樹坳村已荒廢三十餘年,不少村屋明顯破落,當年駐境英軍為村裡的最後一名住戶,把村口的「培文學校」改建成軍營,來堵截及囚禁非法入境者。事隔多年,軍營也已開始破落,野草叢生,主營房及廁所裡非常凌亂,原有擺設幾乎無可指認,僅旁邊的發電機房及兩座廁所暨浴室之擺設仍為完整。

  探過軍營,途經一排廢屋後過溪上山坳再落鎖羅盆,步程約半小時,上山初段為溪邊路段,地上有野豬出沒痕跡處處。抵達鎖羅盆時稍為轉右,看看村篤的廢屋,見有白煙升起的畫面,原來其中一戶原居民又回來了,順道閒聊一會,他每個星期日都會坐船回祖屋打理,不於屋舍過於破落,加上成本問題,所以未能進一步修箿其祖屋,否則就可在屋內過夜了。村民依舊在每年新春前為每戶祖屋貼上新春聯,可是今年陽光較多,那戶原居民守著的祖屋的春聯短短三個月就褪色。

  從村腹走至海邊堤壩附近賞景,忽見路中心處有頭疑似豹貓屍體,而且還開始散發一股腐臭味。穿過堤壩,經樓梯急登至小山崗,再落山塢、九蘆頭坳至荔枝窩。荔枝窩村仍是一如所料的熱鬧,連豆花及回程船票都已售罄了,而「西門」旁的復耕田野近來亦插上新的秧苗,準備年尾的收成季節。

   翻過山尾坳抵三椏村,從公廁旁跨鐵欄接小徑往牛屎湖,但初段的路卻被搗爛了,變得頗為難行,未知屬野豬還是人為痕跡。現時仍是享受上網樂趣的時間,三星期前「瀏覽」了逾一百六十個「網站」,可是是日卻無法連線,因為已被別人搶先一步了。在牛屎湖村循例攝下幾張相,之後出海邊,再上減壓食水缸的小山崗,下望印洲塘及虎王洲一帶風光,亦可見連接烏排的連島沙洲在大退潮下露出水面,所以回到海邊後走至烏排慢慢留影。

  經海邊走幾分鐘到西流江,是一座荒僻及主要以鐵皮屋建成的漁村,前兩次(去年十一月及今年年初二)到訪時都無人,是日最少遇上三名村民,其中一名更主動問道要否汽水,惟坳仔婉拒了,因為袋中仍有最少一升水。沿岸邊經拗魚咀出三椏村,正值大退潮(水位僅0.5米高),基本上沒甚需要攀爬的位置,有如天然海濱長廊,惟步經內灣泥灘時仍得謹慎,吸腳的泥沼也同時出現在眼前,一不小心的話就把雙鞋插進沼澤了,甚至把鞋面、鞋底解體。六點抵達三椏村,因翌日仍是假期,所以士多老闆會通宵留守,坳仔也提早吃餐蛋麵及豆花作晚餐,然後經下苗田直出烏蛟騰,結束是日合共廿四公里的東北穿村大環走之旅。

  鹿頭起步:



  大漲潮:





  鳳坑村:


  沙頭角新盤--尚澄:



  沙頭角:



  谷埔村的內湖也藏在水中:




  從松記士多往榕樹坳:





  若從榕樹坳回谷埔,就要從屋間縫隙處離開:


  榕樹坳村:






  村口神位:


  軍營遺址:


   廁所及公共浴室:



  8號營房內部:






  電箱:




  發電機:



  1號營房已全面回歸大自然:


  另一廁所在叢林深處:




  從碼頭看榕樹坳灣及深圳鹽田區:



  榕樹坳村廢屋群:










  過溪上山,經過樹林處時可見路旁有不少野豬痕跡:



  溪畔田基:



  下望鎖羅盆:


  水箱:


  鎖羅盆村篤的一排廢屋:




  牛群在廢田覓食:


  鎖羅盆村新春聯:







  石磨:


  近堤壩處的牛群:


  鎖羅盆碼頭:





  堤壩:


  鎖羅盆灣:


  鎖羅盆內湖,現變成大片紅樹林:



  山塢:


  往來荔枝窩至馬料水的街渡:


  荔枝窩村:






  復耕田野:




  新插秧苗:



  荔枝窩內灣岸邊:



  小灘廢田:


  山尾坳:


  三椏村:



  鐵欄後隱蔽路口上山:


  被搗爛的路面:


  牛屎湖山望三椏:


  牛屎湖廢村:









  夏天來了,已有一些人面蜘蛛:




  牛屎湖海邊:


  牛屎湖真的有牛:



  水位明顯下降,潮水從內湖湧出:


  上登西流江食水減壓缸:




  下望虎王洲:



  烏排:



  西流江碼頭岸邊:


  踏足烏排賞景:













  對岸的吉澳白沙頭:


  深圳鹽田港:


  斜陽下的烏排:



  偏僻的西流江村:







  西流江前臨印洲島:



  沿海邊出三椏村:









  拗魚咀:



  吊燈籠後的夕陽:


  在正常水位下較難過的位置:





  臨到三椏村時的泥沼地:



  三椏村晚餐:




  潮退下的三椏灣:



  苗三古道出烏蛟騰:





  農曆初五的月光:

沒有留言:

發佈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