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5月26日星期五

海背嶺上屏風山



  日期:2017年5月21日(日)
  路線:南涌—海背嶺(255米)—龜頭嶺(486米)附近—南涌郊遊徑—平頂坳—屏風山—黃嶺—新娘潭—烏蛟騰
  天氣:陰,間中有微雨,山上風勢較大

  是日天氣仍較為遜色,不過看雷達圖遇上明顯降雨機會不大,想起上月清明節時海背嶺山脊正有山火,所以趁天氣仍未轉熱時再走此脊,盡賞沙頭角海兩岸群村之風光,不過由於上山途中以密林為主,且近日天氣潮濕及間中有雨,積水仍相當多,穿密林過後褲管及雙鞋當然濕透了。

  GPS紀錄:http://my.viewranger.com/track/details/NDk5Mjk0OA==


  兩點半在南涌巴士站出發,朝鹿頸路前行十分鐘,右方見一道樓梯,上行小段乃附近原居民墳區。在墳間穿插一會,尋獲明顯小徑而上,但斜度較高,清明節的山火也把兩旁的樹木燒焦,所以要小心而行,避免碰到焦樹繼而使衣褲沾滿灰燼,因為是相當礙眼的。站在海背嶺東脊半山,整個沙頭角海景色都盡收眼底,山下的南涌谷也一覽無遺,至於沙頭角公路另一邊的石橋頭村,其後山荒廢梯田的輪廓亦相當明顯。

  隨高度上升,斜度逐漸減低,亦脫離山火殃及之地帶,可是路邊亦變成以山棯及崗松為主的人工密林,之後至龜頭嶺頂附近路段亦是如此,而且部分位置灌木更是極密。時值山棯花開的季節,海背嶺頂一帶漫山綻放的山棯花總算有點看頭。在極密林中不停穿插及上上落落,部分位置蜘蛛網極多之餘更帶尖刺植物,只能以一分鐘十米之慢速前進,同時雙腿褲管當然已沾滿樹上積聚的雨水,也使步伐靈活性大為降低。臨到龜頭嶺時斜度明顯增加,路況亦稍為變得撲朔迷離,要小心的留意引路帶,特別是山坡也非常濕滑,只能一步步的抓樹而上,無疑是全段最難的地方,最後繞明顯小徑轉出南涌郊遊徑。

  由鹿頸路起計至南涌郊遊徑(海拔約400米),雖然只是短短兩公里多,卻花了兩小時,不過之後路段全是明顯山路了。沿郊遊徑稍為下抵至海拔約320米的平頂坳,之後沿樓梯直上屏風山。是日仍吹大東風,隨高度上升,風力也越來越猛烈,兩邊樹木亦被吹得稍見搖晃,而且一直都下著微雨之餘環境亦陷入在迷霧中,唯一好處似乎是褲管的雨水可使較快速度蒸發。

  屏風山南面是直瀉而下的懸崖,從上面鳥瞰,景致相當震撼,或許在沙螺洞一帶上望時,有如一堵屏風而名。繼續東走至黃嶺,最高點海拔639米,屬整個東北區(包括八仙嶺及船灣郊野公園)中最高的山嶺,不過現時霧氣重重,天氣不佳,根本無心情賞景,自然沿捷徑直落新娘潭作罷。臨到橫七古道(衛奕信徑第十段)時,有一處斜度相當高,需要手足並用的下降,而且山徑更是濕滑,變得加倍難行,幸好前輩已放了繩索(三年前走訪同一路段時仍未有),必要時可用作借力。另外,部分位置斜度雖不高,但濕泥卻使鞋底與地面之間的摩擦力大大減低,很容易會滑得屁股開花,所以下行速度仍不能過快,甚至抓旁邊樹木或腳踩草頭下行。從黃嶺下走至新娘潭,最少花上一小時,之後經古道往烏蛟騰完成半天旅程,由於是日天陰關係(沿途不時有山雨欲來之感),雖然未到官方日落時間,但林裡也已非常陰暗,幾近要亮頭燈。

  南涌巴士站起步:


  從鹿頸路看海背嶺山脊:


  樓梯上海背嶺:


  脊上山火痕跡處處:






  海中小島乃鴉洲:



  沙頭角海全貌:






  沙頭角海北岸:



  南涌內灣:



  南涌谷群村與魚塘:





  南涌谷高處的石板潭村:


  北望沙頭角紅花嶺、紅花寨、亞公頂一帶:




  石橋頭村後山荒廢梯田:



  繼續上行,轉入密林:


  山棯花盛開的畫面:





  沿途林木相當茂密,亦見不少仍沾滿水珠的蜘蛛網:


  海背嶺頂(255米):


  從海背嶺頂密林下望南涌:


  在密林中穿插一個半小時:







  離龜頭嶺還有大段距離:


  中段的竹林:


  臨到龜頭嶺時斜度增加:


  地面相當濕滑難行:




  看到沼澤,終接郊遊徑:


  平頂坳:



  從平頂坳上屏風山:






  偶見天色較明朗的時段,但很快又轉陰沉:


  純陽峰:



  純陽峰下山崖:




  回望海背嶺、沙頭角海:


  屏風山下的南山尾、平山寨、沙螺洞谷地:


  前望黃嶺途中漸被大霧籠罩:





  從黃嶺轉落鹿頸/新娘潭方向:








  斜度較大的地方都有麻繩作扶手:






  2014年6月亦走過同一路段,但當時無麻繩:


  橫七古道路口:



  經繞絲溪旁:



  繞絲溪畔廢田:



  新娘潭:




  烏蛟騰完程:



  烏蛟騰村廢田有牛群出沒:


沒有留言:

發佈留言